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毕业实习 > 正文

    驻颜整形 女副总沉迷“激情驻颜”,荒唐游戏止步碎尸惨案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8-12-27 16:55:27 点击:

      身心悦动:富姐沉迷“激情驻颜”   赵广霞1970年3月出生于河北省承德市一个普通的市民家庭。从上海一所知名高校本科毕业后,她留在上海寻求发展,与一个名叫乔彬的上海男青年喜结良缘。婚后,夫妻俩成立了上海恒达集装箱有限公司,老公出任董事长,赵广霞做副总经理。经过多年打拼,公司业务延伸到海外几个国家,个人资产达到数千万元。更令赵广霞开心的是,她和老公感情稳定,两个儿子聪明可爱,一家人过着香车豪宅的富足生活,其乐融融。然而,就在外人羡慕她命好、有福气时,这位千万富姐却患上了一块难言的“心病”。
      原来,由于长期辅助老公打理生意,全身心地照顾两个儿子,赵广霞的容颜失去了少妇应有的光泽,显得有些憔悴。赵广霞用了多种名牌高档化妆品,不但不见效,反而引起皮肤过敏,有人私下嘲讽她的脸“像猴子屁股”。
      就在赵广霞郁闷之际,一位闺密向她兜售美容的灵丹妙药:“女人整天涂脂�粉没用的,只有爱情的滋润才能让女人青春永驻。”
      “我和老公早已波澜不惊,就像左手握右手,哪还有什么激情?”赵广霞冲着闺密直摇头。闺密凑上前对赵广霞悄悄耳语:“家里没有,外面有啊。像你这种条件,还怕抓不到靓仔啊?”
      闺密兜售的“驻颜术”令赵广霞回想起早些时候见到过一些富婆、款姐们开着宝马车,悄然进入私人会所和英俊服务生喝鸡尾酒调情的画面,禁不住面红耳赤。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赵广霞决定红杏出墙。她不打算从同学、熟人中物色人选 ,而是把目光瞄向陌生帅哥。在寻寻觅觅中,一个男子的身影忽然浮现在赵广霞的脑海,他就是搬家公司的员工李少溉。
      李少溉比赵广霞小5岁,曾练过武功、做过保安,结实的肌肉和后背上的文身使他显得极具男人味。赵广霞前不久喜迁新居时,由于电梯出故障,李少溉扛着沉重的红木家具竟然一鼓作气搬上9楼,令赵广霞印象深刻。于是,赵广霞打电话邀请“肌肉男”出来吃饭。
      在灯光暧昧的包厢里,赵广霞放下身段,频频给“肌肉男”敬酒,有意无意往他身上贴。李少溉从千万富姐灼热的眼波里读懂了一切,一把将她揽进怀里……那一夜,赵广霞如愿以偿地从搬家工身上找回了久违的激情。这一天,是2006年7月26日,这天起,她的红杏开始探出婚姻之墙。
      李少溉是外地人,妻儿在老家山西长治市,他独自在上海打拼,并买了一套小户型产权房。一夜情后,赵广霞悄悄搬到李少溉的住处,对外以“男女朋友”恋爱名义同居。
      与“肌肉男”激情相拥后,虽然每一次都能让李广霞畅快淋漓,但李少溉话不多,显得有些木讷,这个粗犷型的男人缺少一种情调。于是,赵广霞开始了下一个猎艳行动,很快在网上钓到一名高学历的帅哥,他就是赵广霞的第2号情夫欧阳青。
      欧阳青比赵广霞小7岁,硕士学历,是上海一家大型国企的工程师。赵广霞在网上开出的“互不企图对方的钱财、互不影响对方的私生活、只做纯粹的情人”的征友条件,深深地吸引了欧阳青。经过半个月的网聊,双方坦诚地互诉了各自的真实信息,一对姐弟恋就这样奇迹般地诞生了。
      戴着一副眼镜的欧阳青显得文质彬彬。他的书生型与李少溉的粗犷型相辅相成,令赵广霞非常满足。于是,她在不同气质的两个情夫之间穿梭往来,在激情与柔情交织的怀抱中如醉如痴。就在这时,一个名叫范剑的男子主动送上门来。
      范剑比赵广霞小9岁,大学毕业后没向各大公司投送求职简历,而是在上海浦东区的一个农贸市场开办了一家水产公司。在一次饭局上与赵广霞邂逅,两人一见如故。赵广霞非常欣赏眼前这位贩鱼卖虾的年轻人:“你的闯劲让我想起了自己当年自主创业的情景。”
      那晚,赵广霞喝高了,范剑主动提出护送她回家,她居然答应了。赵广霞的丈夫出差在外,两个儿子在校住读。范剑心跳加快,兴奋不已:今夜独居的千万富姐接受一面之缘的男子做护花使者,她是不是有“那个意思”?范剑将赵广霞扶到卧室躺下后,试探性地解她衣扣,醉意蒙�的赵广霞没有阻止。范剑的心激动得几乎要蹦出胸膛,他快速剥光赵广霞的衣服,这位富姐轻轻扭动着身子,任凭摆布……
      就这样,范剑成了千万富姐的第3号情夫。此时,两道难题摆在赵广霞面前:怎样逃过丈夫的法眼?如何在三个情夫之间如行云流水般穿梭而不被穿帮?

       长袖善舞:脸色红润危机四伏

      在丈夫眼皮底下偷情,赵广霞时常心惊肉跳。为了避开老公的视线,赵广霞想到了跳槽,并拿出了一套理论糊弄丈夫:“现代企业最忌讳家族式管理,夫妻档只适合开面包店,我们的公司要与国际接轨,必须不具一格任用人才。”
      赵广霞为了公司发展而甘愿退出管理,令丈夫乔彬既震惊又为夫人的深明大义而感动。他哪里知道,妻子的跳槽不是为了公司与国际接轨作出牺牲,而是为自己出轨大开方便之门!
      赵广霞辞职后,加盟一家旅行社干起了导游小姐。这样一来,她便可以对丈夫谎称带队到全国各地旅游,经常与情夫们在上海缠绵悱恻、夜不归宿。
      巧妙跳出老公视线后,赵广霞为了尽现自己痴情、专一,特意办理了三张神州行手机卡,分别与三个情夫单线联系。她还对幽会的时间与地点作了精心编排:周一晚到李少溉住处共度良宵;周三和范剑浪漫开房;双休日则和欧阳青在短线旅行中上演风花雪月的故事。
      赵广霞缜密的爱情布局让她挥洒自如。在此后长达三年多的时间里,她像一个恋爱天使,飞来飞去,丈夫一直被蒙在鼓里,三个情夫也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有时与情夫翻云播雨地只与老公隔着一条街,赵广霞也不再担惊受怕,而是纵情享用“肉体美容”。
      “激情驻颜”产生了立竿见影的奇效。不知从何时开始,赵广霞发现自己曾经略显憔悴的脸蛋在爱的滋润下,重新有了少妇迷人的光泽。姐弟恋让赵广霞无论心态还是容颜都年轻了许多,就连走路的姿势也变得轻盈。她经常在试衣镜前照一照,觉得自己白嫩透红的脸蛋配得上每一件时尚服饰。
      就在赵广霞的婚外激情越演越烈时,她的后院起火了。
      原来,赵广霞经常夜不归宿,令丈夫起了疑心。特别是夫妻俩好不容易团圆一次,赵广霞在行房时却表现得心猿意马。有一晚半夜亲热,似梦似醒的赵广霞竟迷迷糊糊地叫床“欧阳,欧阳”……乔彬大惊,质问“欧阳”是谁。赵广霞反应很快:“老公你听错了,我身体发痒,我叫哦痒,哦痒。”
      赵广霞的“哦痒”勉强蒙混过关不久,乔彬无意中在妻子的包里发现了避孕套,顿时勃然大怒:“咱俩结婚十多年,从没用过安全套,你对此作何解释?”赵广霞一脸窘迫,支支吾吾说是派发给旅客时剩下的几只。乔彬不信,并直言不讳地警告妻子:“一旦我发现你在外面有野男人,后果很严重!”
      赵广霞不寒而栗。她很清楚,根据我国《婚姻法》规定,夫妻互有忠诚义务,一方出轨,另一方起诉离婚,过错方在财产分割方面就会少分。就在赵广霞试图修补风雨飘摇的婚姻关系时,有人再次给她添乱,他就是3号情夫范剑。
      原来,范剑不像李少溉、欧阳青那样懂“规矩”,他属于“黏乎型”男人,恨不得天天跟富姐在一起。为此,他暗地里与赵广霞的老公争风吃醋,企图独自霸占千万富姐的身体。范剑经常深更半夜拨打赵广霞手机。只要赵广霞关机,他就不停地拨打座机。乔彬拿起电话,对方要么不讲话,要么咔嚓挂掉,折腾得乔彬夫妇心情糟透,矛盾加剧。
      有一次,乔彬出国半个月后回到家,很想体验一下小别胜新婚。赵广霞早早关机并拔掉家中座机电线。不料,范剑居然潜入赵广霞居住的小区,将一封没有姓名落款的暧昧情书从门缝里塞进后,仓皇逃跑,搞得刚刚还欲火焚身的乔彬瞬间气急败坏。赵广霞想通过“交公粮”讨好老公的愿望顿时化为泡影。
    [ 2 ]   范剑的“黏乎”还波及到赵广霞的另外两个情夫。在赵广霞生日那晚,她原计划晚上分成三个节目:7点跟范剑一起庆生,10点跟欧阳青喝茶,12点到李少溉的家中睡觉。然而,范剑吃过晚餐后要求跟赵广霞开房,缠绵之后还将她软禁在宾馆里,害得另外两个情夫手持生日礼物苦苦等了一夜。
      “这种男人要不得,不仅会闹得你婚姻破裂,而且会让你额头爬满皱纹。”闺密建议赵广霞赶紧将范剑一脚揣掉,“他本来就是你的一件美容品,现在成了毒药,要他何用?”
      于是,赵广霞果断向范剑提出分手。范剑嘿嘿一笑:“想分手?我没意见,但咱俩得找个时间坐下来好好谈谈。”赵广霞以为马上可以扔掉这款变质的“化妆品”,殊不知,她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灵魂毁容:“御姐”玩废三名男友

      2009年12月6日晚,赵广霞如约来到上海浦东一家旅社,刚一进门,范剑就提出发生性关系。赵广霞以为这是两人最后一次性爱盛宴,于是爽快地答应了。然而,在颠鸾倒凤后,范剑闭口不谈分手之事,却拿出手机给赵广霞鉴赏。赵广霞瞟了一眼手机屏幕,顿时瞠目结舌!
      在范剑的手机里,储存着赵广霞多张艳照。她羞愤质问:“你什么时候趁我熟睡偷拍的?你想干什么?”
      范剑得意洋洋地开出条件:“我也不愿害你,只想每天跟你在一起。如果你无情抛弃我,我马上把这些裸照发到你丈夫的手机上。”
      赵广霞浑身直哆嗦,额头冒冷汗。过去虽然丈夫怀疑她出轨,但一直没有掌握确凿证据。一旦老公看到这些不雅照,一场离婚大战一触即发,自己就会被扫地出门,这是赵广霞打死也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那好吧,我愿和你继续保持暧昧关系。”把柄在别人手中,赵广霞没有选择的余地。不过,她也对范剑提了一个要求:“请你今后有所节制,不要天天缠着我,好吗?”赵广霞承诺每周陪睡一晚,范剑表示“可以考虑一下”。
      两人的性爱协议执行不到一个月,“黏乎男”范剑的思念便如滔滔江水,连绵无绝。他开始要求一周陪睡两晚,后来又增加到三晚。赵广霞疲于应付,身心交瘁。终于有一天,赵广霞爆发了:“你他妈的简直就是性勒索!”
      范剑不温不火地调侃道:“亏你还喊得出吃亏两字,姐,我比你小9岁呀,我不是被富婆包养的二爷,我跟你上床,是真心爱你呀。”
      赵广霞被折腾得没了脾气,不雅照成了悬在她头上的利剑,只好忍耐着,希望过好年再作打算。然而,千万富姐的委曲求全得来的是对方步步紧逼。2010年春节期间,范剑强烈要求赵广霞跟他在一起。“不!”赵广霞一口拒绝。在她看来,万家团圆的日子里如果跟情夫厮混在一起,不仅对不住老公,也无法跟两个孩子交代。
      为了躲避“粘乎男”的纠缠,赵广霞携夫带子回到河北承德的娘家过年,并一直关机。范剑抓狂了,他把战火又助推了一级。
      赵广霞返回上海后,打开手机,范剑发送的数百条短信跳出屏幕。其中一条让赵广霞胆战心惊:“你必须出来见我,否则,你两个儿子的学校门口都会贴满你丰满、性感的裸照!”赵广霞顿感天昏地暗。范剑的险招无异于重磅炸弹,一旦付诸实施,足以将她的名声、婚姻、家庭给彻底毁灭!
      “是该好好谈谈了。”赵广霞下了决心。2010年3月26日,赵广霞约见范剑,地点定在李少溉家里。赵广霞决定花钱消灾,补偿给“粘乎男”30万元“青春损失费”,求他放过自己。为了营造好合好散的温情气氛,赵广霞事先买回许多海鲜,亲自下厨,烹饪了一桌丰盛的美味佳肴。就在这时,回老家探亲的李少溉突然提前回到上海,赵广霞顿时傻了!
      孽情穿帮,这顿晚餐三个人表面上热情碰杯,心底里却各怀鬼胎。饭局进行到一半时,尴尬万分的范剑突然发飙,抡起巴掌就扇了赵广霞一耳光:“贱人!”
      “你凭什么打阿霞?”李少溉嚯的一声站了起来。
      “我打这个贱女人,关你啥事?”范剑毫不示弱。
      于是两个男人拳脚飞舞,厮打在一起。“粗犷男”李少溉很快占了上风,将范剑撂翻在地,重重地骑在他身上,双手死死地卡着他的脖子,直到其口吐白沫、鼻孔流血,软绵绵地没了一丝气息……
      第二天凌晨三时许,睡梦中的欧阳青被赵广霞的电话吵醒:“快点过来,我有急事请你帮忙。”当欧阳青急匆匆赶到后,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具冰凉的男尸。
      欧阳青后退了几步,他不能拔腿就跑,因为当他推开房门的一刹那,赵广霞和李少溉迅速将门反锁,逃跑就会当即被杀人灭口。欧阳青只能等待情妇指令。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赵广霞开口了,“按照道上规矩,你必须对着尸体砍一刀。”
      欧阳青听明白了,情妇是让他参与碎尸。欧阳青说:“你俩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手上沾血。但我答应和你俩一起抛尸。”于是,赵广霞和李少溉只好两人联手肢解尸体,并用高压锅煮人肉。尔后,三人抛尸到上海浦东世纪公园张家滨桥底下。
      2010年3月31日,保安在巡逻中发现了无头尸骨,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通过DNA鉴定确定了死者身份,通过调查取证,很快圈定犯罪嫌疑人赵广霞、李少溉、欧阳青,并迅速将他们抓获归案。
      2011年4月上旬,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李少溉和赵广霞在法庭上反目成仇,说出了截然不同的凶杀版本,互相将罪责推到对方身上。法院调查认定,是李少溉亲手杀死了范剑,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少溉死刑。
      法院同时认定,虽然李广霞本意并非设下鸿门宴,然而,当李少溉在掐死范剑过程中,李广霞不仅没有阻止,而且为防邻居觉察,还故意放大电视机音量。此外,在范剑垂死挣扎的过程中,李广霞还按住他的一只手。据此判定,此时的李广霞在心理上发生了急骤变化,主观上希望范剑死亡,客观上实施了按手及放大音量等辅助动作,构成故意杀人罪。该院依法判处李广霞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欧阳青构成毁灭证据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
      一审判决后,李少溉不服提出上诉。2011年7月下旬,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至此,千万富婆“激情驻颜”之梦灰飞烟灭。赵广霞的婚外恋不仅没有让她“青春永驻”,反而让她颜面丢尽,就连人性、人格与灵魂也彻底被毁。贪色风流的三个男人也被富姐给玩废了,断送了性命或自由,但这又能怪谁呢?
      (未经作者许可,谢绝转载)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