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述职报告 > 正文

    女人出轨后会后悔吗 [他出轨是娱乐,我出轨是罪恶]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2-11 04:28:02 点击:

      星期六,秦可可在我们的QQ群“女人小屋”里盘旋了一圈之后退出了,过了十几分钟后她再次发送请求要进来,我通过了,问她为什么退了又进。她说她害怕被骂,因为她出轨了,说完后又补上一句:他也出轨了。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出轨可以被宽容,我的出轨就那么不可饶恕。

      男人的出轨总从行踪诡秘开始
      卫积跟那个女人的暧暧昧昧,我早在去年年初就发现了。
      后来他也问过我是怎么发现的,还问我是不是盗窃了他的QQ密码,或者翻查了他的手机,我不屑多说:男人的出轨总是从行踪诡秘开始的。结婚两年多了,彼此这样熟悉,许许多多的细节都出卖了他,比如晚归,比如他声称在外应酬我给他打电话那边却静得吓人,又比如蹲马桶的时候还要藏着掖着把手机带进去。而且,我们都是做IT这一行的,同在一个圈子里,想打听出点什么真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我根本用不着翻手机,偷QQ密码。
      那个小三叫朱琳,是他们公司的财务总监,从我自己的观察和听来的八卦消息拼凑出了他们完整的婚外情史后,我脑子里像绷着一根弦,想问个明白,但我怕彻底撕破脸,想睁只眼闭只眼,却过不了自己那关:我凭什么要容忍?
      这事积压在我心头许久,终究还是爆发出来,这天,卫积再度晚归,我睡不着,到了晚上十二点,我打电话问他究竟在做什么,他不耐烦地说还在加班,我二话没说直接冲到了他们公司,只见大门紧闭,灯火全无,哪里可能还有人在里面加班?
      一种被耍弄的感觉袭了上来,堆积许久的怒气需要找个突破口,我打他的手机,几乎是恶狠狠地说:我现在就在你们公司,撒谎也要撒个像样的!你和朱琳的事情我清楚得很,难道非要我捉奸在床你才满意?
      我挂了电话,打车回到家时,看见卫积已经回来了,这让我心头一松,但他接下来的话里却听不出半分愧疚,他说知道这段时间是冷落了我,但是男人在外要打拼要发展确实身不由己,而且朱琳是他们公司的“财神爷”,也是老总的小姨子,一旦得罪了她,他在这个公司以前的努力就全白费了,最后他说:可可,其实我跟她也不过是玩玩,不会认真,顶多就算一种娱乐吧,我答应你,以后尽量不来往就是了。
      我气得说不出话来,而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反驳他,我本来就不擅长争吵,更何况,他也勉强答应了不跟朱琳往来不是吗?
      听到这里,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我问秦可可:你也太好打发了吧?她低下了头说:也许你觉得我很软弱,但是我真的很怕撕破脸,我大吵大闹一通之后又不想离婚,不是更丢脸吗?所以息事宁人,起码还显得宽容一些。

      干脆你也找一个
      事实证明我的宽容是没有意义的,过了一个多星期,我把他的衣服拿去干洗,居然从西装内袋里摸出一张单子,上面清清楚楚地显示着某某宾馆的305房间开房记录,名字赫然是朱琳。
      我捏着单子跌坐在沙发上许久,我简直要怀疑这是那个女人故意把单子塞进他的口袋里来向我挑衅,因为卫积一般都不会把外面偷吃之后的凭据带回家来,我恨得咬牙却想不出半点法子来对付她。
      我打卫积的手机,他干脆关了机,我的怨气无处可泄,于是上QQ跟一个朋友倾诉起来,这个一向很open的朋友听完我祥林嫂一般的絮叨之后说:你看你,离又不想离,忍又不能忍,干脆你也去找个情人算了!我一肚子没好气,骂她站着说话不腰疼,她振振有词地说:本来就是!这样一来,你们谁也不欠谁了,你心理也平衡了,说不定在外面跟情人开心了,回家还有个笑脸,免得像个怨妇一样唠唠叨叨,老公看见都害怕!
      我嘴上骂这个朋友神经,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个人来:老赵。
      老赵是我大学同学,我们曾经谈过很短的恋爱,毕业后他考了北京某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我们的恋情也就无疾而终,后来几年都没有联系过。没想到前段时间参加同学聚会时,我又看到了他,早已不复当年青涩未褪的瘦长竹竿形象,展现在我面前的,已经是一个成熟儒雅,连开玩笑分寸都拿捏得恰到好处的男人。
      我听着他们跟他说笑,忽然觉得这个男人怎么看都是鹤立鸡群。
      我不知道现在的我在他们眼里成了什么样子,但是老赵那天主动要了我的电话,后来还打了两次电话约我,这多少满足了我小小的虚荣,让我有了底气。那两次我都没去,现在想起来竟然有点后悔了。
      当夜,我头一回看见卫积晚归却失去了质问他的冲动,我对自己感到惊讶:是朋友一席话导致的暗示太强大,还是老赵再次出现带给我的感觉太好?
      过了两天,老赵又来了电话,这一次,我没有拒绝,因为卫积出差去了,我想象他跟朱琳一路风流快活的情景,狠狠地从衣柜里抓出几套我喜欢的衣服,还刻意化了个淡妆。坐上老赵的车那一刻,我嗅到车内淡淡的古龙香水味道,让我有些沉醉,卫积的车内从来都只有皮革味,如果有香水味那肯定也是别的女人的。
      吃饭时,我惊讶于他居然还记得我喜欢的口味,还点了红酒,这样一来,营造出来的气氛就有点煽情了,他却体贴地让我能喝则喝,不能喝千万不要勉强,我不记得卫积有多久没这样温存过了,在老赵的注视下,我像当年在大学里听到他的表白一样红了脸。
      后来我们又去了酒吧,微醺之后,我顺理成章地坐上他的车,随他去了他的家。大学恋爱的那种青果子模式早被抛到一边,我是成熟的女人,而他是成熟的男人。事后,老赵很满足地拥着我,说我就像他在大学里没喝到的一坛好酒,想不到放到今天来喝反而更香更醇。
      第二天早上,我的笑容一直维持到上班时,前台问我为什么心情这么好。我突然想起了卫积,心里有了罪恶感,但很快,这种感觉被快意代替:我们扯平了。
      老赵似乎真的给我灰暗的生活带来了亮色,朋友都说我那段时间皮肤好了,而且也不跟她们诉苦了,我只是笑笑。
      卫积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因为我很少给他打电话了,也不再话中带刺地指责他和朱琳之间的事情,甚至他再晚回来我都视而不见,不过他认为这是好的转变,这样的转变也令他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样冷淡,偶尔还主动提出来我们一起去看场电影什么的。我的心情好了,自然也感受到卫积很多好处,比如说对我还是很大方的,对我父母也还不错,我们甚至开始计划要孩子。而跟老赵在一起,他也从不吝惜给我温柔,连最忙的时候接到我的电话都没有一点不耐烦,就这样,在两个男人之间周旋,我居然有了一种幸福感。

      婚外情只是一层窗户纸
      人在陶醉的时候往往会失去危机意识,等我惊觉时,一切为时已晚。这天我回到家,却被卫积毫无预警地扔过来一沓纸,要我自己好好看看。
      我莫名其妙地捡起来,发现那上面全是我和老赵的QQ聊天记录,字字句句都那么甜腻,如今白纸黑字看来却只能让我心头发憷。卫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开始吼叫,骂我是荡妇,骂我当年被老赵抛弃了现在又恬不知耻地贴上去。我被他的话激怒了:是的,我出轨了,但是你不是也早就跟朱琳明日张胆地混在一起了?我们都是干IT这行的,我同样也可以偷看你的聊天记录,我从没干过这样的事,你凭什么偷看我的聊天记录?你出去找娱乐我为什么不能?
      听到我的反击,卫积先是一愣,然后不无轻蔑地看着我说:你以为你抓住了我什么把柄?告诉你,男人偷情是刺激,女人出轨就是犯贱!不信你回去问你爸爸,你问问他男人出轨女人是不是也可以?
      我到现在也没明白卫积是怎么开始怀疑的,就跟他不明白我是怎么知道他有外遇的一样,而且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觉得也没必要去追究这个问题了。眼下的问题是,卫积搬了出去,他要离婚。
      听到这两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时,我有些迷乱,我不过是为了寻求一种平衡,我不过是为了挽救自己的心情,难道真的要付出这样大的代价?
      这个时候,我还怀着一丝希望,我还有老赵,他爱着我,不会离我而去。谁知他听到我要离婚的事情之后,脸色大变,他不断劝我回去和老公和好,我急了,打断他说:我就是为了你才落到这个地步,他根本不可能接受我,你难道也不管我了?老赵的表情显得很为难,好半天,他才说:可可,我有女朋友的,以前我从不过问也不干涉你的事情,所以我自己也认为没必要让你知道这些,我以为只要我们维持这种轻松的状态就好。我没道理抛弃我女朋友,而且我父母肯定也不会同意我们的事。
      这番话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浇了下来,我真真切切地感到:完了!我甚至听得见自己的牙齿格格打战,突然间,我开始觉得我,卫积,老赵,我们都很脏。
      上个月,我跟卫积办完了离婚手续,他把那套三十多平方的房子留给我,认为自己已经够宽容了,于是在我爸妈面前带着风凉的口气说让他们给我介绍个好男人,不要再被不三不四的男人骗了。可怜我那老实的父母,认定了是我的错,只有唯唯诺诺给前任女婿赔笑的份。我气不过,冲着他说:你又是个什么好东西了?你跟朱琳也是一对狗男女!他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好聚好散是不能够了,我不忍看身边沮丧的父母,走了出去,老赵打电话来,我略一犹豫,还是摁掉了,曾经以为自己抓住的幸福,现在想来,不过是幸福的海市蜃楼罢了。
      编辑 / 先宏明 xhmt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