•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小学一年 > 正文

    叫声岳母“我的亲妈”,大爱轮回生生不息|云联大爱生生不息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2-11 04:30:05 点击:

      新婚不久的女儿与女婿吵嘴后服毒自杀,丈母娘不但不怨恨女婿,反而去公安局证明女婿的清白;女婿再婚,竟然是她帮忙牵的红线;当“前女婿”再遭劫难――其女儿患上脑膜炎、生命告急之时,她又义无反顾地挺身而出,揣着4万元救命钱及时赶到……
      在亲情与人性、宽恕与仇怨的纠葛中,一位前丈母娘为我们唱响了一曲令人匪夷所思,却又震撼心灵的大爱之歌……

      女儿自杀,丈母娘紧急拦截复仇的儿子

      1997年4月,湖北省仙桃卫校的李富隆,到仙桃市人民医院实习时,认识了来自荆州卫校的实习生何琼华,并与她谈起了恋爱。实习期满后,李富隆被分配到洪湖人民医院做外科医生,与还没有找到工作的何琼华同居了。何琼华家住仙桃市区,有三个哥哥,她从小被溺爱惯了,非常任性,常常因琐碎之事与李富隆吵架。
      何琼华的父亲和三个哥哥,都不赞成她放弃仙桃市的城市生活与身在洪湖的李富隆恋爱,但何琼华的母亲张书见过李富隆,惟有她赞成这门亲事。不仅如此,张书深知女儿的坏脾气,为了约束女儿,1998年6月,张书还主动来到了洪湖。不料,因天气骤变,张书的风湿病复发,痛得连床都下不了。李富隆见此,便每天上班时背着张书到自己工作的医院针灸,下班再把张书背回家,每天要来回背4次,整整一个月,才将张书的病治好。从此,李富隆的好女婿形象便在张书的心里扎了根。
      母亲张书在家的时候,何琼华的任性收敛了许多,家里暂时风平浪静。然而张书一走,何琼华的坏脾气又恢复了。尽管如此,2001年3月,两个年轻人还是结了婚。李富隆认为,何琼华的坏脾气可能是因她没有安全感,等结婚了自然会好起来。谁知这桩感情基础欠佳的婚姻,非但没让两人的关系得到改善,反而成了一杯苦酒……
      这年农历腊月二十的早上,李富隆出门去上班,突然被何琼华厉声喝住:“你给我站住!明天就是我爸爸的六十大寿,你不准备礼物去爸爸家,居然还有工夫上班!你这不是存心羞辱我吗?”听了这话,李富隆生气地想:岳父今年明明才59岁,明早赶去祝寿一点也不迟,何况自己已经请了明天的假,妻子何必这样大发雷霆呢?因此,面对何琼华的无理取闹,李富隆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地上班去了。
      中午快下班时,李富隆接到了岳母张书的电话:“富隆,你和琼华怎么还没到啊?”李富隆的神经突然绷紧,忙问:“爸爸不是明天才过生日吗?对了,爸爸明天是59岁还是60岁啊?”“是59岁,但按我们这边的风俗要提前一岁祝寿,而且女儿家应该提前一天来的……”李富隆这才意识到妻子何琼华今早并非无理取闹,他赶紧再向领导请假,准备与妻子当即赶往资阳。然而,他做梦也没想到,就因为这个误会,竟让何琼华走上了绝路!
      当李富隆匆忙回家约何琼华立即去仙桃时,却愕然发现何琼华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满嘴白沫。在她的旁边,翻倒着一只“氧化乐果”空瓶。他赶紧将何琼华送进医院抢救,但何琼华中毒很深,已回天无力。随后,大脑一片空白的李富隆被警察带走了……
      下午两点钟,警方将何琼华服毒身亡的消息通知了她的娘家。张书因悲痛过度当即晕了过去。她醒来的时候,耳边立即响起丈夫的怒骂声:“当初全家人都反对这门亲事,就你执拗地要同意,现在这个畜生把咱唯一的宝贝女儿害死了,你满意了吧!”张书欲哭无泪:“我这就去找李富隆讨说法去。”丈夫咆哮道:“不用你去了!儿子们早已去洪湖收拾那小子了!”
      丈夫的话让张书浑身一阵战栗。她知道三个儿子去“收拾”李富隆,后果不堪设想!这时候,她的眼前浮现出了李富隆背着自己去医院的情景……这么率真、憨厚的孩子难道真会害死女儿吗?这时,她又想起了早上跟李富隆通话时的情景,显然女儿是因为父亲生日的事误会了李富隆,一时想不开才自杀的。想到这里,张书直奔车站,踏上了开往洪湖的客车。
      来到洪湖后,张书因为不知道李富隆身在何处,便直接赶到了他的工作单位――洪湖人民医院。刚到医院,她就看见大儿子何猛和二儿子何龙带着一帮人,气焰嚣张地要医院交出李富隆来,并和赶来调解的公安人员发生激烈冲突。何猛掏出手机,跟仙桃的老三何彪打电话:“老三,赶紧叫些人带些"家伙"来。找不到李富隆,我们就砸了他的家!”听到这话,张书连忙哭喊道:“儿子,不可以这么做啊!”
      两个儿子没料到母亲竟然来充当李富隆的“保护神”,他们痛心地质问道:“妈,我们唯一的妹妹被李富隆害死了,作为她的亲哥哥,我们不找他算账还是人吗?”张书眼泪夺眶而出:“女儿死了,你们以为我就不心疼吗?可人死不能复生,就算你们杀了李富隆又有什么意义呢?反而还害了你们。如果你们不放过富隆,那就先杀了我吧……”何猛和何龙连忙扶住了激动的母亲。这两个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鲁莽儿子,在母亲以死相逼之下终于妥协了。
      张书逼大儿子何猛当着她的面,打电话给仙桃的何彪,取消了这次“复仇行动”才肯罢休!当天晚上,得知李富隆被警方拘留后,张书又赶到公安局,做了一份重要的笔录,并解释了何琼华自杀的诱因是何父生日引起的误会。
      第二天,李富隆被无罪释放。走出公安局,他扑通一声跪在张书面前,声泪俱下:“妈呀,您对我这么好,叫我如何报答您?”张书扶起李富隆,泪如泉涌:“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妈相信你……”
      何琼华走了,带给李富隆的伤痛难以用言语来形容。不久,他辞了职,悄悄到了一家小医院――西流河中心医院工作。

      好男儿岂能单身?
      为“前女婿”打造一个家

      2003年清明节,张书来到李富隆的乡下老家,给亡女何琼华上坟,见到了回老家扫墓的李富隆。才一年多未见,李富隆仿佛苍老了10岁。张书如鲠在喉:“富隆,你成家了吗?”
      李富隆酸楚地笑了一下,李富隆的母亲说:“他哪里还想成家啊?琼华走了,他的魂也丢了。长期下去,这娃一定会完蛋的……”
      李母的话让张书非常不安。很显然,李富隆不再娶妻是在为琼华赎罪。让这样一个好男人葬送一生的幸福,张书于心不忍啊!她对李母说:“富隆一向都敬重我,我想我的话他会听的,我留下来劝劝他吧。”
      随后,张书陪李富隆来到城里,在城郊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民用房,每天给李富隆做可口的饭菜。渐渐地,李富隆的身体有所恢复,心情也开始好了起来。后来,张书每天早上都去广场做晨练,以便结识一些本地人为李富隆介绍对象。可别人给李富隆介绍了几个女孩子,都未能通过张书的“初选”。在张书看来,给已经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李富隆介绍对象,必须慎之又慎。
    [ 2 ]   2003年4月的一天,一个清秀、腼腆的女子敲开了张书的门:“阿姨,我是政府的工作人员,是给您送预防非典的相关资料来的。我叫江南。”张书视力不好,江南便主动地把资料的内容口述给她听。末了,江南交代:“阿姨,您家人回来后,记得让他们也学习一下非典的防范知识!”江南的善良让平时憋在家里的张书打开了话匣子。闲聊中张书得知,江南原来也是个苦命女人,她也曾有过一次短暂而失败的婚姻。江南对生活的乐观和积极让张书不由得思潮翻滚,她禁不住将自己在这个“家”里的特殊身份以及这些年来发生的变故,一股脑儿都讲给江南听。张书说得泪眼婆娑,江南在一旁也听得热泪盈眶。江南刚离婚不久的背景让张书突然有了想法:江南和李富隆这两个经历相似的人如果能结合,那该多好啊!张书当即挽留江南留下来吃午饭。江南看出了张书的心思,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留了下来。
      在张书的极力撮合下,江南和李富隆开始频频交往,不久便确定了恋爱关系。这时候,在洪湖呆了近一个月的张书才放心地回到了仙桃。
      李富隆和江南原定于2003年5月6日举行婚礼,可临时得知张书生病住院,不能来参加婚礼。李富隆觉得张书的缺席将使婚礼变得毫无意义,所以他和江南决定先领结婚证,婚礼待张书出院后再举行。
      2003年夏天,江南有了身孕。为了迎接小生命的到来,2004年春节后,江南和李富隆双方的家人一起想办法凑钱,按揭买下了一套三居室的住房。
      2004年3月13日,江南在下楼时,不小心腿崴了一下,并因此动了胎气,导致她提前一个多月生下女儿李悦。虽然经过及时的抢救,江南母女脱离了危险,但却住了一个多月医院。直到妻女出院,李富隆才将女儿出生的消息打电话告诉了张书。张书一听乐坏了,她多想马上去隆昌看看“外孙女”,可家里的事太多,脱不开身啊!从那天起,张书几乎天天盼望能抽身去洪湖,可一晃20多天过去了,繁忙的家务还是缠得她不能动身。
      5月9日晚,小李悦突发高烧。李富隆以为她感冒了,第二天才将女儿送进了洪湖人民医院。此时,李悦烧至39℃,完全处于昏迷状态,被诊断为结核性脑膜炎。医生说:“孩子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必须住院治疗,什么时候能治好还是个未知数,先准备三四万元住院费……”李富隆夫妇一听,傻了:家里那么穷,就算砸锅卖铁,也凑不够啊!夫妻俩绝望得哭了。这时,李富隆很自然地想起了张书。但他很快想到:何家上下对自己怨恨那么深,他们怎么会出手相助呢……
      离开医院,走在炙热的大街上,泪水和汗水挂满了李富隆的脸颊。命运在孩子出生后拐了个弯,再次将他推向了绝境。

      大爱轮回生生不息,
      5年之后再续岳婿情

      就在李富隆束手无策的时候,5月10日早上,他接到了张书的电话:“富隆,我给江南带了些吃的,你下午到车站接我一下。”李富隆久久没有回答,却一下子痛哭起来。张书揪心地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快告诉我啊!”李富隆这才把女儿生病的消息告诉了张书。
      张书急坏了,她当天下午便赶到了洪湖。直到这时,张书才得知,要救孩子至少得6万元,李富隆夫妇通过双方的亲戚朋友已经筹到了3万余元,但这和6万元的医疗费相去甚远。张书听了责骂李富隆:“这么大的事也不跟妈说,你当妈是外人啊?我知道你有顾虑,但顾虑大得过孩子的命吗?”
      当即,张书就离开洪湖回仙桃。她决定说服家人,筹钱治好小李悦的病。
      回到仙桃,已是深夜12点了。她顾不上吃饭便将小李悦生病的事告诉了丈夫。说完,她眼圈一红,泪就掉了下来:“老何呀,咱们救救那孩子吧……”“你简直疯了!”丈夫果然反对,“咱们的女儿走了,没找李富隆那小子的麻烦就算对得起他了,他孩子生病关咱们啥事?”这天晚上,老两口为此事争执了一宿。
      第二天早上,老何分别打电话给三个儿子,让他们来劝说“疯了”的张书。随后,三兄弟带着妻子赶到了父母家。老大何猛说:“妈,你对李富隆那么好实在令人不解啊!我们在仙桃可是有头有脸的角色,你对那小子这么好,人家一定会笑话我们是犯贱!”老二何龙也不满地说:“那小子接二连三遭受灾难,我看就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妈,你用不着帮他!”老三何彪说:“总之一句话,妈要拿钱去救李富隆的孩子,我们就是不答应!”
      张书呆呆地看着三个儿子,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一气之下,她竟然扑通一声给儿子们跪下了,痛哭着说:“你们恨富隆,我理解,可现在是我在求你们,你们就当是在救我不行吗……”这个场景终于触动了在场的三个媳妇。“妈,你别这样,”她们赶紧扶起婆婆,“我看这事还是可以商量的……”何猛狠狠地瞪了妻子一眼:“别跟着胡闹,好好安慰妈!我们有事先走了!”然后,何家父子四人便出了家门。
      三妯娌见男人们走了,赶紧安慰张书:“妈,你就不要难过了,不靠他们男人,我们同样可以救富隆的女儿,我们这就跟你筹钱去!”张书的眼泪又滚落下来。
      下午3点钟,大儿媳给张书带来了1.省略

      《山海经》上半月版刊发古今中外的故事、传说、奇闻,生动有趣、可读性强。邮发代号:32-98 每册定价:3.60元。邮购汇款:杭州市建德路九号《山海经》杂志社。邮编:310006 邮购电话:(0571)87915935

      《山海经》 2007年6月号(上)要目
      凌晨5点有盗贼(家庭悲喜剧)
      客厅里多了串香蕉(人间真情)
      爱如年糕(母亲的故事)
      百年遗祸(中篇故事)
      不偷东西的“贼”(海外奇闻)
      白求恩的血脚印(名人传说)
      杜知府巧破“小妾猝死”案(断案故事)
      骑牛争状元(茶馆趣闻录)
      奇妓杜秋娘(民间奇案)
      食杀(民间奇闻)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