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调查报告 > 正文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阅读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5-08 04:49:31 点击:

      若在以前,“台湾”二字之于我还只不过是一个地理上的概念,一个课本中用铅字勾勒出的宝岛。而如今,台湾不再只是两个苍白的汉字,而是一条条热闹的街道,一个个有趣的故事,以及一张张温暖的笑脸。如果不是有幸以志愿者的身份参加了2012台胞青年千人夏令营活动,我对于台湾的印象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立体而丰满。
      在送台湾东海大学的朋友们离开北京之后,我曾轻轻的问自己:5天的台胞青年千人夏令营带给了我什么?
      作为夏令营的志愿者,在东海大学的同学们抵京之前,我便拿到了一份营员名单,而最先引起我注意的便是孟孟——当时我把她的名字错看成了“孟庭苇”,由此,便也牢牢记住了她的名字,吕孟庭。
      如果说看错名字让我记住了“吕孟庭”这3个汉字,那么真正让我记住孟孟的,是她的开朗、热情性格,以及她全身上下似乎永远也用不完的活力。
      记得在活动的第一天,我们早早的起床去参加2012台胞青年千人夏令营的开营仪式。出发后,当整个大巴车上的人都抓紧时间补眠时,唯有我正前方的座位上有一个人在兴奋地说个不停。没错,那个人就是孟孟。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就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耳边也随之响起孟孟活力四射的声音:
      “请问,那个是什么?哎,刚刚过去了!就那个很高的那个是干什么用的?”
      “哦,那个啊!那个是北京电视塔,上面还有旋转餐厅,而且……”
      这便是我和孟盂的初次对话,而我们两个“聊友”也由此打开了话匣子。
      孟孟告诉我,她比东海大学的其他同学提前几天来到北京,自己一个人在大北京好好游荡了一番。她专门在上下班高峰去北京地铁一号线挤地铁,只因为她想体验一下传说中被挤成纸片的感觉;她在北京老胡同里转到迷路,只因为她想找“老北京”聊聊天儿;她还在故宫待了整整一天,只因为她想把故宫的每一处仔细了解,而非走马观花……后来,我们聊到我的家乡河南有什么好吃好玩儿的东西时,孟孟说,她正在准备进行一年的GAP YEAR(毕业后至开始工作的空当时间),走遍大陆的所有省份,看遍原来在课本中才能看到的山山水水。“就你一个人吗?哇!好棒!”对于GAP YEAR,我也有过很多设想,但最终也只是想想,从来不认为可以付诸实践。但当我真正看到行动者孟孟的时候,看到她因勇敢追逐心中所想而愈发灿烂的笑脸时,我除了佩服她的勇气和果敢,还有那么一丝丝难以言说的失落——那是对自己只想不做的失望。
      孟孟还是一个特别能搞怪的人。
      一次,她突然转过头来问我:“用文言文写信的话,应该怎么称呼妈妈啊?”刚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完全懵掉了,心想:“这也太无厘头了吧!”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孟孟便作恍然大怊状,说:“我想起来了!应该写‘母上大人膝下’,然后写孩儿怎样怎样就司以啦……”随后她又做出一个特别囿匾有神的鬼脸,用手机自拍下来。就在我看的一头雾水的时候,孟孟哈哈大笑,解释道:
      “哎呀,我要给我妈报告行程啊,这样比较搞笑嘛!看我为博母亲大人一笑,付出了多少努力啊!唉!当孩子真不容易啊!真不容易!”
      瞧,这就是活宝孟孟!
      夏令营结束后,我收到了孟孟的邮件“赶快来台中找我玩儿吧!住我家!’文青的文艺生活
      台湾的同学们都叫我“小云”,据说是因为我给人的感觉特别像动漫人物“丁小云”(在大陆我们称之为“阿拉蕾”)。不过,既然说到这个外号,自然就要说说这个外号的创始人——林政宏。
      从接机的时候,我便注意到了政宏。不仅是因为他高高的个子,更重要的是他那足以遮掉半张脸的大大的口罩,还有那永远不离手的单反相机。当然,还有每次见面必不可少的那句“哈喽,小云!”
      虽然政宏总说自己是“伪文青”,但在我看来,他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台胞青年千人夏令营活动在北京进行了5天,政宏便背着他那重重的单反拍了5天,一路怡然。记得游览故宫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被北京炎热的天气以及故宫拥挤的人群折磨的有气无力,但政宏照样乐呵呵的拍照……印象最深的是在承德避暑山庄,政宏为了拍出令他满意的荷塘,在池塘边用几乎快要匍匐在地上的姿势拍了10多分钟,好不容易拍到了满意的一张,他又无比欢乐的喊了一句“谁快来帮我拍一张‘大明湖畔的容嬷嬷’!”引得其他游客的一阵围观。后来,我每每用“林大摄影师”调侃他,他总会一边摆出一副十分受用的样子,一边故作深沉地说,“这是伪文青的生活态度,你是不会懂的!”
      身为文青,政宏自然是非常喜欢后海这样的地方。在北京行程的5天时间中,我和这些台湾同学们去了两次后海。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在后海的一家酒吧喝酒聊天直到午夜,错过了回酒店末班车。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我们一行6人疯疯癫癫的在后海附近的胡同里闲逛了很久,政宏还一步一停地拍“屋檐上的月亮”、“柳梢上的月亮”、“四合院门缝里漏出的月亮”,好不欢乐。第二天,政宏颇文艺的问我:
      “小云,你看过《午夜巴黎》吧?其实昨天晚上我也拍了部电影,叫《午夜北京》!”
      “大哥,您老果然是文艺青年!小的佩服!”
      和孟孟一样,文艺青年政宏也是一个“说走就走”的人。政宏说,他之前已经来过大陆很多次了,华山、黄山、张家界等地都有他的足迹。他还曾两次去尼泊尔做义工,在当地的孤儿院照顾那里的孩子们。我看过政宏在尼泊尔的照片,很多张照片里面,他都被一群孩子包围着,每一个人都扬着大大的笑脸。他还告诉我,他今年9月还会第3次去尼泊尔做义工。“你为什么选择尼泊尔而不是别的地方呢?毕竟那里的条件算不上很好”,“因为……去尼泊尔和那些小朋友在一起,比较有意义啊!”
      从那以后,每当我想到政宏,我脑海中便会浮现出他和尼泊尔的小孩子一起做游戏的画面。这个男孩子,有着一张无比温暖的笑脸,和一颗无比善良的心灵。
      她说,她真的不了解大陆
      起初,宛琳和我并没有太多的交流。刚开始的时候,她总是很腼腆的样子,安安静静的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望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我们的交谈始于一篇文章。
      那应该是在整个夏令营活动的第二天,我刚好在微博上发现一篇名为《两岸说法不一样的词汇》的文章,便向周围的台湾朋友求证事实真相。
      “大陆叫‘曼秀雷敦’,台湾叫‘面速力达姆’,哈哈!面速力达姆,这也太搞笑了吧!下一个,大陆叫‘悉尼’,台湾叫‘雪梨’,嗯,像水果的名字!我们叫‘铁臂阿童木’,台湾叫‘原子小金刚’;啊,还有还有,大陆叫‘佛罗伦萨’,台湾叫‘翡、翡翠冷’?!”
      我读着那篇文章,充分体会到了刘姥姥进大观园时候的感觉。就在我说到“翡翠冷”的时候,一个柔柔的声音响起:“不是‘翡翠冷’,应该是‘翡冷翠’吧!”这,便是宛琳。
      和宛琳渐渐熟悉之后,宛琳告诉我,这是她第一次坐飞机,也是她第一次来大陆。而在这之前,她对大陆的了解少之又少。有次,宛琳问我:“大陆有报纸吗?”“当然有啦!”“那报纸是不是只有一种,就是党报?”“不会啊,有很多报纸啊,比如《南方周末》啊,《中国青年报》啊,《人民日报》啊……”
      之后我问宛琳,为什么会觉得大陆没有报纸,她告诉我:“在我原来的印象中,大陆应该还是信息很封闭的那种,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我对大陆的认知真的是太少了!出糗了!”后来,宛琳还让我带她去报刊亭,亲眼看看大陆的报纸是什么样子。她还买了好几份大陆的报纸要带回台湾,好像是要“作为礼物送给某某作纪念”。
      “报纸事件”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冲击。我突然发现,在大陆青年对台湾一知半解的同时,台湾青年对大陆其实也并不了解。浅浅的海峡上,仿佛还是立着一块又大又厚的毛玻璃,我们始终看不清彼此到底是何种样子。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这是《牡丹亭》中杜丽娘的感慨,也是我经历过这次活动后最真切的感受。
      老实说,在参加这次活动之前,我对真实的台湾的了解几乎为零。哪怕是活动开始的前一夜,我仍心惶惶然的设想,台湾学生和大陆学生之间的相处将会如何的阵营分明。但事实证明,我是多么的多虑,又是多么的无知。原以为很疏远,但事实上我们完全没有隔阂。
      没有亲身走进园林,就永远无法得知春色有多么美好。没有面对面的交流与相处,就永远无法得知彼此最真实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