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作文大全 > 正文

    重生之最强人生_难嫁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8-12-27 16:48:05 点击:

       刘翠已经醒来很久,听见外面在下雨,懒懒地不想动弹,倚在床头回味着昨晚上的快乐时光。撑到七点半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虽然时间紧迫,她依然一路哼着小曲慢吞吞地走向卫生间。
      女儿八点半学舞蹈,看来又要迟到了,无所谓,辅导班又不是正规学校。她不紧不慢洗漱、早餐,然后穿上昨晚穿过的粉色蕾丝裙,怎么瞧怎么嫩!虽然跟脸部松弛的轮廓不怎么搭调,但从后背看效果还是不错的。她在镜子前扭着身体,看侧面,看背面,手托香腮做妩媚状,滋润得无法形容。
      昨晚,又跟“小弟”见面了。肯定是这条裙子的功劳,他竟然在电梯上就搂着她的肩膀,一副迫不及待的色狼相,可在这之前的两个月,他一直比较冷淡,看来,骄人的外貌对男人最有杀伤力。
      刘翠一直称呼他为“小弟”。“小弟”比她小六岁,网聊认识的。他细皮嫩肉,出手阔绰,令刘翠一见倾心,但热情维持了一个月就冷却下来。对于他,刘翠除了一个电话号码之外别无所知,包括名字她都觉得不是真的。
      她曾经问他为什么要跟一个岁数大的女人相好,他开玩笑似的说:可以不用培训直接上岗啊!她感到羞怒却又无可奈何。
      踏进公婆家门,婆婆(前任老公的妈妈,现任老公待觅中)脸色很差,开始嘟囔:昨晚都打电话跟你说了,也不回来看看,还真放心呢你!孩子闹了半晚上肚子。刘翠看见那张老脸就堵得慌,敢怒却不敢言,她很识相,翻脸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离婚的时候孩子虽然判给了她,但还得依仗着两位老人照顾。
      “奶奶的!”她在心里暗暗地咒骂,催促着收拾书包的女儿快点。看见茶几上几包精致的小点心,不知道是婆婆哪个女儿孝敬的,俯身在女儿耳边嘀咕了一句,小女孩对着厨房的老人喊:奶奶!我想捎包点心,我没吃够。
      “捎着,捎着。”奶奶急急忙忙地走出来往孙女书包里塞。
      刘翠暗自窃笑,这是她们母女惯用的小伎俩。
      孩子们上跳舞课,母亲们在外面排椅上等,聊来聊去,也就熟悉起来。刘翠对身边一位富态女人的穿着大大恭维一番之后,逐渐转入正题。
      “我有个朋友离婚了,你认识离婚或者丧妻的男人吗?”
      “什么单位的?”
      “我同事,也是护士。”
      富态女人斟酌一番之后回答:“倒有一位,年龄大一点,快六十了吧,不过非常有钱,对了,你那同事多大了?长相如何?”
      “三十六,长得嘛,跟我差不多吧。”
      据说,当三次红娘成功就能在死后升入天堂。富态女人热心地到拐角处打电话询问,回来摇着头说:“不行不行,他不想找年龄差距太大的,人真难打发,我以前给他介绍过一个四十五的,他嫌人家的脸跟波浪似的,呵呵,他喜欢钓鱼。”
      “我单位上还有一个四十的,你帮忙再问问。”刘翠一听人家不见,着急了。
      “长得怎么样?还有,他不找带小孩的。”
      “长得跟我差不多吧,没带孩子,判给男方了。”
      “你真能说笑!怎么都跟你差不多呢!”
      “跟我差不多的意思就是,普通人吧。要是都跟你差不多,就是美女了。”富态女人再次询问之后,老男终于点头,同意看看。问题是,无论三十六还是四十的都是刘翠本人,她可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在撒谎,当务之急,是赶紧把这个女人给甩了。
      刘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说服了富态女人,让相亲者自己联系见面,她们这两个媒婆就不掺和了。富态女人知道刘翠的手机号,刘翠把小灵通的号码给了男方。
      唉!刘翠暗自叹气。没办法,推销自己只能这样了。最近一年,她就跟天女散花一般,网络、相亲大会、婚介所、同事、同学甚至包括单位上打扫厕所的她都招呼到了,要人家帮忙介绍。零零散散的也见了十多个,都鬼头蛤蟆眼没一个合适的――除了“小弟”,可“小弟”却不着调。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人老珠黄,到了四十多岁,更难找到如意的。
      为了第一次见面,刘翠去买了条嫩黄色的裙子、翡翠绿的高跟鞋,手提亮粉色包包,带着饱满的色彩投入了战斗。
      男人开着一辆黑色雅阁,把她接到一家高档餐厅。她心里竟然略微有一点点失望,很有钱,怎么着也得开奔驰宝马啊!
      菜点得丰盛,她矜持着没怎么动筷子,老男个子挺高,穿着干净气派,但岁数不饶人,五十九岁,老了就是老了。刘翠一边端茶倒水一边思量,媒人说他很有钱,要是真有钱的话倒可以考虑,图一方面也行。
      男人自我介绍说是一家炼油厂的老板,规模不大,第一任妻子病逝,留下一儿一女,都已成家,儿子现在帮忙打理家业。第二任妻子年纪小,骗了他二百万溜人,所以,最讨厌玩感情游戏。介绍给他的女人从二十五岁到五十岁的都有,他不喜欢太小的,不牢靠,想找个安安稳稳过日子的。嫁给他自然是不愁吃穿,玩乐也不在话下,不上班也完全可以。
      刘翠自我介绍说是某某医院的护士,离婚一年了,孩子判给了爸爸,不过很多时候都跟着她,离婚时婆家给了女儿一套房子,她现在暂时居住。原来的老公不正经,现在只想找个对自己好的人。
      居住的地方距离上班的地方远,男人问她怎么去上班。刘翠几乎没怎么思索说,坐公交。她不想说自己有车,在这方面她的反应异常敏捷,好不容易遇上一个有钱的当对象谈的男人,送车送房是大趋势。
      老男把她送回家之后,刘翠的兴奋劲上来了。
      二百万,没听错的话!那个女人真厉害!要是自己也有二百万多好啊!看来,他的确是有几个钱的。
      给“小弟”打电话汇报说遇到了一个大款,就是老了点,却带着几分炫耀。“小弟”没怎么吃醋,在那边笑着说:“哼哼,姜还是老的辣。”
      睡前,老男又打电话过来表示关心,问她明天上班需不需要他送。
      情场得意之人,满面春风。刘翠走路都摇曳生姿起来。
      老男来势汹汹,中饭晚饭都包办了,刘翠爱吃海鲜,这下子可过足了瘾,跟掉大海里一样。有点遗憾的是,认识七天了,他还没买过礼物送给自己,有钱人应该很大方的,首饰啊化妆品啊恶狠狠地送就成,只是吃也没什么劲!
      有一次,游玩归来,老男随口问,我昨天给你发信息你怎么不回?刘翠佯装道,什么信息?我没收到。小灵通信号不好。
      这时恰好经过一家手机店,老男停下车,非得给她买一个新手机,她嘴里说着不要不要,脚步却不由自主地跟了进去,在柜台前东张西望。老男看中了一款oppo,不到三千,刘翠心里美滋滋的,暗道,不错不错,赶紧掏钱吧!可老男却峰回路转,说还是不要在小店里买,改天跟她去大商场买个更好的。她心里暗骂,脸上依然堆着笑说:就是,说了不买了嘛!
      难不成这是在试探她?
      刘翠偷偷地到老男的工厂查看,跟他说的一样,不大不小的中型企业;也被老男邀请到家里,确是富丽堂皇,宽敞的大餐厅她尤其喜欢,不过,她看不惯家里古典式的风格,她要是成为这里的女主人,一定要田园一些,雇一个系着花围裙的保姆,为她准备丰盛的晚餐,点上摇曳的蜡烛,美妙啊!陷入幻想之际,老男拍她肩膀吓了她一跳,扫兴,烛光晚餐,对面坐着这么一个人,没劲!要是换成“小弟”该多好!
      她也有矛盾,其一,为了圆之前所撒的谎,只有撒更多的谎,这让她觉得累;其二,老男年龄大了,不知道对“那事”还感兴趣不?这些天接触倒还循规蹈矩,没兴趣正好,要是有怎么办?关上灯把他幻想成黎明能搞定吗?其三,眼看着他就老了,身体不好需要照顾怎么办?伺候他?这不成了佣人了吗?好好的年纪都被他糟蹋了。
      可是,她的决定在矛盾之前就下了,在没找到更合适的之前,先跟他混着,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也不错,指不定还能赚到房子车子呢!
    [ 2 ]   她好像忘了自己的年龄。
      七天的交往虽然短暂,但是他们的话题却非常深入了。这天晚上,在避风塘的大厅里,刘翠对着吃得有点厌倦的大餐唉声叹气,老男关切地询问,刘翠吞吞吐吐地说:“你年龄比我大很多,唉!说句不好听的话,走得肯定比我早,你走了,我怎么办?”
      “你放心,只要我们以诚相待,我不会亏待你。”
      “你有儿子啊,你的家业都要留给儿子的,现在厂里的事差不多都是你儿子在打理吧?”
      “我有一笔他们都不知道的存款,留给陪我到老的人。”
      “哦,谁那么有福气?”
      “呵呵,你啊!”老男半开玩笑地说:“等改天我们都别回家了,找个酒店住上一晚,你就没这么多担心了。”
      “又不是没地方睡觉,去酒店干吗?……这个笋真难吃,烂地瓜味!”
      “不会吃,呵呵,我去趟卫生间。”
      老男离开之后,刘翠心里暗骂,看来,还是有兴趣的,老不正经!真到了那份上怎么办?算了算了,主动投怀送抱做不到,半推半就或者还行,估计他也撑不了很久。
      卫生间,老男洗手的当儿,身后一白白净净的男人用胳膊肘撞了一下他,亲热地叫着:“爸爸,你也来吃饭啊!”
      “这么巧,和什么人一起来的?”
      “厂里的几个人,还有工商所的一个科长,你呢,几天没看见你了,忙什么?跟谁一起吃饭?”
      “跟一个朋友。”
      “我认识吗?要不干脆一起吃吧,我们在包间。”
      “算了算了,不方便。”
      “女的!呵呵,爸爸,也不介绍我认识。”
      “改天吧,你忙你的,我们一会就走。”
      “好的,注意身体,别喝酒啊。”
      年轻人没有马上回自己的房间,在大堂的拐角处目送着父亲走向了刘翠,当他把目光定在了她身上,愣住了――这个年轻人正是“小弟”。
      第二天晚上,刘翠焦躁地在家里朝着女儿发了一顿脾气,等女儿好不容易睡去之后,忍不住给老男打电话。整整一天,老男音讯皆无,之前的一周可不是这样的。
      “喂。”
      “小刘啊,怎么还不睡觉?”
      “你这不也没睡吗,忙失踪呢?”
      “呵呵,小刘啊,我也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算了吧,说得好听。”
      “不不,正事,我想了一天,还是跟你说清楚的好,我觉得……我们不太合适,你年轻貌美,我老头子了,还是不耽误你了。”
      “随你的便……”
      “认识一场也是缘分,以后还是朋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算了吧,您休息吧。”
      刘翠挂了电话,又恼又恨,说不合适的人应该是她啊!
      在床上辗转一番之后,她又掏出电话给“小弟”打了过去,响了两声对方就挂断了,等了二十分钟仍然没回信。
      “奶奶的!”她咒骂着,憋着气发信息说:不想交往就算,以后别再联系我!没舍得关机,等着那个可人儿回信讨好,最终没等到,她只空落落地坠向了虚无的梦里……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