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小学一年 > 正文

    绝对善良,残疾乞丐百元捐款感动深圳|善良女子帮助三个小乞丐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2-11 04:30:40 点击:

      一位靠乞讨谋生的残疾乞丐,在意外得到了100元施舍后,他的表情与反应会是什么?相信绝大多数人给出的答案是:乞丐惊喜异常,然后迫不及待将现金揣进口袋里。错!有这样一个乞丐:在刚刚得到100元的施舍后,却慷慨地直接将钱塞进了身边不远处一个为某女患者设置的募捐箱里――这不是电影中的情节,而是不久前发生在深圳街头的真实一幕。
      本身就属于被救助行列的他,为什么会做出如此惊人之举?是一时冲动所为,还是有什么背后的故事?2006年11月28日,记者飞赴深圳,采访了这位河南籍的残疾乞丐。谈及自己把乞讨所得转捐给别人的初衷,这位乞讨者坦言相告:没有原因,我想,那个在医院的病人可能比我更需要钱。

      救助“爱心美眉”,深圳网友街头募捐

      “绝对意外,绝对震惊,绝对感动。”2006年11月28日下午,深圳著名网友“八分斋”在见到记者后的第一句话,就接连用了三个“绝对”来形容自己对“乞丐捐款”事件的态度,“当时,很多网友以及在场的许多围观市民都感动得落泪了。他们说,一个看起来卑微甚至猥琐的乞丐,给所有人上了一堂课,那堂课的名字叫做人。”
      “八分斋”口中的乞丐就是陈春伟,一个从小残疾、已经20岁但身高不足1米、因家庭贫困跟随父亲来到深圳的河南籍乞讨者。
      2006年11月20日(周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网友“八分斋”和两百多名热心网友相约来到深圳华强北儿童世界附近。他们此行是自发组织的,目的是为一名叫“玲玲”的网友募捐。玲玲是河北邯郸人,在深圳一家工厂打工,半个月前,因为血管崩裂造成脑溢血。虽然只是个普通的打工者,但生活中的玲玲却十分热衷公益事业,参加工作以来,曾多次参加过为其他人组织的募捐活动,而且在自己收入并不宽裕的情况下,先后为希望工程、救残助残等捐款千余元,因此,在网络上被大家亲昵称为“爱心美眉”。
      但奉献爱心并没有使不幸远离。病发后,大家才知道她家中的实际情况:父母都是农民,除了种地几乎没有其他经济来源,经济十分紧张。一方面是病情的紧迫,必须在短期内凑够至少20万元的手术及住院费用;一方面是费用的紧张,根本拿不出钱来用作治疗,昏迷不醒的玲玲生命危在旦夕。
      “曾经热心助人的网友,如今命悬一线,我们不能眼看着这么一个善良姑娘的生命被死神夺走,请有爱心的人们伸出援手!”得知这一情况后,玲玲的一些朋友在倾其所有凑了部分的医疗费用后,无奈之下在网上发布求援信息。就在这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深圳著名网友“八分斋”看到了这则帖子。向来以“为弱势呐喊”闻名网络的“八分斋”在详细了解、证实了玲玲的情况后,联合了几位当地的知名网友南山飞狐、任我独行、邯郸剑士、小辣椒啊等,再次发出倡议,希望大家为这个善良的姑娘捐款。倡议发出后,立即得到了广泛的关注,近200位网友网上热议后,决定在深圳街头为玲玲组织募捐。后经与当地有关部门协商,募捐地点最终确定在深圳华强北儿童世界附近。
      采访中,“八分斋”回忆起当时现场的情形:11月20日上午,近200位事先沟通过的网友,陆续来到了募捐地点。简单分工后,一部分网友开始摆放桌子,放置募捐箱,并悬挂起了一个提前制作好的横幅;另外一部分网友开始拿起宣传单给经过的市民派送,而包括“八分斋”在内的十几个有才艺的网友,则弹起了吉他、吹起了长笛,希望能引起人们的关注。由于所有人的精力都集中在募捐上,很少有人注意到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乞讨者――看不出年纪,但个子很小,没有穿上衣,身前放着一个破烂不堪的小碗,样子显得很猥琐。

      绝对意外,残疾乞丐现场捐款100元

      募捐活动在继续,“八分斋”和网友们的热情在继续,深圳街头一如既往,繁华、嘈杂,人流、车流、高楼……
      中午时分,另外一批得知“八分斋”等人在此为玲玲组织募捐的网友,也自发赶了过来,其中一位公司的经理还给大家送来了丰盛的午餐。“八分斋”和众多网友随意吃了点午饭后,趁中午时分人流最为集中,又投入了激情的募捐活动中――上午的募捐情况不太理想,他们想再加把劲。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期间,由于一个朋友有急事找他,“八分斋”离开了一会儿。可由于担心募捐现场出什么事,大约半个小时后,“八分斋”又匆忙赶了回来。此时,已经到了下午3时许。
      不知是因为前期准备工作不足,还是选择的位置不理想,募捐活动始终得不到路人的积极响应。“八分斋”等人有些着急了,几个网友经过现场商量,决定改变策略,变等待捐助为主动走向路人说明情况,从而争取捐助。然而,就在他们商量好了下一步方案,即将实施的时候,一个意外的场面出现了――意外来自于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乞讨者。
      大约下午3点20分左右,不远处的街口相约走来了几位外国游客模样的中年人,考虑到如果说服这些外国朋友,或许能有意外收获,“八分斋”和另外两个网友相视一眼迎了上去。还没等他们开口,几个外国朋友却直接走向了离募捐箱不远处的一个残疾乞讨者。
      来到乞讨者跟前,几个人相互交谈了几句后,其中一个中年游客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轻轻地放在那个残疾乞讨者身前的破饭碗里,然后遗憾地向“八分斋”等人耸了耸肩,转身离开了。
      募捐当然要尊重别人的选择,既然外国朋友愿意救助乞讨者,他们也无话可说,“八分斋”和网友只好转身回到了募捐箱跟前。离天黑没有多少时间了,募捐要抓紧进行了。可就在他们没回过神的时候,那个一直坐在地上、刚刚得到了100元施舍的乞丐却站了起来。小乞丐看样子似乎很腼腆,起身后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一瘸一拐地向募捐箱走来。
      “八分斋”诧异了,在场的其他网友们诧异了,围观的路人也瞬间安静了下来,他们不知道这个乞讨者要做什么。
      一步、两步、三步……好像很犹豫,短短30米左右的距离,小乞丐至少走了有5分钟。终于站在了募捐箱跟前,小乞丐有些不知所措地又环视了一下周围,然后从身后抬起了一只手,手里攥着那张外国朋友刚施舍给他的百元大钞。紧接着,他有些慌乱地把那张百元大钞塞向了募捐箱的入口。可是,由于过度紧张,那张百元大钞竟然怎么也塞不进去。几位敏感的网友忙不迭地举起了手中的相机,摁下了快门……
      钱终于塞进了募捐箱,小乞丐好像长出了一口气,然后低着头、踉跄着、快速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回原地后,他好像是有些害羞,再也没有抬起头来。个别细心的围观者注意到了这样一个细节,小乞丐回到原地后不停地用手擦拭眼睛――他在流泪。
      人们呆了。这是怎样的惊诧?这是怎样的突然?这是怎样的出人意料?一个靠乞讨谋生的残疾乞丐,竟然在得到施舍后的瞬间,将钱捐给了一个他未曾谋面的患者?
      为什么?怎么了?怎么可能?疑问一个接一个而来,但掌声却响了起来,不少在场的女网友和一些旁观的老同志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不论什么原因,就冲着刚才的一幕,眼泪、掌声甚至欢呼都不过分。
      “八分斋”说:我亲眼目睹了当时所有的情形,从他努力想把那百元大钞塞进募捐箱开始。我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真实的一切就在我还恍惚间发生了――一个在平时肯定会被我形容为“猥琐”的乞丐,却做出了这么一件称得上“震撼”的事情,我的思维在瞬间空白,立刻变得复杂无比。感动得想落泪的同时,又觉得无比辛酸,这大概会是我今生记忆里最深刻的一幕。

      深圳的感动:那个乞讨者是我们的骄傲

      “我大概是下午快4点半左右回来的。当时第一印象是:出事了,因为春伟一直低头坐在原地,身边围了很多人。”陈寿学说,“我赶紧拉着他跑出去很远,回头看了看没人跟上来才追问原因,但他却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他说,好多人给他捐款,大概有四五百元。好好的为什么会有人一下子给乞丐这么多钱?我也愣了。接下来我才了解了全部情况,他说,因为他把一个外国人施舍给自己的100元捐给了一个患病等着救命钱的姑娘……”
    [ 2 ]   采访中说到这里,陈寿学看了看身边的儿子骄傲地笑了,“尽管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捐款,但我知道,我儿子做了一件对他来说意义非凡的大事。”
      陈寿学今年43岁,河南省新蔡县顿岗乡吴湾村人,20岁的陈春伟是他的大儿子。几年前,由于家境贫寒,患有侏儒症的陈春伟在一个同乡的介绍下,跟随一个所谓的杂技团开始在全国各地演出。谁料,那个杂技团只是把残疾的陈春伟当成了赚钱工具,使得他在打工期间遭受了非人的虐待。坚持了一年多之后,读过几年书的陈春伟偷偷跑了回来。但家里还有两个年幼的妹妹,以及一个最小的同样残疾的弟弟,回家之后除了贫穷还是贫穷。无奈之下,父亲陈寿学带着这个残疾儿子放弃了当地政府给他们的资助,开始了走南闯北的捡破烂、乞讨生涯。用他们的话说,一来这样能混口饭吃,二来还可以积攒些钱照顾家人。经过大约两年的流浪,父子俩最终来到了深圳。
      2006年11月20日(周日),上午10时许,陈寿学带着残疾儿子陈春伟从深圳市罗湖区建设路的桥洞下(他们的临时栖息地)一路来到了华强北儿童世界附近。感觉人流很多,儿子陈春伟就挑了一块行人较多的地方坐下开始乞讨,而父亲陈寿学则开始在附近捡垃圾。临分手时,陈寿学和儿子约定,下午5点之前在这里集合。而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离开后不久,自己的残疾儿子就做了一件出人意料的大事,等他背着满满的一塑料袋汽水瓶、废旧报纸回到儿子身边时,他们父子已经成了焦点人物。
      陈春伟说,在自己当场把外国游客施舍给他的百元大钞投入募捐箱之后,一直比较冷清的募捐现场突然热闹起来,市民不仅踊跃为“玲玲”捐款,还纷纷来到了自己跟前进行了捐款。没多久,当地一家报社的记者也赶来要求采访。自从记事以来,除了被人欺骗就是遭受白眼,陈春伟哪里遇到过这样的场面,又惊又吓,不知所措的他也就只会低头抹泪了。用他的话说,我只是把别人给我的100元给了一个病人罢了,没想到闹出这么大动静。
      听完儿子断断续续的讲述后,陈寿学忍不住哭了。是啊,作为一个长期以来被人鄙视的乞讨者,尤其是作为残疾人的儿子,能做出这样的举动,他这个当父亲的除了感到开心,更多的其实是辛酸。是啊,孩子自从出生以来,估计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礼遇,甚至从来没有一件能让自己自豪的事情。或许,这次的捐款行为,会成为儿子这一辈子最深刻的记忆。
      第二天,深圳的一家报纸以“小乞丐乞讨得到100元,转手捐给患病者”为题刊发了这则消息。尽管这则消息短短的不到1000字,但整个深圳却沸腾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很多人连父子情、姐妹情都不屑一顾,一些传统的价值观念正在逐渐动摇甚至消退,可一个自己也属于救助之列的、不起眼的河南乞讨者竟然做出了如此令人不可思议的举动,到底是为了什么?
      很快,有人找到了乞讨中的陈春伟――他们怀疑,或者说他们认为这是一场特区常见的炒作秀,但当他们看到了这个残疾乞丐的现状,看到了这对父子沿街乞讨露宿街头的真实后,怀疑打消了。更多人找到了乞讨中的陈春伟――他们想要探寻答案,或者说他们想要解开心中的疑惑,可他们只听到了这么一句话:凭什么乞丐就不能捐款?那个医院里的病人比我更需要钱。这好像不是答案,但再也找不出比这个更能让人信服的回答了。
      于是,第一次,陈春伟和父亲听到了深圳市民这样的夸赞:你们是深圳的骄傲。于是,第一次,这个中国最繁荣最前沿的特区,发出这样的声音:一个河南的乞讨者――陈春伟,感动了深圳,并将继续感动所有人。
      躺在病床上不能说话但意识清醒的玲玲哭了,拉着妈妈的手,用力紧握。看着女儿的表情,妈妈哭了,她惊讶并同样感动于陈春伟的捐助行为,她也知道女儿想说什么。报道出来后的当天下午,这位妈妈在几位热心市民的陪同下找到了正在街头乞讨的陈春伟,执意要将那100元返还。再三推辞下,陈春伟憋出了一句让在场所有人都诧异的话:如果不嫌弃我就收下。我老家也有生病的弟弟,因为没钱治疗,所以我和爸爸出来乞讨。但我们知道这样救不了他,就让我为那个医院里的姐姐尽份力吧。
      于是眼泪再次弥漫,于是感动再次升级,一个乞讨者的简单心愿让11月的深圳变得火热。
      越来越多的人前来寻找陈春伟,然后从陈春伟身边离开后前往医院看望玲玲。他们说,陈春伟的举动让我们感到羞愧,我们应该而且必须表示我们的敬意。他救助了玲玲的100元,我们应该找个方式补偿,比如捐款,对,不是施舍是捐款,在这个看起来矮小的乞讨者跟前,我们再没有谈施舍的资格。然后,我们应该去医院,去看看那个连陈春伟都能无私捐助的姑娘,为她的生命延续出份力。深圳的感动在继续,陈春伟的生活在继续,早出,晚归,沿街乞讨,露宿街头……
      “和捐款前有什么不同吗?”记者问,陈春伟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说:有,捐款之后,更多的人看见我们都在微笑,很多人主动跟我和爸爸打招呼呢……

      乞讨者心声:如果有可能,我还会捐助

      “如果有可能,如果没有人把我们当怪物一样看待,如果我们的那一点钱能给更多人带来希望,我还会捐助。”2006年11月28日晚上8时许,记者在当地媒体同行的帮助下,终于在深圳罗湖区的一条街道上找到陈寿学父子时,他们正准备离开,准备返回他们刚寻找到的一处立交桥下的家。而在和记者说这番话时,陈春伟还一边和几个认识他的街头商店老板打着招呼,看得出,尽管还是乞讨者身份,但由于有了那次捐款,父子俩说话时的声音更大了,脸上虽然依旧满是灰土,但笑容很甜。
      尽管和内地相比,深圳现在的天气还相对温暖,但晚上8点的风已经有了凉意,父亲怜爱地从身后装垃圾的塑料袋里取出了一件外衣披在了儿子身上,那是刚捡来的。一边走一边闲聊,忽然,陈春伟孩子般笑出声来,然后回头询问父亲陈寿学:“爸爸,玲玲的妈妈好客气,非要塞给我500元,我没要,跑了。玲玲能说话了,但只是拉着我的手不停地哭。原来她只比我大一岁呢。”
      看到记者诧异的神色,陈寿学连忙解释了原因。原来,自从第一次捐款后,陈春伟一直惦记那个叫玲玲的病人。11月27日一大早出来刚开始乞讨时,当初采访他们的一个报社记者来做后续报道,陈春伟就腼腆地表达了自己想去医院看望玲玲的想法。感动之余,那位记者亲自领着他们找到了玲玲的病房。病房里,玲玲的妈妈以“玲玲的救命恩人”身份介绍了陈春伟,在场的所有人都报以热烈的掌声,而自从走进病房那一刻开始,玲玲就一直拉着陈春伟的手,泪水不停地流淌。虽然前后只在病房呆了不到5分钟,可陈寿学说,儿子像中了彩票一样兴奋了一整天。
      “能给别人捐款,能帮助别人,高兴吗?”记者问。
      “高兴,真的。从来都是别人救济我们,好像我们这些人除了会乞讨别人的施舍外,其他的什么也没有,比如爱心,比如同情心。其实不是这样。更多的时候,我们的确不能给别人什么帮助,因为我们拥有的很有限。那一天,听了很多人在宣传玲玲的情况后,我第一个感觉就是,她病了,很重,比我可怜,我就想,可不可以多乞讨一点然后攒起来捐给她?”说到这里,陈春伟停了下来,半响不语,许久才又开了口,“但我有顾虑,不是怕捐了之后爸爸骂我,而是担心捐款时那些人会不会嘲笑我。正好,一个外国人给了我100元,我想这100元也救不了家里患病的弟弟,还不如全部捐给玲玲吧,或许她更需要这笔钱……”
      “还好,那些人没有嘲笑我,反而给我鼓掌。在把钱塞进募捐箱转身回来的时候,我被自己的举动感动得哭了。这是我第一次捐款,这是我第一次被那么多人夸赞,我很幸福,很紧张……我想,如果以后有机会,我还会继续捐款,行吗爸爸?”说着,陈春伟看了看身边的父亲,声音哽咽了。而一旁的父亲再也忍不住泪水,扭头跑到了马路边,蹲在一丛冬青旁难以抑制情绪地抽泣了起来。
      不忍再问了,站在夜幕中的深圳街头,通过镜头观察着这对特殊的父子,记者眼角也湿润了。是啊,爱心无界限,爱心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哪怕,作为乞讨者的陈春伟是在冲动的心理状况下捐款的,但就是那一刻的善良也足以让所有人震撼。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摘录或上网)

      补记:截至发稿时,记者从陈春伟的老家河南省新蔡县顿岗乡吴湾村获悉,在得知陈春伟深圳捐款的义举后,当地有关部门已经立即着手对其家人进行了救助。当地有关负责人表示,一定会尽力解决他们面临的难题,争取让陈春伟的弟弟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
      编辑/洪晓静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