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小学一年 > 正文

    姐弟恋永远是一场撕扯心肺的痛:突然肺痛,撕扯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2-11 04:30:44 点击:

      八年后,当云阳再一次梦一般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的心因惊喜而战栗,我好像突然发现,为了这一刻,冥冥中我期待已久……   霸气“弟弟”爱上了我
      八年前,时年30岁的我和22岁的云阳曾有过一次伤心的恋情,那时的云阳刚走出校门来到医院实习,成为我的助手。他不但外表俊朗,而且因对专业的执著在业务上也很出色。如果撇开年龄上的差距,我宁愿不当他的指导教师,而把他看成一个让我欣赏的异性。云阳也从不排斥我这个老姑娘,由于工作的关系,我们经常一起进出,一起上影院下馆子,每一次都很开心。不知不觉,云阳不喊我“老师”而改喊“姐”了,我也隐隐感觉到他目光的变化,但那只是一闪即逝的念头,这怎么可能呢,我比他大八岁啊,虽然我也喜欢这个多少还有些稚气的青年,但从不敢往纵深想得太多。我的父母也婉转地提出忠告,我迟迟未决的终身大事尽管已成为一块心病,但他们也不容我做出有悖常理的事情。
      有一天去餐厅,云阳突然掏出一张照片递给我说:“姐,她是我大学同学,你看看怎么样?”我一看,照片上的女孩青春乖巧,不知为什么,我竟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原来他早有对象了,我那些隐忧都是多余的。我祝贺他,并且胡乱夸奖赞美着照片中的女孩。云阳却说:“姐,说那么多干吗,如果这辈子没遇上你,也许我就认了!”他终于表达了他的意思,我嗔怪地看着他,埋怨他不该乱说,但云阳却火辣辣地进一步问:“姐,你为什么一直不找男朋友呢?”这话题涉及到一个女人的隐私,要是换一个人来问,我一准没好气,但从云阳嘴里说出来,却有一种被关心的感觉。我故作轻松说:“也许这辈子还没遇上合适的吧!”云阳一下变得调皮起来,他扮了个鬼脸,好像我没找到对象是件开心的事情一样。他说:“我推荐一个人选,保证你喜欢!”他又拿出一张照片,交到我手里,我瞥了一眼,马上沉下脸佯装生气的样子,心头却嗔骂道:“该死的云阳,居然拿姐开涮!”但说出来的却是:“云阳,这是为什么呢?姐都30岁了!”
      这一次的试探,并没有让我们的关系变得明朗,我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也许我宁愿这种关系暧昧一些。但云阳产生了错觉,我的不表态被他当成了一种默许,他开始变得主动起来,送我鲜花送我香水,大街上很霸气地要我挽着他,两人独处时则喜欢从后面环着我的腰,亲吻我的颈部和发梢。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被异性如此亲近过,所以有时也情不自禁。每当这时,云阳就像受到鼓舞一般,嘴唇在我的身上游动,双手也不再老实。有好几次我的防线基本上就瓦解了,我甚至想,他这么痴,就由他任性吧,既然喜欢他,就别伤了他的自尊。

      交付身体留下痛苦

      最终还是我的父母不肯沉默了,他们对我们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公开表示反对。我既不想让父母伤心,又不愿意云阳难受,真的两难。有一天,我约云阳到宾馆,这也是我第一次背着人到宾馆开房。云阳如约来了,我上前一把抱住他说:“云阳,你真的喜欢姐?”云阳不回答,只是点着头,他好像被我的问话和眼前的气氛镇住了。我柔情顿生,主动亲吻他,我说:“云阳,来吧,你喜欢姐,今天姐就把自己交给你!”云阳反而更显得局促,虽然他眼里流露出渴望,却表现得犹犹豫豫。我温柔地躺下,解开胸衣,露出最圣洁的地方。云阳开始很谨慎,像一个害羞的小孩,渐渐才变得放肆起来,很新奇而又兴奋地吻着我。看他这样,我才不紧不慢地问:“你和女朋友的关系有进展吗?”云阳似乎愣了一下,心不在焉道:“我已经去信了,解除我们的关系!”我捧着云阳滚烫的脸颊热泪盈眶,我说:“不,云阳,你应该珍惜,姐再好,这辈子也要嫁作他人妇!”云阳像被当头泼了盆冷水,猛地抬起头:“为什么?”我一动不动,尽量平静地说:“姐要嫁人了,你也应该有自己的归宿!”云阳显然受不了这一突变,他揪着自己的头发不断地问:“这是为什么?我哪儿做错了?”看着他受伤的样子,我差点就心软了,告诉他这一切都是我胡诌的。我说:“你没错,爱一个人是你的权利,但你还年轻,还缺少定力,如果十年八年之后还爱着姐,你再来找姐吧!”天知道这番话我是怎么说出口的,看着刚刚进门还一脸阳光的他转眼间就如遭霜打,我的心也冰凉冰凉,但不这样我又该如何收场呢,我不能为了短时的欢娱,而害了两个人的今生啊!
      为了让云阳彻底摆脱杂念,我狠着心在最短时间内答应了由父母撮合的一门亲事。结婚那天我热泪盈眶,我不曾想到,自己曾经坚守的爱情堡垒,会这么脆弱地就被倾覆,到头来我依然做了一个不能免俗的女人。而那段时间云阳显得十分沉闷,他每天埋头工作和书本,半年后,憋足劲居然考研成功,而且一去就没了音讯。后来隐隐听人说,云阳研究生毕业后没有回成都,而是去了相隔几百公里的重庆。也许他想逃避什么,就像我一样。

      八年之后重燃爱火

      但世事难料,八年后,云阳又站在了我的面前,那个曾经稚气的大男孩,如今在英气中更透出几分成熟。让我不可思议的是,我就像昨天还和他见过面一样,感觉非常亲切。当他告诉我住的宾馆,并约我晚上见面时,我毫不迟疑,一口答应下来。
      下班后,我心情复杂地赶回家,告诉老公今晚我有聚会。老公那会儿正在他热衷的厨房里卖弄手艺,每天做三顿可口的饭菜已被他当作分内事。我老公是一个公务员,性格上没有什么棱角,能照顾好老婆女儿的生活起居是他最开心的事情。从结婚到现在,我们几乎没有红过一次脸,连每周一次的性生活都像例行公事,碰上我不愿意,他也不勉强。我曾试图把这看成是一种家庭生活的理想模式,虽然没有激情,但是却稳定,风平浪静,波澜不惊。趁老公做菜的工夫,我走进盥洗间,站在镜子前,端详着还算漂亮的脸蛋,轻抚着虽有些松弛但仍不失丰满的乳房,心头涌起一股说不清楚的情愫,八年后的今天,我还是那个让云阳心仪的女子吗?
      我设想过无数种重逢的场面,但仍然被他排山倒海的拥吻震住了,八年的隔阂似乎根本不存在,我迅速消失在他宽厚的胸膛里。云阳抚摸并审视着我,好像在判断我身上有什么变化,只听他喃喃地说:“姐,你曾经说过,如果十年八年之后我还爱你,就来找姐!”我惊呆了,没想到当初的一句托辞,现在竟被当真了。但我仍充满忧虑地说:“云阳,姐已经38岁,不值得你留恋了!”云阳用吻堵住我的嘴说:“不,在我眼里,你永远像过去那么完美,八年前我们是不敢爱,八年后你还要拒绝我吗?”云阳的话让我感动,让我迷醉在瞬间的眩晕里,我在热泪中迎合着他的亲热,仿佛八年的光阴都要在这一刻弥补回来。
      这之后,我对云阳多了一份牵挂,彼此经常通过电话来互述衷肠。我也知道这种以姐弟为掩护的关系是自欺欺人,可八年的相思一旦点燃却欲罢不能。终于,当云阳要我去重庆见面时,我再一次对老公撒了谎。

      爱到尽头覆水难收

      我和云阳在重庆如期见面。但这次见面却出了意外,当我们从宾馆出来时,一个娉娉婷婷的女人多少有些落寞地站在宾馆外,一直看着我们俩。从云阳惊愕的眼神中,我立马读懂了那是他的妻子,我也认出了这就是云阳要我帮他参谋的“女同学”。说实话,他妻子比当年照片上更妩媚更动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会输给我,可她却抓不住丈夫的心,我不禁感到有些悲哀。
      应该承认,云阳的妻子极富涵养,她并没有大吵大闹,而是非常礼貌地走上来对我说:“听云阳说,他一个大姐从成都过来了,我专程来看看!”有了这台阶,云阳才顿时轻松下来,马上顺势说:“不错,我刚给大姐在宾馆安排了房间,正想叫你一块儿吃饭呢!”危机虽然暂时缓解,但那顿饭却吃得很尴尬,我和云阳有话不能说,和他妻子却不知说什么。直到吃完饭,云阳去埋单时,他妻子才趁这空隙和我讲了几句。她说:“其实,刚才在宾馆那儿,我是看着你们走进去的,我一直等在外面!”我讪讪地问:“你都知道?”女人说:“怎么说呢,除了女人的直觉,有好几次做爱,他都喊着你的名字!”我僵在那里,一时无语。女人又说:“我本来想理解云阳,他从小由母亲一手带大,有很深的恋母情结。如果他喜欢你,并且把这种感情寄托在一种精神上,我也理解,只要不落俗套我就不会受到伤害。但近来他变了,开始玩真格的,既然这样,为什么又要瞒着我呢?直接告诉我,我承受得了!”我望着这女人,不知为什么,在她的大度和镇定面前,我感到很惭愧。
      第二天一早,我提前坐上了返程的大巴,云阳来车站送我,有了昨天的意外,云阳的锐气减了大半。当我强撑着和他挥手作别时,云阳嘶哑着嗓子喊:“姐,你这辈子多保重!”我潸然泪下,云阳,我亲爱的人,如果八年前姐选择了你,虽然我无法判断今天的我们会是什么样子,但至少我们可以过一段荡气回肠而非平淡如水的日子,但是今天的我们毕竟不同了,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爱可以游离于家庭和责任之外呢?我不为已经发生的事后悔,但我要为没有发生的事负责,命里注定我们只能像两条铁轨,即使偶尔在某个车站交汇,但最终还是要分开,而且永远。
      编辑/戴李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