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述职报告 > 正文

    迟到的戒指 23周年后迟到的戒指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8-12-27 20:55:59 点击:

      我在南部念书的时候,在休斯夫妇家住过几年。他们原本是当地的农民,休斯太太五十上下的年纪,一头棕红色的卷发,圆实的身材,面目姣好,平时总是一副快乐而忙碌的样子。休斯先生则是个和蔼而沉稳的人,说话慢条斯理,带着很重的南方口音。
      我那时候刚从国内过来,明把我送到这里,就回去了。日子有些艰难,功课,语言及陌生的感觉;我发疯似的想明,觉得心里被挖空了一样难受,却不愿告诉他,因为这一切都是我启找的。我们一起申请国外的大学,朋先出来了。半年后,我拿到这所大学的通知,却在离开他几千英里的地方。其实我们可以结婚,所有的人都这么说,我不听。明也不劝,要我自己拿定主意,他从不勉强我。有时候我真希望他是另外一种态度,死抱住我不放,求我别走。可他偏偏不。于是我也不露声色,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这样折磨我,或者,我们是在彼此折磨着。
      好长一段时间,休斯太太是我惟一亲近的人。每天从学校回来,都会在客厅里看见她。她在家里闷了一天,看见人回来了总是很开心。于是一起说话,做晚饭。我的结结巴巴的英语只在那个时候才敢放开了胆子往外冒。到了周六晚上,她若看到我没有出门,还要拉着我学圣经,十分努力地想把我转变成上帝的孩子。然而我怎么都不肯被感召,小半辈子都这么过来了,除了自己没有依靠过任何人。却也不烦她,就当是听故事吧,偶尔反守为攻,给她随意扯些佛教的东西,她倒会听得津津有味的。
      转年的春天,家里突然多出了一个人。他叫杰克,是休斯先生的哥哥。据说他就要死了,休斯夫妇从外面的医院里把他接回来照顾。杰克.看上去比休斯夫妇老了许多,满头白发,瘦得像一把竹竿,不停地咳嗽,好像随时都会侄吓去。后来的几个月,我每天下午回来,几乎都可以看到同样的一个画面:在温暖的明亮的客厅里,杰克裹着毯子蜷在一张大皮椅中,像个孩子似的看着休斯太太在身边走来走去。他讲些什么话,总能把休期太太逗得格格地笑。
      我开始感觉他们之间存在着某种不寻常的关系,在他们相互注视的眼中,有太多的温情和专注;终于在一个晚上,休斯太太又试图跟我讲解上帝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了她,“告诉我,休斯太太,你爱杰克,对吗?呃……我的意思是,他是你的情人。”
      休斯太太愣了一下,“哦,上帝!”她笑了起来,“现在连你也知道了……”她想了想,不一会儿从房间里拿着一个影集回来,翻开来递给我。那是一张有些发黄了的照片,中间一个英俊的青年,一左一右搂着两个孩子。“这个是我,”休斯太太指着那个瘦削小巧,笑得一脸山花烂漫的女孩说,“这个是安迪,”安迪是休斯先生的名字,照片里的他老实羞涩的模样,依稀可以找到一些成年后的影子。“这一个,”休斯太太用手抚摸着中间的那个青年,声音停顿了。“是杰克?”我问。“是啊。他那时多帅啊!他的头发原来是金色的。”休斯太太的声音变得很轻柔。
      “那年我大约十三岁,跟安迪同年,杰克比我们大八九岁。休斯家有七个孩子,杰克是老二,安迪最小。印象中第一次看见他,是那天在安迪家跟他一起做功课,杰克从军队里面回来。他把安迪抱起来举在天空中打转,然后见我在一边看得发馋,便也把我举了起来……我永远都记得他的脸,有着大大的笑容,湛蓝的眼睛,离我非常近,却又有些朦胧不清,大概是因为一直在旋转中……”
      休斯太太无声地笑着摇了摇头。我坐在她身边,不敢发出一丝声响,生怕打断了她的思路。她接着讲下去,“我们在一起好开心,杰克带着安迪和我到山里去钓鱼特猎。虽然他只待了短短的几天,我却一下干爱上了他。我跟安迪说,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嫁给杰克。安迪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总是说杰克不会喜欢我的,因为我太小了,又这么瘦。我固执地不肯相信。过了几年,杰克又回来了,那是他耍去打仗以前最后一次回家度假。我觉得我已经长大了很多了,于是写了一封倌,让安迪带去给杰克。
      “安迪把信带了过去,很快杰克跑来我家找我。你该猜得到他要说的话啦。安迪没说错杰克嫌我年龄太小,说我们不合适。我那天哭得好伤心啊,我说你再等我几年,我很快就会长大了。杰克不停地为我擦眼泪,擦了又擦。最后他说好吧,如果他去了战场,能活着回来的话,一定再来找我。
      “然后他就走了,我天天给他写信,他偶尔会发一张明信片给我,写上短短的几行字。更多的消息是从安迪那里得到的,比如他负了伤,被送返回了国。杰克再回来的时候,我已经二十多岁了。杰克带着一群人回来,穿着城里人的衣服,还带着漂亮的女人。他们在我工作的酒吧里喝酒,笑闹不休。杰克看到我,便离开他们的桌子,走过来坐在台子前……他的腿残了,走路有些不便,可他还是那么帅气逼人,尤其是他的笑容,我一看见,就仿佛要晕倒。我开心地想他总算来找我了!如果我还是当初的那个小女孩,我肯定会尖叫着飞扑过去抱他亲他。可我那时已经长大成人了,多了许多的羞涩和矜持。我平静地跟他说话,心里却期待着他开口跟我求婚,说你嫁给我吧,我来带你走。可是他一直都没有说。后来他的朋友招呼他,他便回去了,坐在一个女人旁边,她一直把手揽在他的腰上。
      “杰克在家里没住几天就走了,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哭了很久,感到绝望无比。安迪总在我身边,安慰我,只有他知道我全部的心事。他说:你还有我呢,嫁给我好不好?于是我答应了安迪,不久嫁到休斯家。过了一年多,杰克又出现了。他夜里悄悄地回来,谁都不知道。我早晨起来,一出门看见他坐在台阶上。他看见我,显出非常吃惊的样子,大概因我那时候正怀孕,身体变形得不成样子。我有些恼火被他这样撞见,一时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杰克笑起来,说:嗨!陌生人!一看见他的笑容,我的心无法抑制地软下来,我忍住眼泪,说:你才是这儿的陌生人呢。杰克伸出手,把我搂在怀里,在我耳边说;欢迎你来这个家。过了一会儿,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子,说是特意给我买的结婚贺礼,虽然有些迟了。我打开来,是一个镶着宝石的戒指,漂亮极了,那颗宝石就像他的眼睛一样蓝。只是戒指太小了,戴不进去。”
      休斯太太呵呵笑着,揉了揉眼睛。“那后来呢?”我问。“后来他就又走了啊,安迪跟他大吵了一场,我想是为了我吧。他一去就是两三年,然后突然回来,住不了两天又走。总是如此。后来我们也习惯了。”“可是他怎么会病成这个样子?”“唉,毒品啊。”休斯太太叹着气说,“也不能都怪他。他伤了神经,疼痛使他染上了毒瘾,再加上四处奔波,贫穷,生活没有节制。
      “……那天突然收到他的信,说想看我们一眼。我们有四五年没有见到过他了,见了面吓一跳。安迪问他要不要回家来,他说如果我们还愿意收留他的话。我听了心酸,我们 怎么会不愿意呢,他一直都是我和安迪最爱的亲人。”
      我看着休斯太太,想像一生都悬挂着一份没有着落的感情,心里实在为她感到难受。休斯太太看见我愁眉苦脸的样子拍拍我的手,笑着说,“别这样,宝贝,我现在很好啊。他终于肯回来跟我们在一起了,可以每天看见他,照顾他,我觉得好开心。”“那么休斯先生呢?你爱他吗?”“哦,那当然。”她肯定地点点头,“安迪是我这辈子碰到的最好的男人。杰克会让我晕眩,感受飘浮在空中的那种快乐,安迪却会永远在我身边,让我踏踏实实地有所依靠……真是感谢上帝,他的安排,其实是再好不过的了。”
      “杰克爱你吗?我是说像你爱他那样的爱你?”“嗯……我想是的吧……他从没说起过。我不知道。”休斯太太想了想,又抬起头,笑眯眯地说道,“我不在乎。”然而我却有些在乎,有些不甘心,虽然隐约地感觉知道答案。
      不久杰克病得更重了,多数时间只能躺在床上。休斯太太免了我一半的房租,请我偶尔帮忙照看杰克。休斯太太不在的时候,杰克总很烦躁。终于有一天,在杰克第一百次向我询问休斯太太回来没有的时候;我脱口而出道:“你是爱她的,对吗?那个戒指,你原本是买来跟她婚的,对吗?”这问题在我心里憋了很久,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杰克惊讶地看着我,沉默了半晌,垂下服睛,说道:“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已经迟了……”停了一会儿,他缓慢地说,“我一直当她是小女孩应付,直到那一次回去,才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她,她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姑娘……可我是个穷光蛋,残废,如何配得上娶他。我发誓要改头换面,重新开始。我把自己送到戒毒所关了半年,后来找了一份工作……那是我这几十年来最清醒的一段了……再后来,卖了勋章,加上一年省下来的钱,给她买了那个戒指……”“除了逃离我别无选择……你知道,我太爱安迪了,我不能毁了他的生活……”
      我的眼泪滚滚而下。心里却感到一丝欣慰,因为不管怎样,他终于不是一个爽约的人。末了,我问:“你为什么不告诉她这些呢?”杰克有些迟疑地看着我,问;“你觉得我该告诉她吗?”“是啊,她等了你那么久啊。我觉得你该让她知道。”
      后来他真的告诉了休斯太太。杰克问体斯太太送她的戒指哪里去了,为什么她从来都不戴。休斯太太从脖子上扯出一条项链,下面挂着那枚蓝宝石戒指,“我戴着呢,”她说,“一直都在离我心最近的地方。”杰克笑了,一脸的阳光灿烂。
      过了不久,杰克死了。休斯夫妇把把他的骨灰埋到了他们小时候玩过的山里。那天从学校回来,看见他俩拉着手坐在房子外面的吊椅上,那时正是深秋,满院的红叶,就像画里的景色、他们微笑地看着我走近,我有些犹豫不知道该说什么。休斯太太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开口说道:“孩子别担心,我们都很好呢。至少,现在我们知道他在哪里了,而且,他是快乐的。”
      那天晚上,我写了二封很长很长的信给明,将我所有的感情明明白白地告诉了他。
      半年后,明在一间小咖啡馆里跟我求婚。他拿出一只小巧的钻石戒指套在我的无名指上,正正好好的。我抚摸着它,想起杰克,眼泪掉了下来。我想我是幸运的人,今生今世就等到了他。
      (陶绍清摘自《文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