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事迹材料 > 正文

    心里有匹马在奔腾:心里有千万匹马在奔腾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2-11 04:31:26 点击:

       我想到了我们一家三口在空调制造的阴凉空间里睡着后幸福的神态。我还想到了冬天,在最寒冷的时候打开空调,我们就会像睡在温暖的春天里;我还想到在冬天,窗台上的一些花会提前开放,想想如果室外大雪纷飞,而室内鲜花盛开,那是多么美好的景象……

       半夜,我从妻子身边溜下了床,睡到了客厅的地板上,房子里看不到月亮,外面亮光光的。
       我估计睡地板腰会受不了的,一个男人最怕把腰整坏了,尤其像我这样的即将步入中年的男人,上有老下有小的。可有什么办法呢?热得实在是受不了,我觉得若不及时醒来,一定会像埋在火焰山下沙子里的红薯,很快就变成熟的了。睡前,我把窗户全打开了,但还是热得受不了,热得无处可逃,感到任何措施都无济于事。当时,我不知是怎么睡着的,可能是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才睡着的。后来,我看到有一些浓稠的东西流进窗户,绝对不是空气,像滚烫的玉米糊糊,似乎还泛着泡泡,从窗户里涌了进来,流下窗台,流下电脑桌,流满了地板,最后慢慢地涨了起来,我看到拖鞋以及孩子折的纸船,还有放在水池下面的塑料脸盆,都在房间里漂来漂去,似乎在追逐嬉闹,无所顾忌的样子。很快,糊糊就漫上了床,先是从我的脚开始,一直漫过我的胸口,很快就淹没了我的头顶。一时,我的呼吸困难起来。我想坐起来,这时妻子转过身,伸出手臂,碰到了我,又下意识地用双腿把我紧紧锁住。后来,我还是挣扎着坐了起来,一坐起来,房子里的糊糊就消退了,云的影子一样倏忽间从窗子里退了出去。我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妻子又翻了一个身,侧着身子继续睡,后背睡衣全湿透了,我想找把扇子给她扇一扇,突然想起刚才的梦。
       一想到刚才的梦,我就伤心了起来,我感到心里头有一匹马在奔腾,那是一只红色的马,难以驯服的野马,在我的心里左突右奔,右突左奔,让我的心口隐隐作疼。对了,我梦见了一位温和而美丽的姐姐,我不明白,怎么会有一个姐姐呢?我将头埋在她温柔的怀中,隔着蓝布的碎花衣襟,我闻到了一种无比亲切的气息,犹如母亲一般。可是,她多么不幸啊,她救了一个村子的人,可这个村子里的世俗不容许她与一个另一个民族的男人通婚。她伤得很重,需要输血,这个男人愿意将他全身的血输给她,她被抬进了一个窑洞,窑洞口有些小孩,还有些大人,谁都不让进去,连我也不让,大家都心照不宣。后来,姐姐拒绝了这个外族男人的血液,为了宗教的坚忍抑或世俗的纯洁,我分不清楚。
       的确,这是一个动人心魄的故事,如果让一个高明的小说家去写作,单纯就这一个故事,一定会是一部名著的。但我不是作家,我无法描绘出这一生死绝恋来,甚至一醒来,我连姐姐的的样子都有些模糊了,我只记得她的蓝布衣衫,以及她亲切的气息。其实,我在梦里头哭了,伤心欲绝,我记不起那个男人的样子了,只觉得那个男人就是成年后的我,可我怀疑我自己,我有那么大的勇气吗?我能舍去自己的生命吗?我舍得用全身的血去换取姐姐的生命吗?但无可争议的是,我爱姐姐。
       我下了床,本来想叫醒妻子,担心她做了什么恶梦醒不过来。她经常会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比如梦见上台阶的时候,猛一回头,发现身后的台阶是空的,让她没有退路;有时候梦见考试,写着写着笔里面就没有墨了;有时会梦见狼狗或几个坏人追她。有一次,她梦见有小偷把手伸进了她的包,一直跟着她走到了家门口,她大声地叫喊,我还在一旁嘿嘿嘿地笑;有几次她在梦中惊叫着醒了过来。每做这样的恶梦,她都要在床上翻过来翻过去地折腾一番,才能把自己折腾醒,才能摆脱恶梦。每每发现她难受无助的样子时,我就会把她摇醒,以减少她在梦中的百般恐惧与痛苦。
       但今天晚上我却没有叫醒她,她的睡眠一直不太好,白头发越来越多了,我不担心她的白头发,我只是害怕她对着镜子没完没了地拔白头发,有时连黑头发都拔了下来。我光着脚先是在客厅里喝了一气凉开水,我听到自己的嗓子里咕咕地响,在深夜里,声音大得简直有些恐怖,喝完水我就轻轻地去了小卧室,小女儿睡得真香,这小家伙,有时候玩着玩着就倒头在沙发上睡着了,多好!我低下头,借着朦胧的亮光,看到了她肉乎乎的小屁股,就想亲一下,但我还是轻轻地溜了出来。
       回到客厅里,我趴在窗台上往外看,对面有一户亮着灯,一个男人赤身裸体地在厨房,倒了一杯水,仰着头灌下了嗓子,我仿佛也听到了恐怖的咕咕咕的声音。
       坐到沙发上,我想打开电视,找找关于姚明退役的新闻,白天上班的时候,我从手机新闻上看到了这个消息,说实话,姚明的退役多少让我有些难过,心里头像突然间缺少了些什么,是什么呢,我也说不清。我想以后看NBA的兴趣会大大减弱的,在我心目中姚明是不可替代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但我理解姚明,他也是无奈的,伤病老让他站在场外,他倒下的那几次我记得十分清楚,有一次他疼得直叫,当时我觉得自己的心连同整个地球都在颤抖。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我没有打开电视,我还是怕影响她们休息,我拉开地毯,狗一样随便地躺了下来。一躺下来热浪又一次淹没了我。这时候,我感到心里头的那匹野马又一次在奔腾了,左突右奔,右突左奔,几乎要穿过我的身体破胸膛而出了。
       我只好又坐了起来,将门打开,我想通过空气的对流来降低房间的热度。打开门后,我看见风从门里倏忽就进来了,像鬼影一样,都是些单薄的女鬼,黑黑的,高高的,先是围着我转了一圈,又从窗户里出去了。我又像狗一样地躺了下来,心里头的那匹马也安静了许多。过了一会儿,倦意上来了,我想这时候心脏突然一停,我就会睡过去的,可是,这时候,一个念头却出现了:如果我不关门,有歹徒闯进来怎么办?一时想到了血,想到了妻子女儿的尖叫。我感到歹徒要比女鬼可怕得多,于是就关了门,又一次像狗一样地躺了下来。
       前两天,气温突然间就升高了,我注意到楼下的自行车大多都没了气,出行的女人都打上了伞,衣服少得不能再少了,我怀疑很多女人挂着空档,连内裤胸罩都省略了。走在街上,脖子里就不住地流汗,抬头看一眼太阳,头就发晕,我想2012会不会提早到来呢。昨儿早上女儿流鼻血了,垃圾桶里扔了好多的血纸蛋蛋,有些触目惊心,当时,我就与妻子商量买空调的事。
       中午的时候,一家三口去了苏宁电器商场。进去一看,一排又一排的空调扇,各种牌子的,扇叶上的丝带呼呼地飘展着,看一眼就觉得心里凉爽好多。女售货员耐心地给我们讲解空调扇的好处:价格要便宜得多呢,移动也方便,冷热两用!我站在空调扇前,伸手试了一下,感到了一丝凉意。我们继续向前走,妻子说,要置办就置办一个像样的!我说空调扇也挺好的,女儿跟在身后,看上了一款KT猫的小电风扇,粉色的,样子很可爱。她说:我不要空调,我要这个KT猫小风扇。我说,好,我们再看看,再看看。接着,我们又走到了空调区,立即就有售货小姐热情地迎了上来:“您好,选择一个啥价位的?建议您选这一款变频的,又省电,噪音小,还有自动模式,这个最近走货快……”我看好一款格力牌的,一看价格9998元,就往后退了一步。
       妻子还在认真听售货小姐讲解,这时我的手机来了短信:“天气太热啦!昨天买了筐鸡蛋,到家变小鸡了!买了个凉席,一睡变成电热毯了!汽车不用点火自己发动了!在路上遇到个陌生人,相视一笑,变熟人了!桌子太烫,麻将刚码好,居然糊了!提醒:注意防暑……”是一个狗友发来的,我也懒得理。没过几分钟,他又来了短信,我看了一眼,还是没有回。上周他给我推荐了一支股票,让我一下子损失了两万,当时我上吊的心都有了,一整天对着电脑,想用手将K线拉起来,说实话,我不照镜子也知道,我的脸色比大盘的数字还绿。
    [ 2 ] [ 3 ]    糊里糊涂地睡死了过去,梦里头我一个人往老家赶,路过一座山,山上满眼青绿,青草茂盛,树木繁华,我走在一条青草隐没的小路上。多么好的天气,蓝天白云,阳光透过树枝洒下来,将树叶也照透了。显然,这是初夏的阳光,但有着春天的明媚。草尖上露水晶莹,似乎还腾着雾气,多么温暖湿润,空气多么的好啊,四周寂静极了,如同仙境。这时,身边的草丛中突然蹿出了一条蛇,蛇在草中逶迤前行,速度极快,只不过是条很短的蛇,是七寸蛇,也叫四脚蛇。蛇很快在距我几米远的草丛中隐藏了起来,迟迟疑疑地抬头看我,眼神似乎有些熟悉,隐约中我看得出,它似乎怕我伤害它。
       一转眼的工夫,我就回到了家,怎么又成了冰天雪地的冬季,气氛肃杀得有些可怕,族里面死了亲人,很多人穿着孝衫。这时我突然想起,我回老家的目的是要去接母亲来城里住,我进了村子,回到了家,但却没有找到母亲,听邻居说,母亲在忙着张罗族里的丧事,说我的三爷去世了。我知道三爷在族里年龄最长,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战争。于是我就去了三爷家,院子里有好多的人,对我的到来一点儿也不觉得吃惊,我进到灵堂,跪下来烧了一张纸,磕了个头,灵堂前却没有一个守灵的人。
       我出了巷道,在崖边却碰上了三爷,我对三爷说:还以为是你过世了呢!他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生气,只是淡淡地说:官营死了!官营是他的上门女婿,我问是什么原因,他说是跌伤了腿,可跌伤了腿就能死人吗?我有些纳闷,这时,我看到了一身孝服的漂亮的姑姑,哭得眼睛都肿了。我看了姑姑一眼,她好像不认识我了一样,目光呆呆的。
       记忆中姑姑是一位年轻漂亮的乡村护士,她经常用酒精灯煮针头与针管,不分白天晚上地免费给村子里人打针。她性格温和,十分矜持,也很有礼貌。我一直能回忆起她打针的样子,多么美啊,轻柔得让人感觉不到一点儿疼。上门女婿官营是外地人,操着与我们不同的口音,常常殴打她,说姑姑看了村子里多少男人的屁股!后来,姑姑就不再给别人打针,但只要我病了,她还是会找旧注射器消一番毒,背着官营来给我打针。我只要姑姑给我打针,我心里想,如果长大能娶姑姑这样的女子做媳妇,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自从上门女婿官营来,姑姑就很少笑了,眼睛常常肿得桃子一样。有好几年,我常常诅咒官营,希望他不得好死,现在他终于死了,真是罪有应得。
       这时候,我醒了过来,突然觉得心里头的那匹野马又开始奔腾了,左突右冲,让我的心口剧烈地疼了起来。我翻了一个身,感到腰有一点疼。
       这时,我想回到床上去,但房子里的热度一点儿也没减,我几乎快窒息了,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又坐了起来,想到刚才的两个梦,梦里的姐姐与姑姑是不是同一个人呢?其实,我的三爷在前年就去世了,姑姑跟着官营去了内蒙打工,在一个石灰加工厂。我一想到她,脑子里就会出现这样的形象:她满头满脸都是石灰粉,头发稀疏,眼神呆滞,讨好地望着管理她的人一笑,就可以看到她满脸裂开缝的皱纹。她的一个儿子到处骗人,一个儿子因为偷盗电缆线被抓了进去。一想到这些,我就不由地感到辛酸,就想不知她过得到底怎么样。有一年我回家,三爷当着我的面哭了。每每想起那一幕,三爷那又红又烂的眼睛就一直在我眼前晃,我已经记不得因为什么哭的,大约是因为身边没人,或想念姑姑。三爷去世后,姑姑回家来办完丧事锁了门又去了内蒙。

       我起身又把门打开,想让风吹进来,打开门后,一丝风都没有。
       这时,我又想起了白天买空调的事,我们先在苏宁看,后来又到了国美,女儿一直惦记着在苏宁看到的那个粉红色的小电风扇,出了商场,似乎那个粉色的KT猫还一直眨巴着眼睛逗弄她。她拉着我的手一次又一次地说:“我要KT猫小风扇,我要KT猫小风扇,我不要空调,我不想要空调!”一次一次地央求。我说:一会儿看有没有更漂亮的再买!再看看,再看看。妻子假装没听见,还在认真地看空调,美的、格力、海尔、科龙……一次次地耐心地听售货小姐介绍。
       我看了看手机,才两点钟,明天早上还得早早上班,现在老板要求提前一个小时到班,连早饭都顾不上吃了,只能买一些面包凑合。我对自己说,还是尽快睡吧,也许睡着就感觉不到热了。于是,我轻轻地躺了下来,地毯上有点硬,有一点儿凉,我就拉过一条被单垫在了身下。后来,我又做梦了,我苦恼极了,我不知为什么老做梦,我觉得我得不到好的睡眠,我可能连四十岁都活不到,四十岁,四十岁是一个多么让人感叹的年龄。
       我梦见了父亲与母亲,还在老家的那眼旧窑洞里,夕阳从门里照了进来,掠上炕,使得炕上的席光溜溜的,那些焦黄的边角仿佛凝固着柴草点燃的气息,眼前的一切熟悉又陌生,让人心酸。母亲是多么慈祥啊!脸胖了许多,带着难得的惬意的笑。这是我所没有见过的她的笑。父亲的头发全白了,仿佛一夜之间,满头白霜,我心想,这个霜字多么妙啊!梦中的父亲正是这样。父亲拿着一把大扫帚,目光有些呆滞,站在院中间,一点一点地扫院子,身上都是扫帚划拉的蛛网一样白白的印子。母亲对父亲显得无动于衷,仿佛父亲与她没有一点儿关系,若有若无一样,这让我感到诧异。父亲的病好多了,我让弟弟在前面跑,让父亲追弟弟,我们似乎都变成了孩子,父亲果然脚步很快地追上了弟弟,我们为父亲的康复而由衷地感到欣慰。接着,我们三个人走到了坡坡头,那是老家一块山洼地的名字,那里有一大片一大片滚滚如流的青草,青草丛里有一朵一朵的苜蓿花,每一朵花在夜晚都发着亮光,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星星。
       突然,天下起了毛毛雨,但那些鲜花却星星一样明亮,雾气迷蒙中,我的身旁跟着一位女子,是我的发小,还是我现在的妻子?我分不清,她似乎想要一朵紫色的苜蓿花。我跳进草丛中,那些闪亮的花朵宝石一样耀得我睁不开眼睛,我一个也抓不住,他们跳跃着躲闪着我。后来,我们几个人走到了一座红漆大门前,大门又高又大,紧闭着,我猜想着里面是庙宇还是宫殿,我用力推了推,纹丝未动。父亲见状,竟然扬起脚就破门而入,我心想是这门不结实,还是父亲的力气大?我当然期望是后者。里面是一个较大的院子,有些叫不上名字的花草,还有几栋房子,雕梁画栋的样子,恰似一座庙宇。父亲说这是我们家的房子,值很多的钱,他要为我们守着!
       一转眼,父亲怎么与弟弟在一起,到我的工作单位来找我。似乎怕我不悦,或者影响了我的工作,他的脸上突然泛起惊恐的神色,准确地说,那是半边脸,因为他已经半身不遂,只有半边脸有些表情。他扬起一只胳膊,趔趄着身子,向后倒退着说:我走了,我要回去了!
       这时,我突然又惊醒了过来,我翻了一个身,明显地感到身下的被单全湿了,一梦到父母我就伤心,母亲已经离我远去,我没能照顾好母亲,没能让母亲多活几年,多享几年福,为此我一直在自责,在愧疚。正当我紧张疲惫的心稍稍得到了一些缓释时,父亲又突然病倒了,大面积脑梗后,右手蜷缩着,失去了活动的能力,舌头斜梗在嘴巴里,说不出一句话来。让人欣慰的是他还能认识人,一些潜意识也没有消失,比如担心弟弟的婚事,比如担心弟弟辞了工作回家去照顾他,比如担心他将骨头扔在了异乡,比如……可是我们还是将父亲接到了异乡,放在了医院,让他整天与一些病人在一起。后来,他的意识逐渐地清醒了过来,他意识到自己远离了故乡,他见到了弟弟在身边,就不停地流泪,甚至闹腾着要回到故乡,几次从医院里跑了出来。
       我多么为难啊!我能做什么事呢,我若将父亲接到身边来,怎么照顾呢?在医院里,至少有人操心吃穿,护工还给他们洗脚、洗澡,有了病也可以及时医治。可是,父亲的理想不在这儿啊!他整天被恐惧与乡思包围着,又不能诉诸语言,不能向人倾诉。时间啊,对他而言是那么残酷,一秒一分都像针一样刺在他的心上,他只能无助地躺在床上,或在过道的沙发上坐一会儿,天亮熬到天黑,早餐等到晚餐,就这样,等待生命结束……
    [ 1 ] [ 3 ]    我知道父亲的灵魂已经远走,只剩下身体来安慰我们,这让我痛苦不堪,父亲活着是一种罪,他得忍受病痛、孤独、乡思、大小便难以自理等等苦痛,而且对我来说,也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煎熬,我从心理上不想让父亲受这样的暮年之苦,又无法抽开身去照顾他,减轻他的苦恼。可一旦失去父亲,我的心理上更难以接受,总觉得我欠父亲太多,还没有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当我一次次梦魇,一次次看到父亲的苦痛与艰难,我就隐约希望父亲的无常。我宁可痛哭一场,让上苍来惩罚我的不肖,让我下半生在痛苦自责中度过,也不忍父亲再受这样的罪,可是我能让父亲猝然离去吗?在他乡,我能让父亲叶落却无法归根,让他的灵魂四处飘零流浪吗?我只渴望,让我守着父亲,在老家的土炕上,慢慢地安祥地合上双眼!
       我又一次坐了起来,心口还隐隐作疼,我怀疑我得了心脏病。对了,前天体检,医生说我心脏不好,发现“ST―T”改变,可能出现心绞痛、心肌缺血,而且杂音大。我不太明白医生的术语,也不太在乎心脏病,我只是在乎自己因为检查出了心脏病,会不会被老板开除,无论如何,我不能失去工作,失去工作,我可能就会失去一切。后来,只好自己花钱,找了一个狗友来帮我做体检,那小子像一头豹子,一检查健康得让我难以置信。想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梦,就不由地感慨,我不知道人一生要碰到多少件不如意的事,究竟有多少痛苦与磨难等着我,我期盼着一个幸福的时代到来,那样每一个人都可以均匀地享受安宁富足的生活,就如同在太阳底下平等地享受温暖与光明一样,就像在一个阴雨天,平等地享受清凉一样。
       昨天中午,我们在电器商场转了三四个小时,我们选择了又选择,现在想来,这是多么滑稽可笑的事,我们饶有兴趣地谈论空调的款式、色泽、性能、功率,我们还议论要放在家里的什么位置,我们想到了安装空调好,女儿肯定就不流鼻血了,安装上空调后,我们的睡眠质量一定能得到改善,也许连一些乱七八糟的梦都不再做了。我还想到了妻子,也许连白头发都会消失的……我想到了我们一家三口在空调制造的阴凉空间里睡着后幸福的神态。我还想到了冬天,在最寒冷的时候打开空调,我们就会像睡在温暖的春天里;我还想到在冬天,窗台上的一些花会提前开放,想想如果室外大雪纷飞,而室内鲜花盛开,那是多么美好的景象……可最后,我们摸了摸口袋里的几张信用卡,看了看9998这个数字,还是没有下决心买空调,只是给女儿买了那款粉色的KT猫小电风扇!
       天大约快要亮了,房子里的温度降了下来,我慢慢地睡着了,梦里头我看到了女儿,抱着小电风扇,蹲在我的身边,笑着给我送来阵阵凉风――
    [ 1 ]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