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创先争优 > 正文

    为了生命的礼赞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22-08-19 12:00:06 点击:

      坐落在北京大兴经济开发区的北京三元基因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元基因药业”),是一家从事研制、开发、生产和销售基因工程药物的企业。在这方幽静的院落里,矗立着红、白两种色调的两幢小楼。楼体外观精巧别致,楼内建有领先全国的基因工程药物研发中心,建有中国第一条通过国家GMP认证的基因工程药物生产线,常常令来访的外国专家与同行刮目相看。
      如果不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侯云德走上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领奖台,研发和生产第一个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基因工程药物的三元基因药业也许还不会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同样,如果不是记者有幸采访到三元基因药业董事长兼总经理程永庆,听他讲述那段跌宕起伏而又激动人心的创业往事,三元基因药业用信念和行动二十五年如一日守护万千百姓生命健康的故事,也会如同日月星辰的东升西落一般,湮没在人类与病毒每一次生死决战的历史洪流中。
      改革开放的“双创”样本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的医疗体系和医药行业改革刚刚起步。由于长期处于封闭状态,使得中国医疗系统长期游离于国际现代医学学术体系之外,整体医疗水平极其低下,对国际现代医学、现代药学的发展几乎一无所知。有报道显示,当时中国最大的三甲医院,药品品种大约也只有500个左右,治疗手段非常单一,患者的死亡率也很高。
      学医出身的程永庆为此感到深深地忧虑。1988年,他考入中国协和医科大学,专攻生物制药专业。“那时,国内很多人都没听说过基因工程药物,但这却是国际制药行业中前景最好、含金量最高和发展最快的领域。”30年后的今天,程永庆也没想到,三元基因药业的创立,竟是缘起于一次与侯云德老师的会面。
      不管攀上多高的科研学术巅峰,程永庆记忆中的侯老师总是那么平易近人,“他的办公室门永远敞开,学生或同行可以随时请教”。程永庆有一次去侯老师办公室求教,侯云德打开抽屉给他看,那是满满一抽屉的科研成果证书和论文,程永庆折服于老师超群的学术水平,但他同时也深深地记住了老师说的那句话:“要能将这些科研成果做成药品、疫苗和诊断试剂,规模化生产,那该多好啊!”
      从协和毕业后,和大多数同学不一样,程永庆走进了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风险投资公司,开启了自己的高科技風险投资之路。在国内和国外,他陆陆续续在健康领域投资了十余个项目和企业,这其中就包括三元基因药业。
      1992年,在60多岁的侯云德的主导下,三元基因药业诞生了。在采访中,程永庆回忆说:“三元基因药业是我投的企业中最特殊的一个,当时最用心。侯院士是一位学以致用的科学家,作为他的学生,受他的影响很大。”当时,侯云德担任国家“863”高技术发展计划生物技术领域首席科学家,他领导的国家病毒基因工程重点实验室科研成果众多,急需建立一个中试基地来推进产业化。“因此,三元基因药业成立了,侯老师出任董事长,我是总经理。他在重点实验室楼上做小试研究,我们在重点实验室楼下的地下室里建了一条中试线,尝试将科研成果中试放大,实现产业化。”随之而来的是几个首创产品转让给了多家生研所和生物技术公司,迅速推动了中国现代医药生物技术产业的崛起。
      当时中国缺医少药,很多药物都依靠进口,进口药品价格昂贵,很多百姓根本用不起。这些都被侯云德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和当时一般的科研工作者不同,侯云德院士属于知行合一的人。他天天想着怎么样将自己的科研成果转化为临床应用,如何将新药研究的技术成果实现商品化、产业化、国际化。”
      都是“从0到1”,市场创新的艰难丝毫不亚于技术创新,这一点是程永庆始料未及的。“整个创业过程,远比我想象中艰难很多。”程永庆感慨万千,“在中国,搞第一个创新性新药是比较艰难的,因为没有标准、没有先例可以依循。但是,只要你足够努力,有实验数据,有科学结果,你还是可以完成的。”
      程永庆回忆起那段往事说:“但是,新药进入市场,产品能不能得到临床应用,在市场是否能得到医生和患者的认可,这就不仅仅是一个科研团队自己努力就可以决定的了。面对国际医药同行的竞争,这需要国内全行业的努力和进步,更需要医疗机构的认同和觉醒。”
      医药生物技术产业的竞争有两大壁垒:一是技术壁垒,二是市场壁垒。对此,程永庆深有体会,“当时,中国技术落后,我们突破技术壁垒,成功开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药,但是进入市场非常艰难。很多医生崇洋媚外,总觉得进口药品质量可靠。当他们不理解的时候,我们就感到非常痛苦。现在回想起来,这个难度是存在于所有产业领域。比如过去老百姓买家用电器喜欢买进口的,随着国产家电产业的发展,大家也都慢慢接受了国产的电器,只不过家电产业的进步快一些,医药生物技术行业慢一些。这些年,大多数医生和患者也认识到,因为人种的差异,疾病谱的差异,以及国内医药生物技术产业不断的发展,国产的一些药品比进口的还好。”这是让程永庆感到欣慰的一个改变,“创业之初没想到需要花这么长时间,但今天我们才体会到我们的作为所带来的价值和意义。”
      一个老师带着一个学生,成功研发出中国第一个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基因工程一类新药,然后将其商品化、产业化,并在市场上战胜国际竞争对手,占据了最大的市场份额,树立了中国基因工程药物的优质品牌,这个成功案例无先例可循。这在举国鼓励创新与创业的当下,三元基因药业可以说是一个难得可贵的双创样本。2018年,侯云德院士荣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在获奖者身后,这支产业化团队的领航者程永庆在采访中提到:“论文搁在抽屉里,用处不大。高科技只有产业化,才能真正给老百姓造福。”现在,国家大力倡导创新与创业,在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评审过程中时,专家们就说,三元基因药业的成功就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现代医药生物技术产业里一个极具代表性的双创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