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小学一年 > 正文

    暗恋时代的墨水笔|邬童的暗恋时代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8-12-27 20:55:34 点击:

      皮皮有一支墨水笔,她从来都舍不得用。   墨水笔来自一个男孩――他在皮皮生日的时候把它送给了皮皮。当时皮皮正处在一个迷迷糊糊的时期,暗恋中的女孩常是这个样子的。
      关于皮皮的暗恋,起始干刚认识他的时候,原因不详,属于那种莫名其妙就像掉进了棉花堆――怎么着也找不到方向了。皮皮总是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寻找各种机会在路上遇到他。当然,他们的交往还是十分有限,交情似乎也并不深。这多少让皮皮感到失望,而惟一能令她欣慰的是,每个星期三,皮皮都会轮到和他一起在熄灯后检查纪律,这一点点快乐和幸福的时间令她留恋,所以这便成了皮皮一个星期中最盼望的时刻,但是每次到这个时候她都会激动万分以至于说起话来都语无伦次。
      快到皮皮的生日了,她想让男孩知道,并不是指望他会有什么祝福的话或是礼物,甚至也不指望他会记在心上――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也不需要追究太多的原因,皮皮决定满足自己。
      于是,在检查中,皮皮清楚地记得走到二楼的时候,她故意说起了星座的话题。终于,男孩问:“皮皮,什么时候生日?”
      “五月十一。”
      “就是下星期三,挺巧的呀。”
      皮皮暗笑,当然巧啦。
      下个星期三,检查还没开始,男孩递给皮皮一个黑色的盒子,并说:“生日快乐!”皮皮当场感动得想哭,但是当着他的面失态当然是绝不允许的,于是她说:“谢谢你。”回想起来可能连声音都有点打颤。
      那天的检查,皮皮紧紧攥着那个黑盒子,跟在值班老师和男孩的后面,走得很慢很慢。慢一点再慢一点,她心里想着,如果这检查的路没有尽头,该多好啊!
      但检查还是很快结束了,皮皮回到寝室躺在床上,在黑暗中凝视着那个盒子,许久许久,终于找出电筒打开来看――黑色的丝绒衬着一支蓝色的墨水笔,似乎没什么特别,可皮皮觉得它漂亮得无与伦比,她又感动得几乎要哭――“他送给我的呀!”
      皮皮很快发现,这支墨水笔芯十分奇特,在市场商店里根本买不到相配的替芯,换句话说,一旦现在笔里的墨水用完,这支笔就算报废了。这么珍贵的一支笔,皮皮怎么舍得用呢?她把这支只划了两条线迹作试验的墨水笔又装进盒子珍藏起来,只偶尔拿出来看看,每看一次就激动万分。
      张爱玲曾经说过,对于中年、老年人来说,十年八年好像是一闪而过,而对于年轻人来说,三年五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就像一生一世那么长久。她说得没错。第二年桃花再红的时候,对于皮皮来说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她仍然珍藏着那支笔,也仍然舍不得用它,却始终没有说出她的心事――在她喜欢上他的那一刻起她就发誓,不论发生什么,这都是一场暗恋。
      这么久以来,皮皮一直觉得他是知道她的心思的,同时她又觉察到,尽管他待她友善,但并不是喜欢她。这些都只是皮皮的直觉,皮皮认为她没理由不相信自己的直觉。或许这也是原因之一,总之,皮皮的确做到了,并没有违背当初的誓言:这自始至终都只是一场暗恋。
      再后来,皮皮回忆起过去的事情,感觉到的却是恍如隔世。有一种东西,或许是时间或许是忙碌,神神秘秘地磨去了消融了皮皮的心事,那些为他痴迷的日子似乎是一去不复返了。而那些感觉那些激动万分语无伦次那些曾经真真实实存在的东西,却都像是开在梦里的花儿――再也触摸不到了。
      皮皮和男孩还是朋友,甚至比从前更好些,碰到了就聊聊天,男孩也永远如那天递给皮皮盒子时那样友善和蔼,但星期三夜里的纪律检查却换了搭档了。
      到这个时候,皮皮再一次打开这个黑色的盒子,她终于明白了许多,她甚至想,男孩当初送给她这支笔是不是为了告诉她:终有一天会写尽,如同皮皮的暗恋时代终有一天会结束,也如同他们终有一天会分离。
      于是皮皮扔掉了黑色的盒子,把蓝色的墨水笔放进了铅笔盒里,她现在一直用着它,尽管她知道墨水很快就要用完了。
      (刘雨摘自《小伙子》2001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