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心得体会 > 正文

    女儿要离家|离家的女儿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8-12-27 20:54:38 点击:

      我女儿阿丽一周内就要去上大学了。她房间里堆满装有毛巾、女人穿的宽松上衣和牛仔裤的购物袋。   她不愿谈要走的事。   我说:“我会很想你的。”但她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房间。另一次,我用一种非常讨好的口气―那口气连我都很吃惊―说:“你想把你个人的相片都带到学校去吗? 或许你可以在学校里再照一些新的?”
      她极其不耐烦地答道:“我怎么知道?!”
      我女儿大部分时间都出去同她的朋友们在一起。昨天,是她与朋友凯瑟琳的最后一天。凯瑟琳是她从幼儿园就认识的人。紧接着又是她与沙拉禾、克雷尔、黑舍尔―的最后一天,随后就是与我的最后一天。
      我朋友凯伦对我说:“我离开家去上大学前的那个月,我同妈妈发了整整一个月的脾气。你得做好准备!”
      我站在厨房里,看着阿丽正做一杯冰茶。
      她的脸曾是那么开朗、自信,是那么亲近我。我绞尽脑汁想着要对她说些有意思的、温柔的话。我想告诉她,我非常喜欢她挑选的这所学校,告诉她,她的生活才刚刚开始,以及我为她骄傲等。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像是十分生气似的,以致我认为如果我开口的话,她一定会拿话噎我。
      一天夜里―我们之间已很长一段时间没讲话之后―我问她,我可是做了什么惹她不高兴的事或讲了什么惹她不高兴的话?她瞥了我一眼后说:“妈妈,没有,什么也没有,挺好。”是挺好,只是疏远了。
      以往,我们俩总是寻找各种机会联系。当阿丽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孩子时,每天下班后,我都要去幼儿园看她。一看到我,她就跑过来搂着我的脖子,把湿湿的吻印到我面颊上,然后,耳语道:“妈妈,再见!”
      在她十几岁时,其他父母都在为正在发生生理变化而躁动不安的女儿发愁时,我却很容易地解决了:我会突然出现在她们学校里,示意她逃学,带她去什么地方吃午饭,看电影,或在海滨散步聊天。听起来可能有点不合适,但在其他母亲和女儿们都很焦躁时,我们却十分亲密。我们谈论户外见到的每一件事情,那是我们对家人和朋友们都保守的秘密。
      她上中学时,我早晨总是同她一块起床。我给她准备一份午餐三明治,然后,我们坐在一块儿喝咖啡,等着6点40分学校大巴来接她。
      在她中学最后一年中有两次,晚上她关掉电灯,没睡着之前,我来到她屋里。我坐在她床边,她会主动告诉我许多事情:一个老师被调下一个年级,因为她很害羞不大敢讲话;班上一个男孩老盯着她看;她的一个朋友开始抽烟;她的嗓音变细了……几天后,她在电话里跟我重复我对她说的一些事情,告诉我她已经在照做了。但是,现在我们却仿佛成了不相干的两个人。
      我想要罗曼蒂克的会见。在我们出去吃午饭的地方,我们隔着桌子手拉着手说,我们将会彼此思念;我想要泪眼莹莹地回忆过去那甜甜的、令人难忘的时刻,以及偶然提出几个最后的建议。但阿丽在准备东西时,仿佛成了个无知觉的人。我上去拉她的胳膊,她推开了。她推掉我每次的邀请。她躺在她床上看《埃米利・迪克逊》时,我说,我也很爱看《埃米利・迪克逊》,结果,她合上书,也合上了眼睛。
      有人说,与你们的孩子越是亲密,他们越是要甩开你们,在社会上去寻找他们自己的位置。
      有的说得更令我伤心。曾经与她女儿度过一个困难时期,而现在她们十分亲密的一个朋友对我说,你的女儿会说:“我不知道。”有时我特别生气时,我真想走过去摇摇阿丽。我想说:“告诉我,否则你这是在折磨自己!”
      我甚至想说出所有母亲最感到恐怖的一句话:“想想我为你所做的一切。”后来的一天夜里,当我准备睡觉时,她来到浴室门口看我刷牙。我想我一定是在用她不赞成的方式刷牙。但过了一会儿她却说:“我想让你看样东西。”那是她学校里发的一本小册子。“它是给父母看的。”
      我看着她的脸,她大声读起来:“‘不要问你的孩子是否想家,’上面说,‘她可能感觉前几周挺糟,但你不要担忧。这是一个自然过渡期。给她写信,给她挂电话,并且给她寄些包裹。’”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她走过来,把她的头深深埋在我的肩上。我轻轻地抚摩着她的头发,静静地什么也没说,生怕我一说话,她就会逃走似的。就这样,我们在那儿彼此依靠站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重又粘到了一起。
      我知道还会有困难。很可能还会因什么事吵架。但是,我惊喜地在半夜站在这儿,我们俩都伤心地哭了,牙膏还粘在我嘴唇上,紧紧拥着,我没有时间擦,该走的时候,女儿会说再见的。
      (蒋惕吾、梁衍军摘自2002年6月12日《青年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