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小学一年 > 正文

    【替身(外二题)】刀锋下的替身题曲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2-09 04:23:10 点击:

      会议将止,任秘书慌了,因为主持人宣布散会后将集体合影,他这个万局长的会议替身,是如何也不能在这件事上替局长“露脸”的。   任秘书急忙打开手机,拨通了万局长的号码,可不巧得很,万局长正在另一个城市的风景区“公干”,就算插上翅膀也赶不回来了。
      “局长,怎么办?”任秘书额头上渗出了细汗。
      “这个……让我想想。”
      万局长在那边也慌了手脚,本以为是个稀松平常的会,没想到上头留了这一手,这不是明摆着要“立此存照”吗?万万马虎不得!
      万局长背着手,热锅上的蚂蚁般在地上转圈。身旁的小情人娇嗔道:“万哥,什么事把你急成这个样子?”
       “大事,天大的麻烦事I”万局长皱着眉,把巴事情简述了一遍。
      ”不照这个破相有什么大不了的?”小情人不以为然。
      “屁话!”万局长懊恼地摆摆手,“签到时有名,合影时没人,这不是众目暌睽地欺骗组织吗?原则性错误啊I”
      万局长捶胸顿足,恨不得眼前立马冒出架直升飞机。
      小情人眼珠一转:“看你这猴急的样,还有个局长样子吗?我倒有个主意。”
      “快说!”万局长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找个替身呀,听说人家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就有十几个替身呢,你就一个也找不着?”
      万局长一激灵,混沌的大脑还真开了扇天窗。可不,要说形神酷似他的,局里还真有一个人。这个人叫杨彦宏,是他惟一的法宝了。
      万局长立即拨通了杨彦宏的电话:“小杨啊,你的政治问题我正在考虑,局里很快就要进行中层干部调整了,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啊……现在,你马上以我的名义,去黎明大厦参加会议合影。”未了,万局长又强调一句,“记住,你现在的身份是万局长。这是政治任务,决不能有半点差池!”
      安排妥当,万局长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果然不久,杨彦宏就荣任了副科长,任秘书也当上了办公室主任。任秘书心里多少有点不平衡,自己做了八年的“替身”,真可谓八年抗战,才捞到一个副主任的职位,可那个姓杨的,只做了一次“替身”,居然平步青云,他娘的……不过,毕竟仕途在望,任秘书很快也就坦然了。
      三年后,一个包工头的案子牵出了万局长。万局长栽了。这次,锒铛入狱的只有万局长本人,两人谁也没有做他的替




      释“王”
      刁主任是个不折不扣的“惟神论”者,只要有机会,必访名刹、寻古寺,大积阴德,尤其见了管“官”的神,更是烧香叩首,慷慨捐资,虔诚之状无以复加。也怪,十余年来刁主任仕途得意,扶摇直上,如今已是重权在握,呼风唤雨。他把这一切全归功于各路“神仙”了。
      这天,刁主任借开会之机又步入庙宇,俯地三叩、喃喃祷告之后,又捐出人民币千元,方坦然观景去了。
      在一片丛林里,、刁主任遇一算卦老者,地上铺一张八卦图,上有“神算”二字。刁主任不假思索,遂前往求问前程。
      老者令其写一宇,据宇释义,剖析天机。刁主任挥笔而就一字,乃“王”者也。
      老者窥视刁主任一眼,又静观“王”字片刻,捻须道:”先生身份不凡啊。”
       刁主任浅笑,洗耳恭听。
      “此王字,上看是王,下看是王,横如刀光,竖若剑影,王者之气可敌日月,必定威震四方,前途远大。”
      刁主任欣喜之至:“以先生之意,敝人还可升迁?”
      “王宇乃一柱擎天,直贯三载。不出三年,必得高升。”
      “借先生吉言,日后提拔,定再来重谢。”
      刁主任潇洒地甩出一张百元钞票,满面春风而去。
      不料老者很快掏出火机一只,“啪”地打着,把那张钞票燃成灰烬。
      旁有一山民怪之,问:”老伯何故烧钱?”
      “此钱脏手,留它何用?”老者冷笑。
      “何以见得?”
      “此乃天机也。”老者微眯双眼,”此官非别人,乃我同乡,其人所为,早有耳闻。”
      “原来如此。”山民颔首,“您看他日后……”
      “不出三年,必败。”
      两年零八个月后,刁主任因贪污千万,姘妇成群,被处以极刑。媒体广为报道,妇孺皆知。
      山民又访老者,问:“先生果然神算,能否道破天机?”
      老者拿出当年的“王”字,其旁又添一字,曰:“亡”。
      “此王字霸气十足,无法无天,猖狂之意赫然。殊不知王字上加一点,即为主也。明主治世,必先治贪。此等祸国殃民之辈,只会自取灭亡。”
      山民慨然:“虽云天机,亦为天道也,信夫!”

      站着生活
      晚上,吕副县长的干金莉娟一进家就捂着脸奔进了卧室,接着便传来了呜呜咽咽的哭声。吕副县长和老伴登时傻了眼。片刻后,老伴闪身进了莉娟的门。
      吕副县长心急火燎地在客厅抽烟,足球也没心思看了。是什么事让莉娟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要知道,女儿一向是个骄傲的公主,从小到大,还从没受过什么气呢。
      足足有个把小时,老伴才从莉娟卧室里出来,一张脸气成了下雪天,又青又冷。
      “怎么回事?”吕副县长急问。
      “还不是写诗的那个穷小子,” 老伴怒不可遏,“他竟然把我们莉娟给蹬了,不识抬举的东西I”
      吕副县长瞪大了眼,嘀咕着:“这怎么可能?”
      “都是你,什么有才华有志气的,把那个穷小子捧得比天都高,还一心要栽培他,如今傻眼了吧?”老伴机关枪似的把怨气一股脑发泄到吕副县长的身上,“当初我就不赞成这门亲事,他配吗?”
      吕副县长哑然。半年前,莉娟喜欢上了田野,围追堵截,死缠烂打,终于把他追到了手。这个小青年文采十分出众,吕副县长也极为欣赏,大赞女儿有眼光。想当年,他也一样是个文学青年,小说、散文经常见诸全国报刊,藉此,才有了一桩打着灯笼也难觅的婚姻,使他从一个农家子弟奋斗到今天
      “你给我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最好让他滚回老家喝西北风去!”老伴掷下令箭。
      “明天……明天我就见他。”吕副县长强压怒火,说。
      第二天,吕副县长亲自驱车赶到文联,找到了田野。
      对峙一会儿,吕副县长竭力镇静地问:“为什么?
      “她太骄横。”田野说,面无表情。
      “这只是她的性格,能成为你们分手的理由吗?”吕副县长难以置信。
      “我只想站着生活。”田野说,语气坚决。
      吕副县长欲言又止,这一刻,他蓦然想到了自己的老伴,这个前市委副书记的女儿。多少年了,他的腰在她面前从来没有直起过……
      吕副县长终于什么也没说,拍了拍田野的肩,走了。上车时,他的膝盖猛地一软,险些跪倒。
      “要紧吗,吕县长?”司机问。
      “没事。”吕副县长无力地摆摆手,大概是缺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