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事迹材料 > 正文

    【晒幸福】别人晒幸福我怎么评论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2-11 04:31:06 点击:

       检察院的人微微地笑了,从包里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开,找到上海的那个论坛,把米米的有关家庭开支的帖子一一搜索出来,就所打开的每一个帖子进行详细的询问。
       蜜月还没过完,丈夫郑青就到上海上班去了。郑青给米米买了电脑,并把电脑联了网,他们在网上联络,在情感上也能得到一些慰藉。郑青在一家建筑公司担任副总,自然不能总是挂在网上,米米就经常在网上冲浪。后来她注册了一个博客,在博客里写恋爱时的浪漫和分居两地时对丈夫的思念。可是她的博客点击量少得可怜,自然没法和人分享这一切,她的心情感到很不满足。有一天,米米看到了上海的一个很有意思的论坛,就经常进去看,也跟一些帖。在这里她认识了几个很有生活情趣的女网友,她们喜欢把老公对自己的宠爱以及富裕的生活细节都写在论坛里,引来大片的羡慕的跟帖。米米认为她和老公的恋爱和蜜月里的生活比这几个女网友浪漫有趣多了,写上去肯定能引来坛友们的喝彩。她一写上去果然引来了众多坛友的跟帖。大家把这叫做“晒幸福”。米米不由地想起家乡梅雨季节过后家家户户晒衣服的情景,这时候,只要看到各家晒在门口的衣服和被子,就可以看出这个人家是富裕还是贫穷。
      这几个网友和她较上劲了。特别是一个叫“媚媚”的网友,专门向她单独挑战。在网上这么长时间,米米也对媚媚有了些了解。媚媚比米米小一岁,也是今年才结的婚,并且和米米一样,在一家公司做文员,老公在一家大公司做中层干部。媚媚见在情爱的浪漫方面比不过米米,就把自己的家庭收支拿到论坛上写出来,以此炫耀。米米看了媚媚的家庭收支,不觉心里暗笑。在这几个认识的坛友中,媚媚家的收入最高,她家的月收入在1.5万左右,就算加上各种额外的奖项,全年也不过在20万左右,和做工程项目的郑青相比,不知要差多少。说真的,郑青的收入到底有多少,米米也没有搞清楚过。米米只知道,两人的工资卡从来没有动过,每次要钱用,都是郑青从上海打过来的,不论多少,郑青都能满足她的要求。
      米米将结婚几个月来的支出大致算了一下:1.2万元的电脑,2000多元的数码相机,他的轿车保险5000多元,再加上五一长假旅游花了1.2万多,不算生活费,这几个月共支出了5万多元。
      这一算,倒把米米吓了一跳:郑青的经济来源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她越想越不对劲,就打电话给郑青询问。郑青说:“你在瞎想啥啊?我连蜜月都没过完,抛家在外,没钱挣我图个啥啊!你就放心吧。”米米说:“你可不要哄我,我总不放心。你少挣点钱我不会怪你,你可别在外面乱来。”郑青说:“真是!在公司里我也不是皇帝,我们公司监督机制强着哩。”
      米米这才放下心来,就把这张支出表列到了论坛上。无庸置疑,大家对她惊羡不已。可是媚媚却不相信,在扣扣里问她:“你们夫妻俩一个月到底有多少收入啊?你老公是做什么的?是不是自己开公司?”米米说:“他是公司驻上海的一个职员。”媚媚哦了一声,也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转了个话题:“我前不久让园艺工人把露台装饰了一下,你到论坛去看看我刚上传的照片。”
      米米打开论坛,看到了媚媚发的那个露台的效果图,真的很美,很华丽。她不由地赞叹起来。媚媚说:“你不知道啊,这个事花了我差不多5000块钱呢!”
      米米知道媚媚这种叫苦其实是炫耀,她不服气了,马上打电话给郑青,叫他打1万块钱过来,她要把阁楼花园装饰一下。钱打来后,米米当即着手行动,叫来济南市最好的装饰工人,要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把工作做完。工人们加班加点,只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干完了半个月的事情。米米对新装饰的阁楼花园十分满意,马上就拍照,上传到论坛。网友们看了照片,惊叹不已。可是媚媚表示了怀疑:一个是小小的文员,一个是公司的驻外职员,真能如此花费吗?
      网友们看出了她们俩之间的好戏,整个论坛都在关注着她们。其他的网友都退出了“晒幸福”比拼,只有米米和媚媚两个真正地较上了劲,还特别认真。
      米米看到媚媚表示怀疑,来了火气,把郑青在网上银行转账的清单用软件截图,每笔花销的票据也拍下来,上传到论坛里,这时,人们才相信了她,一致公认她是名副其实的富婆。米米这才松了一口气,媚媚也真正地服了她。媚媚有一个要求,就是她想在视频里看看她的老公,是不是真的像她说的那样帅。米米想最后一次征服媚媚,让她对她五体投地,也就答应了。她告诉媚媚,她老公每个月都要回来一次,等他回来了,她就可以看到他。米米打电话问郑青,这个月什么时候回来。郑青说这个月很忙,恐怕要到月底才有工夫。米米说:“你可一定要回来啊,你非回来不可,这是交给你的一个重大的政治任务。”
      媚媚好像很急,不是打电话,就是在扣扣上留言,希望能尽快地看到她的“真命天子”的真面目。这样,米米也急了,每天都打电话给郑青,问他有时间没有。
      本月的最后一天,晚上十点,郑青终于回来了。稍事休息,米米就打开扣扣,和媚媚联络上了。米米把视频打开,把郑青叫来。郑青说:“你上你的网呗,叫我做什么?”米米霸道地说:“叫你过来就过来,那么多话干什么!”郑青不知道她要搞什么鬼,就走了过来。米米把他按在电脑桌前,他就出现在视频里了。
      米米紧盯着视频里的媚媚。她看到了她想看到的媚媚的表情:媚媚一看到郑青,眼睛倏地睁大了,而且闪闪发亮,身体有如电击。她没有注意到郑青,郑青在看到媚媚的时候,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震动了一下,眼睛也是紧紧地看着视频里的媚媚。米米有意在媚媚面前表示一下夫妻间的亲密,就低下头,要把脸贴在郑青的脸上。郑青受了惊似的,闪了一下身子,好像是不愿意和她亲近。米米敏感地看了郑青一眼,但是郑青马上把头移了过来,主动抱住米米。米米想在镜头前多亲热一会儿,郑青却着急地站起来,离开了电脑。米米也没在意,坐在电脑前,刚要听听媚媚羡慕的话儿,媚媚却关了视频,打了一行字:“我有急事去。”随即下了扣扣。
      米米意犹未尽,怏怏地来到郑青身边。郑青坐在沙发上,脸上显得很疲倦的样子。米米抚着郑青的脸,柔声说:“累了?休息吧。”其实米米有好多话要和郑青聊聊,她最想聊的就是她和网友在论坛上“晒幸福”的事情。通过这件事,她才真正地认识到老公的能力,因为有老公的实力,她才取得了胜利。看到郑青很累,她就心疼地催他去休息。郑青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急着要我回来,就是让别人看一看?”米米说:“是啊。她看到你,就真正地服了我了。”郑青哦了一声,说:“你们女人哪,就是无事忙。”
      郑青在家只呆了两天,上海那边的王总就打电话来叫郑青快些回公司,说有紧急事务需要他处理。米米抢过手机,生气地说:“王总,他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不能让他多呆几天吗?”手机里沉默了一下,好像很为难。米米马上说:“真的有事那就没有办法了,郑青会准时报到的。”她刚要把手机递还郑青,那边王总说话了,她赶紧把手机贴在耳朵上:“男人在外面打拼不容易,你们做女人的可不要毁了他们啊。”米米听了这话,心里沉了一下,刚想说什么,那边就挂了机。米米疑惑地看着手机,自语着:“莫名其妙。”
      郑青问米米,王总跟她说了什么话,米米说没说什么,就是要你一定回去。
      郑青回去后,给米米打了个报平安的电话,以后就忙得没空给她打电话了。米米打电话过去,郑青总是简单地说一句“我很忙”,就把电话挂了。米米就在心里叽咕:什么事这么忙呀!而媚媚呢,也突然地从网上消失了,论坛上不再有她,扣扣里也没有她,她的博客也不再有新的内容,她奇怪地沉寂了。问其他的网友,也说不知道。
    [ 2 ]   这个月,郑青干脆忙得没时间回来了。当她听到郑青说不能回来的消息时,不知怎么哭了起来,而郑青,连句安慰话也没有,只是在手机里沉默着,听着她的哭。
      有一天晚上,米米正在扣扣里和一个网友聊着的时候,一个多月来一直暗着的媚媚的头像忽然亮了,米米一个激灵,马上就发了个信息过去,问她这么久做什么去了。媚媚说谈恋爱了。米米一时没明白媚媚的意思:“恋爱?什么恋爱?”媚媚说:“我遇到了我从前的男友。”这个男友媚媚以前也提到过,分手的原因是那个她很爱的男友没有多少钱,她只得忍痛和他分手。米米说:“现在他有钱了?”媚媚说:“是啊!没想到他这么有出息,获得这么大的成功。”米米说:“你可是有老公啊!”媚媚说:“我需要一个能让我在你面前扬眉吐气的男人!”
      米米笑了,感到特别自豪。可是郑青很久没有主动给她打电话了,只是打了两次钱过来,每次都是上万的。米米苦笑了:钱算什么呀,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你本人,你要是能把你自己打到卡上就好了。
      媚媚说:“你可要保持你的优势哦,别让我把你打趴了。”
      米米说:“即使我在你面前败了,他还是我的最爱,我决不会为了把你打趴下来而离弃他。”
      过了好一会媚媚都没有说话。好久,媚媚才说:“到那时,你还敢和我晒幸福吗?”
      米米说:“敢!他永远是我的旗帜,是我的光荣!”
      媚媚打过来一个字:“哼!”
      米米久久地看着这个字,笑了。这时,媚媚说:“你想不想看看他,我从前的男友?”
      米米说:“看看就看看吧。”
      媚媚说:“你等二十分钟,我打电话叫他过来,你可以在视频里看到他。”
      米米笑:“这么迫不及待啊。”
      不到二十分钟,媚媚那边发出请求视频的信息,米米当然接受了。视频一开始很模糊,慢慢地就清晰了。她看到一个人的脑勺子,嘻嘻地笑了,这还是一个很害羞的男人呢!那个人慢慢地抬起头,当那个人露出眼睛的时候,她怔了一怔,当那个人整个脸抬起来的时候,米米看到了郑青的脸,可是她的手却下意识地在键盘上敲着,屏幕上出现这么一行字:“这个人是谁啊?”
      媚媚说:“这个人就是我从前的男友。”
      米米默默地注视着视频里的郑青,似有千言万语,又似无话可说。她关掉了电脑。
       郑青自然是向米米提出了离婚,米米知道无法挽回,只有同意。郑青很念旧情,所有的一切都给了米米,他是净身出户。媚媚也认可了郑青所做的一切,反正钱郑青是会挣来的,而且会挣得更多。因为郑青知道,媚媚不仅是爱他这个人,更爱他挣钱的才能。在这个世界光有爱是不够的,爱不能叫人吃饱喝足,爱只有在雄厚的经济实力下才值得炫耀,否则再多的爱也成了无足轻重的自我安慰。
      媚媚自然也和丈夫离了婚。她和郑青都在上海,相见容易,后来他们就住在了一起,结婚的事自然提到日程上来了,只等郑青最近的工程结束,拿到了钱就举行。米米不再上网,因为她已经没有幸福可以去晒,有的只是深渊一样的悲伤。米米有了空就拼命地购物,有用没用的东西都往家里买,在这样的时候,她的心里才有充实感。但她一想到郑青的怀里拥着别的女人的情景,就心如刀绞,泪往心里流。她以为他们已经结婚了。有一天,她刚刚上班,经理就过来叫她,让她去他的办公室。在办公室里,她看到沙发上坐着两个检察院的人,心里不觉一惊,以为自己无意中犯了什么法。
      她惶惶不安地坐下后,检察院的人问她一个叫郑青的是不是她的丈夫。米米就说她已经和他离婚了。检察院的人哦了一声,告诉米米说,经郑青所在单位人的举报,郑青有财产来源不明的嫌疑。米米不由地吃了一惊,脱口而出:“我也曾经怀疑过他,可他说他的财产来得非常正当,我也相信了。难道他的经济真的不明不白?”
      检察院的人微微地笑了,从包里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开,找到上海的那个论坛,把米米的有关家庭开支的帖子一一搜索出来,就所打开的每一个帖子进行详细的询问。最后,检察院的人看着米米说:“那么,你所发的帖子都是真实的了?”米米只好点点头。检察院的人拿出一份材料,让她看了看,这材料就是帖子的记录。检察院的人让她在上面签字,以证明这份材料是真实的。米米知道这样做对郑青不利,也没有别的办法。
      检察院的人走后,米米马上打电话给郑青询问,然而他的手机关机了。她打了王总的电话,王总告诉她,这次工程结束,在总公司验收过程中,郑青负责的项目被查出有10万吨钢筋对不上账,郑青已经被停职审查。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