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作文大全 > 正文

    死水微澜|死水微澜小说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8-12-27 16:48:11 点击:

       她不敢开灯,生怕那一灯明亮将心事曝光。对她而言,夜是静的,电脑是静的,睡了的丈夫是静的,关进寄宿学校的儿子是静的,自己看上去也是静的,唯有QQ那端的他知道,她的心正在飞来飞去。
       婚姻早就像一潭死水,也许当初嫁人就是个错误,但谁也回不去了,为了孩子,她只好挣扎着任自己沉没。
       他是她一个交情挺浅的老乡。但远在外地的他总是对她说:“一个人,在他乡,好寂寞呀!”她就笑笑说:“把嫂子带出去呀。”他却说:“可我现在想的是你。”这样的话说得多了就有效果,终于,她在一个夜里忍不住对他说:“其实,我也寂寞。”他真是太懂女人了,赶紧见缝插针:“来吧,我等你。”
       她偷偷地去了,带着罪恶的灵魂和贪婪的欲望,他照单全收。她天真地说:“都这样了,是不是我就是小三了?”他认真地说:“我怎么能让你当小三呢?你嫂子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呀?”她不明白:“我们?”他明白:“哦,时下正流行一夜情,一种成人游戏而已。”
       从此,她戒了网。
       旅游是她的一大爱好,从前是因为没钱,如今钱也不多,可想开了。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精彩,何不出去转转呢,当散心了。
       一个人背包来到大连,干净的城市干净的海,她的心情好了很多。这些日子她快喘不过气来了,因为那个一夜情,就连原来耐心指点她的人,都变成不耐烦地对她指指点点了。还是外边好,无街坊之干扰,无丈夫之牢骚。就让这世界纯净一些吧,忘掉过去的荒唐,一点一点填充自己,人的内心一丰富,就什么都有了。
       可是她迷路了。在陌生的城市,她有点害怕。这时她想起在大连的一个老同学,赶紧拨通了号码。
       上学的时候,她就非常喜欢这个老同学,现在更是在期待中惴惴不安。他会来吗?自己毫不犹豫地第一站就来到大连,潜意识里就是想见他一面吧?终于,他来了,依然那么精神那么帅。她先脸红了。
       老同学请她吃了饭,客气地挽留她多住几天。她非常想不客气地留下来,但老同学的客气让她不好意思不客气。最后,她只好客客气气地告了辞。
       回来的路上,她百感交集,也许一辈子都不能再见了,我为什么不和他多待会儿呢?她马上用短信告诉他:其实,多年前我就喜欢你。你的热心,你的才华,令我折服。他也马上回应道:多谢抬爱!她觉得自己还没有表达清楚:我是说,曾经,我深深地爱过你!他回信道:多谢!她无话可说了,人家一下把距离拉成两万五千里,井水河水最好两不相犯。
       回到家,她又收到他一条短信:其实,我也蛮喜欢你的。她为这句话又折回到大连。一路上她纠结万分,万一人家的这句话也只是客气一下呢?
       结果一下车,他就把她结实地抱在了怀里。她激动极了,浑身哆嗦不停。他说:“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在宾馆开了房,她觉得她找到了真正的爱情,忍不住幸福地哭了。
       两天后,他说:“我很忙。”她知道,这是逐客令。她理解,身为一个公司的年轻骨干,他一定很忙的。但她有不舍,再看他,已露出鄙视的神情。她看清了,并不拖泥带水,背起行囊上了火车。
       从此,她戒了爱情
       柴米油盐中,她的青春一天天被煎炒烹炸,但她心如止水。
       平淡中总有波澜出现。她虽然没有过人的姿色和聪慧,但她有不俗的气质和才华。随着传言的沸沸扬扬,一些“苍蝇”猛烈地叮上来。一开始她很气愤,但随着和丈夫的决裂,她只要需要,就像打的一样,一招手就会有人出现在他面前。
       身体开始对她抗议时,她没往心里去,可是,身体现在几乎天天向她示威,她只好来到医院。大夫说:“子宫癌晚期。”
       从此,她戒了笑。
       生活重新回到起点,那个她最厌倦的人――她的丈夫,天天提醒她又花了多少钱,总是一副“你怎么还不死”的着急模样。她的空虚,男人们填补不了;她的病痛,男人们拯救不了。死水中那一点点时隐时现的微澜,如今都成了丑陋的回忆。她听到有人说:“这种病都是因为不检点得的。”她觉得死水的水位又升高了,因为热心的人们在不断捐献唾液,而她不想再对这个世界喊救命。借口睡不着觉,她偷攒了好多安眠药,估计够了,她给儿子写下一句话:妈妈已不能再为你做什么了,珍重,宝贝儿。别担心妈妈,天堂里一定是丰富多彩波澜壮阔的。
       从此,她戒了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