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作文大全 > 正文

    挽留老公的话语【手机定位老公高科技产品挽留不住完整的家】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8-12-27 16:50:10 点击:

      GPS是卫星定位系统的简称,时下,GPS日益被广泛运用,由此而带来的纠纷甚至引发的案件也时有发生。   2007年5月的一个周末,在安徽省合肥市的淮河路步行街上,合肥市某策划公司文员叶枚刚从一家商场出来,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女孩就塞给她一张小广告:“千万要拿着它,别扔了,回家好好看看,只要按照广告上的要求去做,你就是任何人也逃不出你手心的‘如来佛’……”听得云里雾里的叶枚不经意地笑了一声,随手把那女孩递过来的小广告放在了纸袋里。可就是这张小广告,给叶枚及她的家庭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女人坚信香水有毒
      她要把老公的手机装上GPS

      今年31岁的叶枚1999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大学毕业后经人介绍进了合肥市一家策划公司,从事平面设计工作。叶枚的老公陈必亮是她高中时的同学,5年前陈必亮离开了省建一公司,来到劲达房地产公司任副总经理。
      2006年,夫妻俩在有山有水的“阳光坡度”纯自然小区买了一套漂亮的大房子,陈必亮因为业绩显著,受到了公司老总的重奖,他用奖金买了一辆小轿车。结婚6年,夫妻俩相亲相爱,5岁的女儿聪明伶俐,一家三口生活美满。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叶枚从来没有想过,她的婚姻有一天会出现问题。
      2007年5月17日下午快下班时,叶枚接到了一位在芜湖工作的大学同学高云的电话。电话里,高云告诉叶枚,她在合肥办事,要叶枚下班后直接去明珠大酒店。她还对叶枚说,有一件要紧的事要商量,请她务必要到。
      下班后,叶枚开车径直向明珠大酒店方向驶去。到达目的地后,从车里出来的叶枚看到路边一个熟悉的面孔。只见那人骑着电瓶车迎了上来:“哎呀,你不是叶枚吗,好几年没见了,你还是那样年轻、漂亮。现在发了吧,连小车也开上了……”“原来是孙姐。几年不见了,你现在在做什么?”孙姐告诉叶枚,她在给一家快递公司送快件。双方留下联系方式后,孙姐骑上了车,没走几步远,她又停了下来:“叶枚,你和陈必亮没分手吧?”叶枚被孙姐的话问得没头没脑,正准备仔细询问一下,孙姐骑上车回头说:“不说了,没事,改日有时间再聊。”孙姐说完一溜烟跑开了,把一个大大的问号抛给了叶枚。
      在明珠大酒店,高云告诉叶枚,自己的丈夫与一个在合肥上大学的女大学生相好,今天来,就是要叶枚协助她把丈夫与那个女大学生逮个现行。叶枚吃惊地问:“不会吧,你是不是听别人胡言乱语……”“叶枚,我从芜湖赶来合肥,就是有百分之一千的把握。而且,我家那位和那女大学生就在明珠大酒店,或者这附近的一家宾馆。”
      原来,几个月之前,查实老公和合肥一个大四的女生关系暧昧,高云和丈夫翻天覆地地大吵一场,她丈夫保证从此不与那位女大学生来往。高云不相信丈夫,就在丈夫的手机里偷偷装上了一个小芯片,这个芯片就是GPS卫星定位系统,只要在对方手机的电池下安装一枚薄薄的芯片,需要查找对方位置时,拨打专门用于跟踪的卫星电话并报上购买合同上的用户名和密码,GPS通过测探后会确定对方的具体位置,工作人员经过分析后,会通过语音、文字告知被跟踪人的具体位置。对此,叶枚问高云:“你在他手机里放上芯片,他会发觉不到?”高云告诉叶枚:“一般来说,换电池就换电池,谁会在手机里面看这看那,再说,那芯片很小很薄,只有手机卡的六分之一大小,放在手机里的商标下面根本看不出来,也不碍事。”
      这次,高云丈夫来合肥出差,告诉她住在长江路上的一家宾馆,可高云通过卫星定位系统查询,显示结果是:丈夫处于合肥市明珠大酒店附近……
      当晚,叶枚陪同高云找了近五个小时,并没有找到高云的丈夫。叶枚说:“这就说明手机定位不准确。”高云告诉叶枚:“虽然定位的范围大,但应该准确。我们查的只是宾馆,就是在宾馆,他们用假身份证登记,我们还是查不到。再说茶楼、浴场就更没办法查了……”
      送走高云后,利用卫星定位系统定位老公的事却在叶枚的脑子里再也挥之不去,联想起那天邂逅孙姐,孙姐说的那句“你和陈必亮没分手吧”的话,叶枚不由得打了个激灵,随之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害怕。
      5月19日,陈必亮去了上海,叶枚早早就把女儿送到父母那里,约来了孙姐。上午10时,孙姐如约来到叶枚家。孙姐是叶枚家早年的邻居,坐定后,叶枚问孙姐现在过得怎么样,孙姐一撇嘴,酸溜溜地说:“你有个好老公,住得好、吃得精,万事不用操心,哪像我们,一天到晚走街串巷、风吹日晒,粗茶淡饭的日子没个尽头。”
      叶枚谦逊地笑了笑,细声问道:“孙姐,那天我们在路上遇到,你问我是不是与陈必亮分手了,这是怎么回事呀?”自孙姐到了叶枚家之后,看看这看看那,她知道了叶枚并没有与陈必亮离婚,连忙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别人问我,我说叶枚夫妇从我们那小区搬走好几年了,我也弄不清楚。”说着说着,孙姐话头一转吞吞吐吐地说:“有件事不知该不该告诉你……”孙姐停了下来,神秘莫测地看着叶枚。叶枚一绷脸,假装生气地说:“啥事你还想瞒我呀,不住在一个小区就不是姐妹了?”
      孙姐告诉叶枚:“你还记得以前住在我家里的表妹吗?一个月前,我往长江中路上一家茶楼送快件,恰巧我表妹是那家茶楼的服务员。她告诉我,你家陈必亮不止一次地和一位衣着时尚的女人一起进茶楼包厢。一次,她还听到陈必亮与那位女人说什么离婚的事。”叶枚强撑着表情笑了笑说:“不可能,她肯定看错人了,我们家那口子根本不是这样的人。”见叶枚如此信任丈夫,孙姐语重心长地说:“男人啊,一有钱了就变坏。再说,丈夫丈夫,一丈之外就不是你能管得了的了。叶枚啊,你要看紧点哦。”
      孙姐走后,叶枚瘫在客厅的沙发上,她不愿意相信孙姐告诉她的话是真的,可眼前陈必亮拉着别的女人进茶楼的情景却不断在眼前呈现出来。叶枚烦躁难忍,努力回忆着陈必亮值得被怀疑的蛛丝马迹。
      叶枚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以前,不论忙到多晚,陈必亮都要赶回家,可近几个月,老公晚上经常要到深更半夜甚至更晚才回家,有时干脆夜不归宿。有一次,叶枚还在陈必亮身上闻到了陌生的香水味,当她追问时,陈必亮反问道:“现在哪家浴场不往浴池里洒香水?”现在想来,这些太不正常了。
      在不安中,叶枚想到了高云的举措,她忽然想起那张小广告,于是急忙把小广告翻找出来。小广告上说的果然就是手机如何安装卫星定位系统,叶枚决定在陈必亮的手机上也装上一个。
      第二天,叶枚按照广告上的地址去那家公司办理了相关手续。当叶枚把那枚小小的芯片攥在手心时,尽管手心溢出汗来,她还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觉得,有了这东西,不论陈必亮在本市还是在千里之外,都会在自己的监控之下,这样就能保住一个完整的家了。

      卫星定位测试老公
      她觉得丈夫的情人在眼前晃动

      2007年5月28日,这天晚上陈必亮照例又是很晚才回家,叶枚正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陈必亮见状,问道:“怎么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叶枚没好气地回答道:“你也是呀,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是不是有漂亮妹妹请你消费了,哦,不对,是你请人家吧。”说完,叶枚甩门进了卧室。陈必亮连连摇头,自言自语:“怎么了?”陈必亮洗漱一番后,未能敲开叶枚的门,他只好睡到书房。
      凌晨两点,叶枚断定陈必亮已彻底睡熟,便蹑手蹑脚地打开书房,悄悄地从陈必亮的包里摸出手机,把芯片装了进去后,又放回了原处。
      第二天上午,叶枚趁办公室没人拨打了合同上的卫星跟踪电话,并按照电话里的要求做完一切。过了两分钟,叶枚试着用手机拨打了卫星跟踪电话,要求查一下她办理的合同用户现在所处的位置。不一会,叶枚的手机里进来了一条短信:合同用户现在处于合肥市黄山路上的第二中学附近。叶枚想,陈必亮的公司就在二中附近,现在陈必亮只要在单位就证明这玩意儿准。于是,叶枚一个电话打到陈必亮办公室,陈必亮果然在,这下叶枚放心了。
    [ 2 ]   6月1日晚上11点多钟,说是在外面招待客人的陈必亮还没有到家,叶枚握着手机站在窗口,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心里充满了矛盾,她不知道该不该拨打那个电话。在心里她不希望丈夫有什么,但她还是想借助一下卫星定位来看看陈必亮是否说了谎话。
      思前想后,叶枚拨打了跟踪电话,片刻的等待后,电话里报告的位置是陈必亮办公室的位置。他不是说在饭店请客人吗?这么晚了怎么又到办公室了呢?难道有女人和他一道去了办公室,在办公室里偷情?叶枚越想越害怕,她要阻止丈夫的行为,于是她驾车朝陈必亮所在公司驶去。
      在路上,叶枚再次拨打了跟踪电话,这次反馈的信息显示陈必亮已在“阳光坡度”附近。叶枚弄晕了,他怎么又到家了呢?
      陈必亮见叶枚不在家,连忙打电话,叶枚说:“我去超市了,家里的营养早餐配料没有了……”一会儿,叶枚回来了,她试探地问道:“吃饭吃到现在?”“早吃过了,客人要看一个文字材料,饭后去办公室坐了一会……”陈必亮说的与自己电话侦察的正好吻合,那晚,叶枚睡了个好觉。
      一连数天,叶枚都没有查到陈必亮的问题,她怀疑孙姐是忌妒自己才胡说的那些话,便想取消卫星定位。可转念一想,陈必亮经常深夜不归,衣服上时有香水味,出差也很少给家里打电话……叶枚决定还是观察一年半载再说。
      6月9日上午9点,陈必亮对叶枚说今天要去滨湖新区看一个生病的同事。陈必亮走后,叶枚还是不放心地拨打了跟踪电话。3次电话,3次反馈来的信息都是说陈必亮现在正在长江中路,叶枚愣了一下,她想,陈必亮现在莫不是在孙姐说的长江中路上的那家茶楼?
      叶枚驾车直奔那家茶楼。在茶楼服务台,她很客气地询问服务员:“不好意思,刚才有位先生约我来的,他给我的短信上说了包厢,可我还没来得及细看手机就没电了,能不能找一下。”服务员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没发现丝毫异常,就同意了。
      叶枚依次推开一扇扇房门,她感觉自己的脚步有千斤重,好不容易推到了第九扇门,推开后她愣住了,只见老公正兴高采烈地向坐在对面的女人比划着什么,突然见到叶枚推开门站在门口,陈必亮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对面的那个女人见他的表情有异,不解地回过头来看着叶枚。这时的叶枚已站到了陈必亮面前:“你不是说去滨湖新区看同事吗?怎么在这里陪这位女士聊天?”还没等陈必亮回话,叶枚把脸转向那女人:“我是陈必亮的妻子,现在有点急事要与他商量,你是否可以离开一下?”叶枚的语气不正常,那女士听得清清楚楚,她连忙起身:“陈总,今天就谈到这吧,改日再聊。”
      见那女人离开,叶枚强压着怒火说道:“陈必亮,你先把今天的事情解释一下!”陈必亮告诉叶枚,原来他与同事已快到滨湖新区,突然他初中时的一个同学从韩国到了合肥,有要事商量,他就匆匆回到市里了。“我说你是这里的常客吧,要不怎么有人看到你经常带女人出入这地方?”叶枚一直站在陈必亮面前,两眼冒火。
      “难道来茶楼喝茶还要向你报告?喝茶时有男有女这很正常,我发现你现在总是疑神疑鬼的,你到底怎么了?”陈必亮不解地问,“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叶枚没理睬陈必亮的疑问,想到自己辛辛苦苦上班、带孩子、操持家务,而丈夫却在外面和女人聊天,甚至偷情,她忍不住大哭起来。
      陈必亮不想将事情闹大,他坐在叶枚旁边,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说:“叶枚,你不要这样疑神疑鬼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最近我工作特别忙,压力又很大,你不要跟着搅和行不行?你安心地上班、过日子,我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叶枚趴在陈必亮的腿上,流着泪,喃喃地说:“必亮,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要我等着享福,可这‘福’还没享几天,你就开始变了……”陈必亮一边拍着叶枚,一边安慰地说:“叶枚,我一直都没变!我知道,你不是怀疑我,而是怕失去我。”陈必亮紧紧把叶枚搂进怀里,叶枚的泪又一次涌了出来。

       GPS给女人闯了大祸
      一个近乎完美的家支离破碎

      转眼到了7月份,因公司这段时间不忙,陈必亮不是在办公室就是在家,叶枚每次卫星定位查询都与陈必亮说的一致,叶枚心里踏实多了,但她并没有想去掉那块芯片,她觉得卫星定位是监控一个人的好手段。
      叶枚和陈必亮安安静静地过了一个多月,可一个月后的一天,叶枚彻底砸碎了自己的婚姻。
      8月6日下午4点多,合肥下起了大雨。陈必亮早上上班没有带雨伞,叶枚下班后开车来到陈必亮公司附近,准备接陈必亮。正在这时,陈必亮出来了,一个女人为陈必亮打着伞,定神一看,就是上次在茶楼碰到的那个女人。在公司的车旁,陈必亮与那女人一前一后上了车。叶枚顿时感到手脚冰凉,她屏住气,赶紧开车跟在那辆车的后面。那辆车在雨中弯来绕去,叶枚很快跟丢了。
      雨越下越大,透过车窗玻璃,透过雨帘,叶枚的心越揪越紧,她开始拨打卫星跟踪电话,结果显示陈必亮现在正在长江中路附近。叶枚断定,陈必亮与那女人进了那家茶楼。
      叶枚揣测着陈必亮与那女人在干什么,越想越着急上火,便给自己的弟弟打了个电话。听到姐姐的哭声,弟弟二话没说,打了辆车就赶过来了。
      叶枚带着弟弟走进了茶楼。到了陈必亮那个包厢门前,叶枚没有立即敲门,先是侧耳在门上听了听,里面隐约传来了嬉笑声,叶枚气得几乎咬碎牙齿,她用力按响门铃,房间里猛然静了下来。
      “谁?” 一个声音小心翼翼地问道。叶枚扯着嗓子说:“我!陈必亮,我知道你在里面,快点开门,否则我就报警了。”
      房门缓缓地打开了,陈必亮不相信地瞪大眼睛盯着她。叶枚的弟弟上去就给那女人一拳,叶枚骂道:“你这不要脸的东西,三番两次勾引我老公,今天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叶枚口到手到,那女人被她重重地扇了两个耳光。陈必亮大声呵斥:“叶枚,她是我们公司从韩国请来的贵宾,你还不住手!”“哈,还有专门勾引人家老公的韩国贵宾?你编吧,继续编!”陈必亮站在叶枚与那女人中间,指着叶枚的鼻子说:“你疯啦!你还不快给人家赔不是!”陈必亮一边说一边狠狠推开叶枚,绝望地说:“叶枚,你害死我了!”
      陈必亮解释说,这个女人名叫韦薇,是陈必亮初中同学,毕业后随哥哥去了韩国,这次回国是代表自己哥哥的公司,准备和陈必亮所在的公司合作开发合肥大蜀山某项目。因为这只是意向,许多事项要双方洽谈,作为劲达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陈必亮被老总指定接待韦薇。工作之余,陈必亮带韦薇在合肥转转,喝喝茶,吃吃饭,没想到……
      韦薇愤怒又厌恶地看了叶枚一眼,拿起陈必亮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就要拨打110,陈必亮急忙上前阻止:“不要报警,他们是误会了。真是对不起!”韦薇气得浑身发抖,将手机使劲一掼,手机被摔得四分五裂落在地上。陈必亮弯腰去拾破碎的手机,心虚的叶枚一眼就看到她放在手机里的那个小小芯片,上去就捡在手中。一旁的陈必亮还没有回过神,韦薇已看得清清楚楚。她问:“陈总,你妻子干吗拾起你那GPS芯片不放?”“啊?那是卫星定位手机的芯片?”陈必亮一切都明白了,原来自己一直都在妻子的监视中。
      此事后,陈必亮一个礼拜没有回家。叶枚在家里忐忑不安,她借口孩子有病去找陈必亮,陈必亮没好气地说:“因为你,韦薇已撤回合作,老总要我辞职,我已在收拾东西了。你是来离婚的吧,别着急,协议都准备好了,就等你签字了,我这两天没空,忙完这几天就去找你。”叶枚哽咽着说:“我是来认错的,你带我去和韦薇道歉。”陈必亮冷冷地说:“没机会了,人家已经被你打回国了。”叶枚傻眼了:“我是因为爱你才这样做的啊!”
      陈必亮愤怒地说:“就凭这个芯片,我完全可以告你侵犯隐私权。夫妻俩生活在一方对另一方的监视下,你觉得在一起还有意思吗?”说完,陈必亮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书交给叶枚。知道陈必亮是铁了心要离婚,叶枚无奈地在协议上签了字。
      编辑 / 洪晓静hongxiaojingxp@126.com

      编后:
      我国允许GPS卫星定位系统进入民用时,并没有对此技术的运用作出相适应的法律规范。手机GPS卫星定位系统芯片如果不加规范,谁都可以购买、安装的话,那么这个社会就太可怕了,任何人都可能被他人监控,也可能监控他人。没有安全感的社会和被监控的婚姻都是难以想象的。但愿天下所有的夫妻能以法律为准绳,以感情为基础,以道德为原则,互相尊重和信任,在婚姻中感受幸福,在互助中感受快乐!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