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作文大全 > 正文

    乔家大院第三乐章二胡 二胡拉响爱之乐章,盲哥哥的世界亮了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8-12-27 16:55:22 点击:

       拉响殉情二胡,唤来冒名顶替女友的女孩   1987年7月,河南省西峡县五里桥镇葛营村的薛顺堂,到西峡县电业局当了一名负责架线的临时工。每每在高杆之上,他总是喜欢在工作之余抽空远眺那蓝天白云、青山绿水。
      不久,30岁的他结识了八斗庄村24岁的陈霞,两人一见钟情。从此,老灌河畔,夕阳把二人的身影拉在了一起。
      不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到薛顺堂的身上。1987年9月21日,薛顺堂在牛头山架线施工现场,在一次排除哑炮时突然一声巨响,他的眼前顿时一黑,两股热流夺眶而出……
      等陈霞闻讯后气喘吁吁赶到医院时,薛顺堂的右眼球已被摘除,左眼也只剩下微弱的光感。随后,薛顺堂到郑州、武汉等地的大医院治疗,力保左眼,可做了两次手术,仅存的微光也因瞳孔的逐渐萎缩而丧失。
      薛顺堂是临时工,电业局只象征性地给了些补偿。薛顺堂想哭,可泪腺被破坏,哭不出泪。陈霞抱着他的头安慰道:“有我在,就有你活下去的一双眼睛。”
      一天,陈霞在县城逛书店时,无意中看到了一本音乐人的传记。书中提到了瞎子阿炳和瞎子孙文明,虽然眼前也是漆黑一片,却创作了不朽的音乐作品《二泉映月》和《流波曲》。陈霞当即买下这本书,接着到商场买了一把二胡,兴冲冲地赶到薛顺堂身边。
      这是薛顺堂生平第一次接触到二胡,他轻轻地摸索着二胡上的琴筒、琴杆、琴头、琴轴和琴弦,心里竟然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一个从小就失散的朋友,现在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身边。他激动得双手微微颤抖,试探着用弓子摩擦了一下琴弦,那吱吱呀呀的声音虽不动听,却是那样地亲切悦耳。
      薛顺堂当即表态:“这个我学!而且要马上学!”陈霞听了非常高兴,当即就给他找来了一位师傅。
      让师傅惊叹不已的是,薛顺堂的进步非常神速。没过多久,二胡的很多名曲就都一一学会,比起师傅也毫不逊色。
      从此,薛顺堂的家里就时常飘出欢快的音符,他最喜欢演奏的是刘天华的名作《空山鸟语》,用轮指、大幅度滑音演奏手法和旋律上大三和弦的分解,表现了深山幽谷中群鸟欢鸣、生气盎然的景象,表达了对五颜六色大自然的向往和热爱。
      1990年4月的一天,在他美妙音乐的伴奏下,陈霞把他换下的衣服洗了,又把房间整理一遍。然后,她默默地走到薛顺堂的身边,挨着他坐下说:“我最喜欢的是《梁祝》,你再给我拉一遍吧。”
      薛顺堂默默地酝酿了一会儿,然后拉动弓子,一首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曲调顿时倾泻而出……“同窗共读整三载,促膝并肩两无猜,十八相送情切切,谁知一别在楼台……”陈霞突然扑倒在薛顺堂的脚下,抱住他的双膝哭着说:“对不起,我很快就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你别恨我,是今世无缘……”
      原来,一年前陈霞的父亲因一场大病丧失了劳动能力,其母身体弱,她不得不肩负起一家三口的生活重担。母亲劝她:“你要是同瞎子结了婚,顾得过来吗?”陈霞实在没办法,只得忍痛招邻村青年李军入赘。
      为了留住爱情,薛顺堂始而哀求,继而咆哮,可陈霞还是含泪离去。为了唤回恋人,他每天坐在门前,不吃不喝,痴情地一遍一遍地拉陈霞最喜爱的《梁祝》。弓弦断了一根又一根,扶弦的手指磨破了,鲜血染红了琴弦。
      父母看着日渐憔悴的儿子,心如刀绞,劝说:“断了线的风筝,还能飞回来?”可他听不进去。半月后,一曲《梁祝》变成了游丝般的呜咽声。村民虽然都不太懂音乐,但还是听出了曲调中的那一丝丝绝望。
      就在大家都觉得薛顺堂大概是要殉情,学“梁祝”化蝶而去时,陈霞的母亲带着一个女孩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每天在这里拉二胡,霞整日在家哭泣,嗓子都哭坏发不出音了,看来老天有意要成全你们。我今天把霞送来,你要振作起来,别辜负了霞对你的一腔痴情。”
      殉情曲戛然而止。薛顺堂问陈霞话,陈霞呀呀无语,他忙安慰:“别怕,病有治好的一天。”
      从此,陈霞隔几天就来看他,虽然没有言语交流,但微笑还是爬上了薛顺堂的脸,拉出的二胡曲欢快得如老灌河的水,一波撵着一波。
      一天,陈霞得知他给自己找治疗嗓子哑的单方时碰破了头,忙上前安慰:“疼不?”
      薛顺堂突然捧着了陈霞的脸,然后沮丧地一屁股蹲在了地上:“你的耳朵下没有瘊子,你不是陈霞,为什么要冒名顶替捉弄我?”

      真爱激活颓废人生,砥砺奋起赢得美人归

      原来,这名女孩叫章红,时年22岁,是西峡县五里桥镇老君店村人,中专毕业后进入镇丝毯厂,靠学的美术专业很快成为出色的丝毯图案设计师,作品获得过县里组织的丝毯图案设计大赛一、二等奖。陈霞是她的姨表姐,她通过表姐认识了薛顺堂薛大哥。她很欣赏谈吐风趣、有独到见解的这位准表姐夫。
      薛顺堂遭遇不幸后,章红多次特意拐到葛营村。看到日渐羸弱的薛顺堂,章红心如刀剜,她想上前开解,可薛顺堂像木头人一样没有回应。
      章红想帮他一把,最有效的办法是让表姐出面劝说。她找到表姐后,表姐的丈夫李军死活不同意。他还扔下一句:“你要想救瞎子就嫁给他,别成心拆散我们!”
      回家的路上,章红耳边一直回响着李军那句“你要想救瞎子就嫁给他”,愈想愈气,突然灵光一闪:自己何不冒名顶替表姐?
      可自己毕竟是黄花闺女啊!夜里,章红辗转反侧,第二天还是下定了决心求姨妈当托儿。薛顺堂对女儿的痴情,陈霞妈虽然很感动,可还是没有认同章红这个“荒唐”的想法。
      章红急得扑通一声跪下了,姨妈流着泪说:“我们家前辈造了什么孽,为了一个瞎子,走了你表姐又来了你,值吗?”姨妈最终答应了。
      既然身份暴露了,章红干脆把积攒了多日的心里话撂了出来:“表姐离开你实属无奈,你要学会换位思考,如果真心爱她,就应该希望她过上好日子,而你现在不能够给她幸福,就该放她一马。何况我表姐已经结婚了,你即使搭上命也唤不回了……”
      虽然章红的话很冲,但响鼓还得重槌。薛顺堂混沌的大脑终于开始思考了:若真同陈霞结了婚,就目前自己的窘况,岂不把她推进了火坑,自己能心安理得吗?
      这样一想,薛顺堂丢下二胡,竟一连睡了三天三夜。醒来后,他丢掉探路棍,坚定地走出屋门,结果“咣”的一声,头重重地撞在了树上。他揉揉红肿的大包对母亲说:“一次疼痛,让我记着了这棵树的位置,值了。”几个月后,薛顺堂就能独自在村里行走了。
      章红仍然时不时来探望照顾薛顺堂。一年后,薛顺堂在章红的陪伴下,学会了盲文,并掌握了娴熟的推拿按摩技术。
      1991年3月,西峡县民政局慕名把薛顺堂招进局属的按摩诊所工作。后来,时任民政局局长的张军因感动破例为他办了农转非手续,使他成为正式职工。
      这时,薛顺堂最喜欢演奏的是阿炳的另一首名作《听松》。该曲气魄宏大,犹如呼啸的松涛震荡山谷,使人感受到一种坚毅不拔的意志和勇往直前的气概。中途演奏时要求一字一弓,薛顺堂能做到字字清楚有力,让人强烈地感觉到他已经走出困境,重新对未来充满希望。
      章红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薛大哥,但自己和薛大哥一直以兄妹相称,薛大哥和表姐还有过轰轰烈烈的爱情,更何况家人也不可能允许自己跟一个大十来岁的瞎子谈恋爱。
      在章红左右为难之际,她的母亲听到了闲言碎语,便想阻止女儿再同瞎子来往。恰逢五里桥镇政府一位姓王的乡长看上了章红,托她大姑给儿子小军说媒。王乡长承诺,只要章红答应,就把她的工作手续办到镇政府,并在县城为她买栋房子。
    [ 2 ]   在母亲的逼迫下,章红同小军见了面。小军对她一见钟情,章红也尝试着接纳无可挑剔的小军,可就是爱不起来。
      面对家人和王家的不断催促,章红把心思告诉了嫂子。嫂子鼓励她:“既然爱上了就要有胆量,女人一生的幸福就是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
      于是,鼓足了勇气的章红向薛顺堂表白了:“让别人照顾你我不放心,让我来照顾你一辈子吧……”说完,章红感觉脸火辣辣的。
      尽管薛顺堂知道章红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但还是拒绝了:“你年轻漂亮,前途无量,我没有资格接受你的感情,能和你做一生一世的好兄妹就知足了。”
      章红的羞怯变成了泼辣:“今生我就跟定你了,说同意不同意吧!”
       “你就死心吧,即使我们相配,我也不会同意,因为我爱的人不是你。”说罢薛顺堂“绝情”地把章红撵出了门。
      回家的路上,章红伤心极了:薛大哥难道还忘不了表姐?可从种种迹象看出他是喜欢自己的。
      三天后,章红又出现在薛顺堂的面前,强行给他洗了头,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把他拉出门,挎着他的胳膊,挺起胸脯,一脸幸福地把头靠在他的肩上,走上了人潮涌动的大街。从城东走到城西,又从城西走到城东,几个回合后,薛顺堂的头渐渐昂起。
      回家的路上,章红问他:“假如我跟了你,你会让我要饭吗?”“那倒不会。”“那你怕什么?若不接受我的爱,就表明你没有能力养活我,是个懦夫!”
      章红的执着和追爱的勇气,把薛顺堂的自卑和顾虑彻底打消了。他摸索着、慢慢地牵着了章红的手……十指相扣,爱浓情浓。

       爱情旗帜逆风飘扬,伉俪绘就未来锦图

      第二天,薛顺堂托媒人到章红家提亲。然而,媒人刚说出他的名字,礼品便被章母甩出了门外:“也不找个镜子照照,癞蛤蟆也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大姑也来开导:“若不喜欢王家,姑再给你说别的,凭你的才貌,什么人嫁不得?”
      章红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薛大哥的眼睛虽不好使,可心眼挺好,能力强,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更重要的是他对我好,我也喜欢他。”
      然而母亲毫不松口:“他即便不是瞎子,被你表姐甩掉的男人咱也不能要!”
      好好商量不成,章红决定生米煮成熟饭,她说通嫂子弄来户口簿和身份证。1992年元月12日,章红一脸幸福地挎着薛顺堂的胳膊到西峡县民政局办了结婚证,并定于正月十六举行婚礼。婚礼前夜,章母托人捎话,说女儿真要结婚了,她就离家出走,一辈子不回来。
      婚后三天,章红独自回门。没想到,大门真的紧锁。
      她抬头看天,一片苍茫。不知站了多久,嫂子回来对她说:“妈临走时说你啥时同瞎子断绝关系就啥时回来,你哥得知是我帮你办的结婚证,就和我闹了一场,现今家你是进不去了,先到镇上的招待所住几天吧。”
      当天晚上,在章红伤心落泪时,陈霞找到招待所鼓励她:“他是个好人,你可不要学我啊!”
      为了便于照顾丈夫,章红毅然辞去了很有前途的工作。为了早日在县城买上房子,她闲暇时到附近的大山上采来草药沿街叫卖,把收入一分一角积攒成一砖一瓦。
      每晚入睡前,薛顺堂都会给妻子按摩半个小时,消除她一天的疲劳,然后让对妻子深深的爱融进跳动的音符,拉出悠扬的曲子,让妻子悠然入梦。
      其中他演奏最多的,是刘天华的名作《月夜》。全曲有月白风清的意境,但更多的则是感情的抒发、志趣的流露,充满了薛顺堂对妻子的依恋和感激之情。
      1994年7月23日,他们的儿子薛催呱呱坠地。章红在享受当母亲所带来的幸福的同时,也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不禁潸然泪下。母亲虽然被找了回来,但至今仍不肯上门。
      母子连心,章母听说闺女坐月子的消息后,挎着一篮鸡蛋敲响了闺女的家门。
      1998年6月,他们在县城买了三室两厅的大房子。搬家这天,薛顺堂租车把岳母(岳父已过世)接来颐养天年,后来又为岳母请了保姆。
      2003年春,因机构改革,西峡县民政局按摩诊所被关停。薛顺堂主动请求下岗,这年5月,他利用安置费在县农业局楼下租了房子,开了自家的按摩诊所。
      2003年5月份,章红到河南省特殊培训学校学习按摩技术。一年后,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拿到了高级技能“三级”证书。从此,按摩诊所因有了她的一双“妙手”,生意更加火爆。
      2004年夏天,陈霞的丈夫李军因一场车祸住进医院,薛顺堂让妻子到医院看望,并带去3000元钱。后来,陈霞夫妻回访答谢他们。几个人聚在一起,谈笑风生,昔日的芥蒂与不快随风而去,留下的是浓浓的情谊。
      2008年,薛顺堂在县城建设路花六十多万元购买了一座两层小楼,又购买了按摩器械,配了二十多张床位,聘请了8名按摩技师,挂出了“薛氏按摩诊所”的牌子。
      薛顺堂为残疾人树立了一面迎风飘扬的旗帜,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尊崇。2006年,他当上了西峡县残疾人联合会的副理事长;2008年,他又被选举为西峡县残联盲人协会主席。同时,他还担任7所学校的校外辅导员,每年都要应邀为学生演讲三十多场次。
      如今,他们的儿子薛催已经上高中了,学习成绩优秀。而薛顺堂已拥有资产近百万元,二胡也拉得炉火纯青。2010年,他不仅加入了当地的县乐团,还在西峡县城及郑州市举办了个人演奏会,轰动一时。
      他说,他最近经常拉的还是《梁祝》,而最喜欢的则是曲终“化蝶”的一部分,那曲调悠扬婉转,如同雨后初晴,天空上出现了一道绚丽的彩虹,蝴蝶翩翩起舞。优美的旋律,舒缓的节奏,是对美好爱情的赞颂。而这爱情,是永恒的,亦是他现实爱情的完美诠释。
      2011年腊月27的下午,笔者离开西峡时,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坐在车上,隐约听到传来激情悠扬的二胡曲《天长地久》。有了舞动的雪花、悠扬的二胡曲,2011年,对于薛顺堂夫妇来说,是另一段精彩人生开始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