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小学一年 > 正文

    [见证儿女孝心,老父诈死考验引发离奇官司] 离奇的官司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2-11 04:29:48 点击:

      为护保姆,   夫妻离异父子反目   1996年12月的一天中午,湖南省怀化市某公司销售科长吴征国请客户到一家酒楼吃饭时邂逅了江梅。时年35岁的江梅是贵州省凯里市人。由于没有生育,她离了三次婚。1996年3月,江梅来到怀化打工,由于前几天患病卧床不起没能上班,老板就要解雇她。
      吴征国见江梅很可怜,于是决定将她聘为保姆,对此江梅很感激。
      吴征国要请保姆不是一时冲动。妻子张玉芳多年来体弱多病,家务活大都由吴征国承担。几个月后女儿吴莹又要参加高考,加上近期公司正准备提拔他当副经理,如果自己老是顾家,别人也会说闲话。
      然而,当吴征国将江梅带回家时,却遭到了妻子的冷脸。原来张玉芳由于身体原因,多年来没与吴征国同房。几年前,久旷的吴征国与本公司一位女工发生了一次出轨事件,虽然在张玉芳的闹腾下吴征国从此安分守己,但张玉芳对他还是不放心。
      吴征国苦口婆心地劝说妻子,好不容易张玉芳才答应下来。
      江梅的到来减轻了吴征国的负担,吴征国全身心投入公司工作。1997年3月,52岁的吴征国被提拔为公司的常务副经理。同年6月,女儿吴莹又如愿考上大学。
      突然,张玉芳以现在家庭事务减少为由要解雇江梅。吴征国认为自己比原来更忙,不同意解雇江梅。看到东家夫妻俩经常为自己发生口角,江梅于1997年8月的一天准备坐火车回凯里。
      吴征国紧追至火车站挽留江梅,深受感动的江梅决定留下来,但她不想再进吴征国的家。吴征国于是安排她当自己公司的临时清洁工。
      当张玉芳得知江梅在丈夫所在公司当临时工时,不禁恼羞成怒,经常到公司无理取闹,还到处宣扬吴征国包二奶的“丑行”。
      张玉芳还将此事告诉了上大学的女儿,不明真相的吴莹写信将父亲大骂了一通。已参加工作的儿子吴钢与吴荣在母亲唆使下,也不分青红皂白来到父亲的公司当众羞辱父亲与江梅。妻子与儿女们的荒唐举动让吴征国内心深受伤害。
      1997年11月的一天,吴征国对江梅说要与妻子离婚准备娶她。江梅一听急忙拒绝。后来吴征国又几次提起,她都不答应。为避嫌,江梅还从公司辞职,到一家砂石厂打工。1998年3月,吴征国起诉要求与张玉芳离婚。听到消息,江梅劝吴征国再三考虑,吴征国只得将自己近二十年来没有与张玉芳过夫妻生活的隐痛全告诉了江梅,江梅不禁震惊了,对吴征国的遭遇深表同情。
      由于吴征国在法庭上没有向法官吐露自己的婚姻实情,而吴征国的“风流韵事”又闹得满城风雨,法院于是判决吴征国与张玉芳离婚,房屋与家庭财产全部归张玉芳所有。
      离婚后,吴征国到市区临时租了一套住房。1998年10月,吴征国与江梅到民政局登记结婚。
      看到吴征国迫不及待地与江梅结了婚,张玉芳更坚定地认为,他们一定早有私情。于是她决计报复,不但到处向亲朋好友宣扬吴征国老不正经,还怂恿儿女与父亲断绝了关系。

      创业成功,
      病榻前儿女争尽“孝”

      虽然吴征国净身出户,但江梅心里一点也没有责怪他。她决心要与吴征国风雨同舟、共建家园。怀着这种想法,她不但在生活上对吴征国进行精心照料,而且以自己的全部激情抚慰吴征国荒芜多年的心灵。自从与江梅结了婚,吴征国仿佛年轻了许多,身心愉悦,工作起来风风火火。
      但吴征国内心也有难言的苦衷。三个儿女身上,倾注了自己无数心血,可如今,他们都不与自己相认!深知吴征国内心伤痛的江梅于是经常劝吴征国要主动与儿女们进行沟通,吴征国多次主动与儿女们联系,但没有任何效果。
      为了重续亲情,夫妻俩协商决定领养一个孩子,希望从孩子的身上找回曾经失去的亲情。
      2002年10月,江梅将妹妹4岁的女儿刘梦雨收为养女,看到养女活泼可爱、善解人意的模样,吴征国非常喜爱。养女的出现让吴征国忘掉了失去儿女亲情的痛苦。
      2003年5月,吴征国从公司提前退休,利用自己熟悉的客户网络开公司做生意赚钱。当年8月,吴征国到工商部门注册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江梅带着女儿与吴征国到公司里一起吃住,尽力帮助丈夫打理生意上的琐事。在江梅的支持下,公司的生意渐渐有了起色。一年过后,吴征国在怀化市区购买了一套住房。看到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住房,江梅紧紧拥住吴征国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2004年9月,吴征国公司的生意越做越大,利润成倍增长。到2006年3月,公司的市值就达到200万元。他的存折上,有了近60万元的存款。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吴征国享受着江梅母女俩给他带来的天伦之乐时,2006年6月,他突患中风住进了医院。
      在吴征国住院期间,为照顾好丈夫,江梅带着女儿与丈夫住在一间病房,她与女儿挤睡在陪床上。有天,江梅因为重感冒,浑身无力,头晕眼花,恰巧吴征国的病情出现反复,没人料理可不行,江梅硬撑着整晚都没有睡觉,刘梦雨懂事地说:“妈妈,你睡会儿,我来照顾爸爸。”母女二人的对话恰巧被吴征国听到了,泪水一下子盈满了他的眼眶。一些护士说:“你的儿女呢?你病得这样怎么也不来照顾你啊?”一听到这话,吴征国顿时伤心得大哭。想到江梅对自己一片深情,看到养女刘梦雨如此懂事,吴征国决定在自己病愈出院后做一项重大决定,那就是趁自己还健在,先把遗嘱立好,将自己所有的财产全部赠给江梅母女,以免节外生枝。2006年7月上旬,几年来没有来往的姐姐吴菊云听到吴征国重病住院的消息,赶到医院进行探望。看到江梅忙前忙后地照料弟弟,一直对江梅有看法的吴菊云终于消除了对江梅的误解。吴征国于是将几年来与江梅同甘共苦的点点滴滴及自己的想法全部告诉了姐姐。
      就在吴征国的病情有所好转时,一件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是姐姐看望吴征国走后的第三天上午,江梅正给靠在病床上的吴征国喂稀饭,这时,病房的门突然开了,拥进了大大小小的一群人,手里不是拿着鲜花就是提着礼品,吴征国一看顿时愣住了,多年没与自己相认的儿女们带着他们的家属出现在自己面前。看到吴征国诧异的眼神,吴莹迫不及待地向他道歉,儿子女婿也纷纷向吴征国赔不是,还刷地一下全跪在病床前。
      吴征国蒙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这场重病,反倒将失落多年的亲情给找回来了。儿女们回去后,当天下午,兄妹仨还与父亲约定,每人轮流来对父亲进行照顾。他们还劝江梅:“阿姨,这段时间可苦了你了,父亲这里有我们先照顾着,你与妹妹梦雨回去休息休息,可不能累着身子骨。”
      在江梅与吴莹兄妹的精心照料下,吴征国痊愈出院了。出院后,吴莹兄妹仨隔三差五问寒问暖,并且还向父亲承诺:“你老一旦百年离世,继母与小妹我们一定负责照顾。”过后不久,正当吴征国准备去找律师咨询如何立遗嘱时,突然间犹豫了:“儿女们现在对自己挺好,与原来判若两人,如果自己将财产全部交给江梅与刘梦雨继承,对自己的子女公平吗?他们可是自己的亲生子女啊。”可当他冷静下来细细一想:“几年来子女完全与自己断绝了关系,为何自己这次仅仅生一次重病,他们就突然都来孝敬自己呢?这种变化是不是太快了?”

      诈死考验,骨肉相残
      引发离奇官司

      2006年9月的一天,吴征国对妻子说要到外地收一笔货款,要她在家照顾好孩子。一个星期后,就在江梅为
      丈夫的安全牵肠挂肚时,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如同晴天霹雳:“江梅吗,我是吴征国的朋友刘军,这次与他一起外出收款,吴征国不幸因急病猝死,来不及通知你们,现在刚刚火化,根据他临终前的委托,他的骨灰盒我马上送回来。”
      放下电话,江梅母女俩哭成一团。六神无主的她把这个不幸的消息通知了吴征国的子女及亲属。第二天,当刘军将吴征国的骨灰盒送回来时,吴钢兄妹三人及亲友也陆续赶到家中。
    [ 2 ]   江梅万万没有想到,吴钢兄妹三人刚踏进家门,劈头就问刘军:“我爸死时你在不在场?他死前留下什么遗嘱没有?”刘军于是将吴征国因急病猝死、火化的过程告诉了他们,并将死亡证明拿给他们看,说:“吴征国死时我与他在一起,他没有告诉我什么话,也没留下什么遗嘱。”看从刘军嘴里没有问到什么,吴钢兄妹又恶狠狠地向江梅发问:“你与我爸过了这几年,他给你们写下什么遗嘱没有?我爸这几年到底挣了多少钱?现在钱都在哪里?”吴征国走前的几天,三兄妹还一口一个阿姨地叫得非常亲热,现在翻脸就不认人了,江梅心底不寒而栗。更让江梅没有想到的是,兄妹三人竟然当着众多亲属好友的面,将父亲的骨灰盒晾在一边,灵堂也懒得布置,而是离开家门到处打听父亲的财产情况。当一无所获后,兄妹三人马上赶回家向江梅再次逼问,连8岁的刘梦雨也没有放过,吓得她扑向妈妈的怀里哇哇大哭。更为出格的是,兄妹三人还冲进江梅的卧室翻箱倒柜,到处寻找。江梅实在无法忍耐,她站出来理论,这下反倒点燃了导火索,吴钢兄妹三人大声辱骂江梅,顿时,灵堂成了没有硝烟的战场,亲朋好友见到这种情形,有的相劝,有的干脆一走了之。而此时,吴征国的前妻张玉芳也闻讯赶了过来,她指着江梅的鼻子大骂不休,看到母亲发了威,吴钢兄妹更加嚣张,他们冲进江梅的房间将她的被子、床铺全部搬出扔在大院里,生活用具洒落一地。第二天,江梅以为吴钢兄妹会罢手,谁知他们竟然在灵堂上公开写起了诉状要告自己,同时要求法院对吴征国的所有财产进行保全、分割。然而三兄妹没有看到,就在他们上蹿下跳的当儿,送骨灰盒回来的刘军不停地发着自己的手机短信。
      当天下午二时许,正当江梅悲痛欲绝、吴钢兄妹扬扬自得的时候,突然灵堂里走进来一位蒙面人,他猛地将蒙住面部的黑巾一扯,声如洪钟般地大叫一声:“大伙儿看看我是谁?”大伙儿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天啊,这不是吴征国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吴征国的出现让江梅与吴钢兄妹都吓傻了。
      吴征国指着吴钢兄妹大骂:“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啊,好吧,当着亲朋好友的面我干脆敞开说,我之所以要装死,就是要揭露你们的真实面目!明天我就写遗嘱剥夺你们的继承权!”吴征国掷地有声的话语让吴钢兄妹三人胆战心惊。
      吴征国“死”而复生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自打吴征国的姐姐吴菊云得知弟弟离婚后挣下大笔财产并准备将财产全部赠与江梅与刘梦雨继承后,在一次与张玉芳的闲谈中,吴菊云将上述情况透露给了张玉芳,张玉芳马上召集儿女们一起商量对策,决定首先取得父亲的信任,从感情上阻止父亲将财产全部交给江梅及养女继承。
      吴征国对儿女们的反常表现产生了怀疑,但怎样才能暴露子女们此举背后的真实意图呢?吴征国想到只有自己“一死了之”才能充分考验子女孝心的真假。为了不走露风声,于是吴征国以外出收款为由瞒过了江梅,然后与好友刘军合谋,买下一个骨灰盒,想办法弄来一张假死亡证明,上演一出用诈死方式考验儿女孝心的戏剧。至于吴刚兄妹的表现,全由刘军悄悄用手机短信发给了吴征国。
      第二天,吴征国就带着江梅与刘梦雨赶到一家律师事务所,他亲笔写下了如下遗嘱:“吴征国去世后,属于吴征国所有(除与江梅共同所有的外)的财产全部由江梅与刘梦雨继承。吴钢、吴荣与吴莹对吴征国的财产无继承权。”吴征国请求律师为此遗嘱作了法律见证。
      父亲的决定打乱了吴钢三兄妹的全盘计划,为了挽回败局,吴钢、吴荣、吴莹于2006年10月15日一纸诉状将父亲及江梅、刘梦雨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决宣告父亲吴征国立下的遗嘱无效,同时明确自己具有对父亲遗产继承的权利。
      2006年11月20日,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庭审一开始,吴钢三兄妹迅速掀起了矛盾的高潮,他们诉称:“几年前,我们与父亲断绝关系,是因为父亲有错在先,但是,父亲在与母亲离婚时,没有如实向法院陈述家庭财产情况,他隐瞒了大量的夫妻共同财产,要不然,几年之间他怎么能拥有这笔巨款呢?前段时间父亲病重,我们兄妹对父亲进行了无微不至的照顾,得到了父亲的谅解,我们尽了孝道,就理应享受权利,谁料父亲竟然与江梅合演了一出诈死的把戏,以此来推断我们履行赡养义务是假,从而剥夺我们的继承权,这完全是一种非法的行为。同时父亲的行为劳师动众,让我们的精神上受到了伤害,我们保留向父亲与江梅提出起诉要求赔偿的权利!”
      对于子女们的“声讨”,吴征国义愤填膺:“你们完全是胡说八道!我与你们母亲离婚是我们双方的事,你们没有理由与我断绝父子关系,你们的做法严重地伤害了我作为父亲的感情。离婚时,我的财产经过法院的查证,并经判决我完全丧失了共同财产。后来的财产是我与江梅结婚后创造出来的,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们心怀叵测,假装向我行孝,为了看清你们的真实面目,我万般无奈只得出了‘诈死’的下策,果然不出所料,你们并不关心父亲的生死,你们关心的只是我的财产!我请求法院驳回三个无耻之徒的无赖诉请!”
      吴征国当庭向法官提交了与张玉芳离婚后所挣下家庭财产的来源证据。
      庭审结束后,由于该案的特殊性,法官三番五次试图通过调解的方式了结此案,但由于吴征国态度坚决,不肯调解,因此法官决定定期宣判。
      法院经审理认为,吴征国所立遗嘱内容所涉及财产系吴征国与江梅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创造的,除去江梅的以外,其余的均为吴征国所有,且吴征国已然提供了该财产的来源证据,他有依法处置自己合法财产的权利,吴征国将属于自己所有的财产通过遗嘱的方式,声明自己去世后该财产由江梅与刘梦雨继承是合法的。虽然吴钢兄妹在一段时间内曾经履行过对吴征国的照顾及部分赡养义务,但由于兄妹三人的该行为是为了使吴征国将财产分给自己所行使的一种不自愿的行为,其行为系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吴钢兄妹以实施义务必须享受权利的观点是错误的,因为赡养义务是一种强制的法定义务。吴征国以诈死的方式来考验儿女孝心的举动虽然欠妥,但该行为系由吴征国自行实施,该行为并未对国家、社会及个人利益造成损害与威胁,且该行为与吴征国明确儿女没有继承权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必然联系,因此吴钢兄妹以父亲的该行为系非法行为而请求判令吴征国所作的的遗嘱无效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该请求依法不能支持。江梅与吴征国系夫妻,刘梦雨系吴征国养女,两人系吴征国遗产的第一顺序继承人,吴征国今后去世时,依法享有继承吴征国遗产的权利。
      2007年2月28日,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一、被告吴征国亲笔所立的遗嘱合法有效。二、驳回原告吴钢、吴荣、吴莹的诉讼请求。
      编辑 / 洪晓静hongxiaojingxp@126.com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