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小说/有 > 正文

    诚实出牌:不按套路出牌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8-12-27 20:54:53 点击:

      父母从不怀疑我的诚实,却担心我不谙世故。中专毕业后,我是带着他们的千叮咛万嘱咐来到福建打工的。   那是一家鞋厂,员工来自不同省份,我不由想起了父母的叮嘱。是啊,面对这么多素昧平生的工友,以后真得长个心眼,好好和大家相处……
      我到鞋厂时正碰上厂里订单较多,所以我们经常要加班,但要等完成一份订单才发加班费。
      有一次,我们连续加了四天的班,收工时已是晚上十点多,因为第二天休息,财务部要各小组领回加班补贴。组长小强指派我去领。
      不料从财务室出来一路狂奔回到宿舍,我一掏口袋,竟空空如也!我傻了眼,冒出一头冷汗。工友围过来,帮我倒翻了一个个口袋。我嗫嚅着说:“肯定在路上弄丢了。”八个人涌出宿舍,打着手电筒往通向工厂的路上寻找。在第三趟毫无所获返回宿舍的路上,我急哭了,上班还不到一个月,家里带来的钱只剩下20多元,弄丢了256元,我拿什么赔他们?一直陪我的小强劝我:“每人分到手也就32元,算了,我跟大伙儿说说。”
      我和小强走进宿舍,六个人不约而同坐起来;用探询的目光望着我。小强把刚才对我说的话冲他们说了一遍,没人反应,我默默躲在床上,一夜辗转反侧。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就起床出门向在另一家工厂的表哥求助。
      揣着240元钱回到宿舍,工友们还没起床,我谎称钱昨晚放在流水线上,找回来了。工友们个个喜出望外。
      晚上,只有我和小强在的时候,他要将32元还给我,他说他知道失而复得的钱肯定是我向他人借的。我一口咬定确实是找到的,他叹口气才收回应得的钱。不管其他人是否清楚我分发下去的钱的真实来历,但我感觉得到工友对我的日益信任和尊重。小强另谋他职后,我被工友推荐为小组长。细细想来,这该是我第一次“撒谎”的意外收获吧。
      此后由于组里员工的积极支持,我的工作取得了较好的成绩。拉长对我刮目相看。后来,因为仓管部要录用一名管理员,工厂准备从员工中选择一位去任职,拉长推荐了我。当时有五位员工参加考试,我自觉不管是经历、学历、管理经验还是社会关系都不如他们,考完之后便心无旁骛专心于自己的工作。但月底领工资,走出财务部发现多了一百元钱,我连忙返身还给了出纳。第二天,我却莫名其妙被任命为仓管部主管。报到时总经理问我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我摇头。他说这个月发工资时,他交代出纳给最后五位人围者全部多放一百元,结果,只有我一人交还。他说,仓管部物流量大,稍有非分之想工厂就要受到损失。
      在仓管部,我和胡叔同班,管副料。副料有好几个系列,一个色系有好几种色号,至于鞋扣、织带、鞋带更是种类繁多。进仓、出货忙得我晕头转向,一天总会稀里糊涂地搞错数项。好在胡叔多留一个心眼;及时纠正,我才逐渐适应。
      胡叔四十来岁,话不多,常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几次问他:“胡叔,想什么呢?”他总是长叹一声,缄口不语。只有一次看他填写申购单有眉有眼,我赞叹几句,他才开了尊口:“我在村里当过六年会计。”我再追问下去,他不再理我。
      一个多月后,我偶然发现他在申购物品时耍了心眼――多开单少进货。虽然数额不大,但胡叔在我心中的形象一下子矮了半截。胡叔知道我已察觉此事,晚上特来贿赂我,要我包庇此事。那晚,我久久不能入睡。经过一夜的前思后想,第二天,我还是径直跑到了经理室。经理听我反映后大发雷霆,立即开除了胡叔。
      令人费解的是,我告发此事后,仓管部的工友却都躲着我,鄙夷我。但我心中坦然,我认为我并没有错。然而,从另一个班组调来跟我同班的老林有一次却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小黄,我知道你是个有正义感的人,但现实生活比教科书描写的要复杂得多,你大概不知道老胡的情况吧,他的妻子受了工伤,工厂只付医疗费,伤是医好了,可引发了其他病症;现在还躺在医院,工厂却撒手不管,住院费全靠老胡的工资。其实,他做手脚的事许多人都知道,包括我。如今,他被炒了鱿鱼,你想,他的日子多难过啊。”听了老林的话,我不能说没有震颤。下了班,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去医院看望胡叔和他的妻子。
      胡叔不在,我报了姓名。我低下头,准备接受胡叔的妻子几句发泄愤怒的责问,但良久,她只是长叹一声道:“你胡叔也是,我曾劝他不能那样做,可他还是一时糊涂做了傻事。现在他也后悔了。你不用愧疚,你胡叔也没怪你。”胡大婶的一番话让我感慨万千。我决定尽我所能帮帮他们。离开时,我将身上所有的钱悄悄留在她的枕下。
      胡大婶患的慢性病,还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而胡叔尚未找到工作,平时只找些短工赚些零钱,已向他人借了不少钱。我想,就是我将有限的工资全捐给他们,也不能根本解决胡大婶的医疗费用,惟一的办法就是发动工友伸出友谊之手,聚少成多。
      我将想法告诉老林。老林思忖一会儿,说他可以献上一份,但做工友的工作恐怕很难。我说我从工友对我的鄙视中,可以猜想胡叔肯定跟仓管部的工友关系不错,只要暗中先动员几个人,就会形成一定的氛围。
      老林最终还是帮了我。仓管部发动起来之后,我去找原先工作的那条流水线的拉长和工友。拉长称赞我的做法,说他会尽力说服手下的员工和其他几条流水线的工人。捐款活动定于周六晚举行,我于周五晚将一张告示贴在厂外,以期得到更多工友的响应。
      周六刚上班,仓管部主管就通知我到经理室去,我问什么事,他说是捐款的事,在早上的例会上,他追查贴告示的人。主管一再交代我说话要小心。
      “你为什么告发他又要帮他?”经理脸无表情开门见山地问。
      “告他是因为他那样做有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之训,帮他是因为他曾是我的工友,一个曾为自己一时的失误而后悔的工友,工友如果心甘情愿帮帮他们,我想您不会反对吧?”
      经理避开我的问题,接着问:“你是不是想借助众人的力量来・弥补你的愧疚心情?”
      “不,我从来没有后悔对他的告发。我只是同情他们的遭遇。”
      “好小子,有个性。行,到时我也参加捐款活动。我还想告诉你一个决定,老胡以往其实一向工作勤恳守职,这次毕竟是一时糊涂犯了错误,我想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再回厂里,你觉得怎么样?”
      “经理能这样大度容人,我想胡叔一定会将功补过,卖力工作的。”我大喜过望。
      那天的捐款活动因为有经理参加,全厂500多位员工全都解囊相助。而作为活动的组织者,我也一下子成了厂里的“名人”。
      两个月后,因采购部主管另谋他职,经理点名让我接替该职,并将胡叔安排到我部里。上班那天,胡叔紧紧握住我的手,依旧默不作声,眼中却有泪光盈盈闪动……
      (程明摘自《涉世之初》2002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