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心得体会 > 正文

    我爱面汤:怀孕爱喝面汤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8-12-27 20:54:10 点击:

         为什么叫面汤      我是个不幸的人。有教书的爸和妈,还有一个永远大嘴巴的死党晖。   是这样的,上初中时我妈做一大碗汤面,据说是看日本旅游节目学来的。那天我盛了一大碗面,又舀了一大碗汤,吃到半路,我还想加点汤,我的勺子在半空被老爸截住――教历史的老爸痛心疾首:“没想到我也养了个没远见的儿子!唉,天罚我,非我之罪!”加碗汤跟没远见有什么关系?
      老爸说,在日本永禄时代,北条氏康称雄关东,他有个儿子叫政。有一天父子俩在一起吃汤面,政公子和我一样吃着吃着加了碗汤,康爸爸就想,这孩子连自己能吃多少分量都不知道,将来一定没远见。30年后,由于缺乏远见,北条氏政为丰臣秀吉所灭,北条氏从此湮灭。北条氏父子没听说过,丰臣秀吉我还是知道的。可我愤愤不平。没远见?就为多加了碗汤?
      把我老爸打击我的这事告诉死党晖,我说:“我爸就是觉得我比不上隔壁的赵阳!我爸就是没事找事!我恨那碗汤!”死党晖问:“什么汤?”我大叫:“面汤!”
      从此死党晖叫我面汤。
      
      相亲是一件痛苦的事
      
      当然,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我长成27岁的大龄男青年,和中学时一样不求上进,守着一份政府工作醉生梦死。我仍和死党晖混在一起,这小子现在是某中学的青年骨干教师。把我比得一无是处的赵阳公子早已出国,到现在我爸还念着赵公子的名字。不过我已经习惯了。有什么好生气?用张大民来安慰自己,我平庸,我快乐。惟一不快乐的是爸妈都嫌我一天比一天老,他们安排一场又一场相亲。我说天啊,我是个男生,男生28可是钻石王老五呃,着什么急?
      我爸给我一记爆栗:“狗屎王老五!”我爸已经越来越放弃他为人师表的风度。我逃过很多次相亲,有天我妈说:“明天晚上不许出去。”然后我见到一个笑不露齿的MM,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细眉细眼,居然戴难看到极点的啤酒底黑框眼镜。我一看那眼镜就饱了,这样的MM我没兴趣。
      时代不同了,我们这帮男人越来越觉得银子难挣,有些女孩动辄找张饭票,我不想当谁的饭票,也当不了饭票―还是死党晖说的,找老婆,得找个省心的。当然了,才貌双全更好。“我们不介意吃软饭。因为我们懒。”这小子常常这样说。
      我对老妈说那个MM不适合我,老妈说:“哪点不适合?你说。”她老人家已经代表我回了话,说下周六请MM吃饭。
      天啊!
      
      怅然若失和气急败坏
      
      我决定带上死党晖,吓走那MM。看见她差点没认出来,难看的眼镜不见了,细眉细眼好像突然间有了着落。死党晖的手搭在我肩上:“哇,你马子?”我还没说话,MM已经开口,咦,很镇定,一点也没给吓着:“你叫郭小川吧,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并不想来,是我爸逼我来的。”我有点意外之后的轻松:“噢,原来那天你是故意的呀。”
      MM说“Sure”。MM说话时神气十足,平凡的脸蛋也变得不平凡。呀,她不戴那黑框眼镜,其实蛮好看的。三两句交代完,MM要走人。晖挽留她:“别这样嘛,大家都是年轻人。”MM笑:“难道你们不是为了让我走而来的?”MM消失了。死党晖啧啧感叹:“咦,居然有MM不甩你呃。意外,意外。”
      第一次觉得怅然若失。回到家老妈问我怎么样,我说:“人家看不上咱!”老爸说:“看不上你也用不着这么气急败坏。”气急败坏?我有吗?有吗?
      问死党晖,他想了半天,说:“男人都是这样的吧,总是喜欢得不到的骨头。”
      我记住了MM的名字:苏小曼。
      
      能干的苏小曼
      
      还真没想到苏小曼是星级酒店里的公关经理。死党晖女朋友冰冰的公司在她酒店办一个大型商务活动,晚上弄了个Party。我跟着死党晖混进去。没亲眼见到苏小曼指挥百来号人的大场面之前,打死我也不信这个弱不禁风的瘦MM竟然这么能干。那时我的嘴巴都有点合不拢了。冰冰说,苏小曼,外语系高才生,英语八级,在读MBA,业界才女,许多猎头公司挖“角”的对象。我的嘴巴真的合不拢了,合不拢嘴巴的我让冰冰拉了去见苏小曼。冰冰好像不知道我们相亲过,冰冰说:“小曼,给你介绍一个朋友,郭小川,很有前途的公务员。”
      苏小曼微微地笑。我注意到她化了个淡妆,虽然不是美女,但真的挺好看。我承认我脸皮厚,逮着机会居然问苏小曼:“那天,你为什么要戴眼镜,其实你不戴眼镜很好看的。”苏小曼还是微笑着:“我想让你看到我的心灵美啊。”我咳咳说:“瞧你说的,好像我看人只看外表似的。”苏小曼看我一眼:“难道不是吗?”
      她对我印象不好。难道她,看人也只看外表?
      对了,一直忘了说明一点,我虽然被叫做面汤,可是我这碗面汤,很好看。
      
      英俊不是我的错
      
      从初一开始就收到女生情书的我,不能不承认我这人是有点自命不凡。很快我从冰冰那儿打听到苏小曼评价我的话,好像我这种自命不凡的俊男,不是她喜欢的对象。她要找一个稳重的、可靠的、长得一般的男人。
      我知道我完了,从她不招人喜欢的黑框眼镜到她神气十足地说Sure,再到她指挥百来号人的干脆利落,我不知怎么就陷进去了。这MM,前后的反差太大,像一个谜,让你不得不猜下去―想猜下去的欲望像要中五百万彩票,啊,苏小曼。
      有一句话真的没说错,男人都是贱骨头,别人不甩他就来劲。我不断打电话给苏小曼。苏小曼十回里出来一回,在这一回里说:“郭小川,你是不是觉得居然有女孩不被你吸引很不服气?别浪费时间,我不是追星的小女孩,而你的魅力也早已无须证明。大家都是成年人。何苦来哉?”我老爸说,不要紧,他认识苏小曼的爸爸。
      那天我坐在她家客厅里狂拍她老爸的MP,苏小曼回来,眼神好像在说:“Stupid。”我真恨不能拿块豆腐撞死算了。
      
      你们俩真是天生一对
      
      真的想放弃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况我还是碗挺好看的面汤。没想到会有转机。
      那是2001年年底,我们部门接待南方某省的相关领导,头头指示,要办个像样的酒会,指定在苏小曼的酒店。我去和苏小曼商谈酒会的事,谈完了一起到大厅,居然有人叫我:“面汤!”我回头,MM的玉手拍上我肩头:“真的是你呀,面汤!”我张大了嘴巴,说实在的,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这MM―“我是你同桌的赵天爱呀。”在大厅里邂逅了同桌赵天爱。赵MM现供职南方一家电视台,漂亮前卫,很拉风。
      苏小曼说她先走。
      赵MM说:“你女朋友?”我说哪儿呀。赵MM笑:“她喜欢你。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她喜欢你。瞧她刚才看见我时的不高兴。”赵MM很肯定。我兴奋得要请她吃饭,赵MM说,凭她专业的眼光,苏小曼的眼神儿是骗不了人的。我又兴奋地请教:“那我应该怎么办呢?”“和我恋爱。”真不愧是做娱记的,赵MM立马制订了方案。
      于是那个酒会里,赵MM打扮得像个妖精和我出双入对。我们出现在苏小曼面前,苏小曼说:“你们俩真是天生一对。”
      
      我爱面汤
      
      事实证明岳父路线是绝对正确的,酒会之后不久,未来岳父就来电话,说小曼病了,让我去看看。推开门,小曼的枕头劈头扔出来:“谁要你假惺惺?”
      事实证明赵MM的方案也是正确的,从来都是公关风度的小曼 冲我扔枕头呀。我假惺惺地给她做了碗面汤。端进去的时候我说:“别扔别扔,我放下就走。”我真的放下就走了,临走时大喝一声:“赵天爱不是我女朋友!”
      小曼的病好了。她接着做一个商务活动,我等她到晚上11点。看见我她有点意外,我说:“送你回家吧。这么晚了,你爸爸不放心。”那天我第一次问起她妈妈。小曼说,她妈妈很早就去世了,这么多年,她和爸爸相依为命。我好像有点明白了她为什么这么能干。
      那天气氛很好,我突然就开口说:“其实你喜欢我,为什么不承认?”小曼说:“我喜欢你?”她大笑。“我为什么要喜欢你?因为你长得帅?”我不笑:“因为我对你好。”她愣住:“可你第一次见我,看都没多看我一眼。”她耿耿于怀。
      “我不否认男人也很虚荣。可谁叫你一上来就要试人家的心灵美?心灵美这种东西是不能试的,因为爱美是人的天性。可我不喜欢你的黑框眼镜并不代表我不懂得看你的内在……”话还没说完她就爆笑,笑得喘不过气来。她边笑边说,冰冰说得一点儿也不错啊。冰冰说了什么不错?当然还是那句,男人都是贱骨头。
      我这名帅哥追了她快半年,事情的真相却是,这个女登徒子一早看上我,知道我这个贱骨头自命不凡,就和冰冰制订了以上追男仔方案―
      “我爱面汤。”“很爱很爱的呀。”“爱面汤什么?”“当然是爱上你英俊的脸,难道还爱上你的心灵?”
      唉。老爸没说错,我这碗面汤真的是缺乏远见。
      (郝建国摘自《人生与伴侣》2002年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