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作文大全 > 正文

    “美国第一案”罚的是天价 美国特朗普最新动态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1-10 04:31:34 点击:

    俞天颖   “那么一大串零”      7月14日,佛罗里达法官罗伯特・凯打开判决书,眼光所触使他不禁一愣:1450亿!他的第一个反应是:停下来!但是,满头白发的法官立刻意识到,CNN正在向全世界直播这一“美国第一案”,于是鼓起勇气读出了这个大得令人难以置信的赔款数额。面对庭内欢呼雀跃的控方律师和原告,老法官无动于衷,只是不住地低声嘟哝:“那么一大串零。”
      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烟草民事诉讼案,五大烟草公司和两大烟草研究机构被送上了被告席,并最终被判处向50~70万香烟受害者赔偿1450亿美元。判决宣布以后,被告之一的菲利普・莫里斯公司的律师唐・韦伯当场宣称:这个判决足以把烟草公司整垮10次。但该案的意义不只于此,它很可能成为美国烟草史上的分水岭。
      在美国司法史上,曾有好几次烟草消费者个人打赢官司的记录。1999年2月,旧金山一名因吸烟而患肺癌的妇女被判获得烟草公司5150万美元的赔偿金(后减为2650万美元)。同年3月,俄勒冈州一名烟龄40年的男子患肺癌死亡,其家属被判获得菲利普・莫里斯烟草公司8100万美元的赔偿金(后减为3300万美元),但是烟民集体诉讼打赢官司的案例则一个都没有。对赢利以百亿计的烟草公司来说,烟民个人胜诉后要支付的赔偿金恐怕连鳞甲之患都算不上,烟草公司为此经常自我吹嘘。但是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他们最怕的东西,这就是大宗集体诉讼的败诉,因为一旦失手,不但赔偿金额巨大,而且会引起更多的连锁诉讼。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美国烟草公司曾做过绸缪之举。
      1998年,美国烟草业同46个州签订总额达2460亿美元的协议,希望借此封杀25年内一切对烟草业具破坏性的诉讼。烟草公司的想法是,先发制人,以一揽子协议的方式向各州预交一大笔赔偿金,求得护身符,简单地说,就是花钱买太平。但是,佛罗里达州的这桩讼案打掉了烟草业的幻想。
      
      回首6年艰辛路
      
      如果我们追本溯源,这个“美国第一案”要从6年前说起。该案原以原告代表――迈阿密小儿科医生恩格尔命名,所以又被称为“恩格尔诉讼案”。
      “恩格尔诉讼案”最早在1994年5月提出。当时,大约50万名因吸烟而生病的佛罗里达州烟民和死亡者家属对五大烟草公司和两个烟草研究机构提出集体诉讼,要求至少赔偿2000亿美元。
      由于这是美国第一宗类似官司,复杂的法律手续使案件迟迟不能了结。直到1998年3月,罗伯特・凯接手后,事情才终于有了转机。
      多年以来,对烟草业的集体诉讼之所以不能成功,是因为找不到合理的辩词。烟民提出控告的理由常常是:他们受到香烟广告的引诱,因而吸烟上瘾不能自拔,最后患上致命疾病。烟草公司重金聘请的大牌律师则反驳说:每个人都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烟草公司从来没有强迫人们吸烟。他们还反咬一口说:人们继续抽烟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他们自己想抽。
      然而,在这一次的烟草集体诉讼中,控方律师罗森布雷特却独辟蹊径,用大量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烟草公司误导人们吸烟上瘾,并有意隐瞒吸烟的危害。而陪审团经过审议,也认定原告提出的几条意见是正确的,其中包括:烟草业在吸烟的危险性方面欺骗消费者,隐瞒对烟草的研究结果,停止生产更安全香烟的科研工作,对儿童进行烟草宣传等等。于是,陪审团在1999年7月7日做出了第一阶段的裁决,这将使被告面临大约2000亿美元的赔款。众多烟草受害者在经过5年的艰辛斗争后,终于第一次看到了曙光。
      
      烟草业夕阳西下
      
      近年来,美国烟草商已经成为众矢之的,大有“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架势。但是,佛罗里达州讼案的判决结果却暗藏玄机,也由此形成了赞同与反对两大阵营。有些评论者认为,法院做得有些过分了,这完全是“众小鬼跌倒金刚汉”的闹剧。例如《华盛顿邮报》便表示,陪审团葬送整个烟草业的意图“令人惊恐”。
      作为烟草公司领头羊的菲利普・莫里斯公司,其聘请的律师也表示不服气,他们准备整装再战。现在看,这些律师手里至少有两张牌可以打:一是佛罗里达州有这么一项法律,不允许惩罚性赔偿的数额导致被罚企业破产。考虑到烟草公司被罚数额已经超过其净资产的10倍,这些公司大可不必在巨额判决前先自乱阵脚。其次,该案属于集体诉讼,参与索赔的至少有50万人,即使真的照赔,对这些人进行身份认证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有人估计大约需要75年才成。在此期间,烟草商将提出上诉,他们很可能不待认证工作结束就已经在佛罗里达高级法院或联邦最高法院上诉成功,打赢这场官司。
      是阴沟里翻了船还是烟草公司众怒难犯?美国《新闻周刊》的态度很能说明问题。该周刊说:烟草公司在辩护时,强调最近3~5年时间里,自己一直在改变传统形象,但他们肯定忽视了最近几年社会风气的转变。言外之意是:不管吸烟是不是有害健康,不管烟草公司为减低这种危害尽了多大努力,都无法扭转这样一个事实:无论在公共场合还是私人住宅,嘴里叼着一根烟卷的形象将不再显得很“酷”,吸烟已成为没教养的表现。即使是那些不赞成对烟草公司处以巨额罚款的人,也只是担心这会给日后类似处罚开一个“无底洞”的先例,而没有谁敢于公开为烟草公司叫屈。辉煌一时的美国烟草业,曾几何时,在国内已是陷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境地。�
      《海外星云》(2000年2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