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事迹材料 > 正文

    荷兰国立博物馆 英国老人的晚年生活/荷兰博物馆里讲医学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5-14 04:52:00 点击:

      英国老人的晚年生活  我有我观念:房子不留子女拿来换钱  英国的养老金体系由基本养老金、企业年金等组成,目前,英国老人平均每人每周可领取102.15英镑(1英镑约等于10元人民币)国家基本养老金,维持基本生活没问题。在国家的养老金体系之外,只想潇洒度日的英国老人更是广开财路,除了花光积蓄,更灵活运用房产换钞票养老。在英国,老人一般都没有把房产留给子女的计划。
      抵押房产最常见 老人先将房子作价抵押给银行换取同等价值的现金,去世后则由银行处理房子。年过七旬的卡特住在英国白金汉郡(郡相当于我国的地级市)克里夫顿市,他和老伴菲洛娜拥有独栋别墅,价值149.5万镑。前几年,他们将房子抵押给银行后,换来钞票实现了全球旅行梦想。
      卖掉房子住老年村 一些出售房产的英国老人,拿到大批现金后,就会选择入住老年村(集中安置老年人的地方,一般远离城市,但风景优美,房子可租可售),或去自己理想的国家养老。罗杰夫妇在英国汉普郡一个叫奥克汉哥的地方拥有一个农场,面积约40亩,农场里有他们的住房。为了筹钱实现去澳洲定居的愿望,他们将农场作价出售。
      我有我生活:与子孙同住者少,夜生活不可缺
      英国老人一般不与子孙住在一起,虽然没有享受到天伦之乐,但由于爱好丰富,英国很少有老人患“退休综合征”。
      英国老人爱赶潮流,尤其喜欢上网。最新调查显示,在英国退休人群中,有近一半人承认上网是最好的消磨时间方式,而60岁以上的老年群体,每周上网时间比18-24岁的年轻群体还多。76岁的玛格丽特女士住在英国林肯郡北海克姆市,她说:“孙女教会我上网后,我每个月都要给她发电邮。犯懒了,我也进行网购,既然能在网上购物,为何还要出门?”
      过夜生活,也不只是年轻人的事。调查显示,英国所有退休者月均有66英镑花在夜生活上,而只有40英镑花在孙辈身上。英国老人过夜生活的方式,常见的是边喝啤酒边聊天。不少商家还针对老人实施促销,如英国林肯郡林肯市的狐狸酒吧,每周四晚都会举办类似于脑筋急转弯的活动,答对题目的老年人有奖。
      英国老人的爱好还有许多,如做志愿者、上老年大学等。
      我有我浪漫:单身后再老也会恋爱
      上了年纪谈恋爱,更懂得爱的滋味。英国“朋友联谊会”网站曾对200名男性和300名女性作了调查,他们都是50岁以上的单身人士。调查显示,84%的男性和78%的女性称,他们仍在寻找生命中的真爱。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相信,50岁后才是约会的最佳年龄。
      94岁的英国女士薇·斯坦纳德住在英国艾塞克斯郡科尔切斯特市,不久前,她与84岁的恋人沃克举行了婚礼,他们谈了15年恋爱。在举行婚礼前几日,斯坦纳德跌进河里摔伤。婚礼当天,沃克看着坐在轮椅上的新娘,觉得婚礼太棒了,“等她的伤好了,我们就去度蜜月”。
      荷兰博物馆里讲医学
      文/蒋乃珺
      荷兰博物馆密度之高是世界之最,而其中医学相关展览是一大特色,有关医学的展品在不少综合性博物馆中占了相当大比重,其中最著名的当属位于莱顿市中心的布尔哈夫博物馆。
      在博物馆中陈列如此丰富的医学内容,与文艺复兴时期荷兰医学曾经的辉煌是分不开的。在17世纪,医学正在从经验医学向实验医学转变,注重直接观察病人的床边医学刚刚开始兴起。布尔哈夫作为莱顿大学的化学、植物学和医学教授,将各种新兴学科与临床教学结合起来,不仅在当时使莱顿成为全欧洲的医学中心,也对后世的现代医学教育影响深远。
      布尔哈夫博物馆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圆形阶梯状木结构建筑,称为“莱顿解剖学教室”。中间是一张长方形桌子,环绕着一排排逐渐升高的座位,这是当年布尔哈夫边解剖边讲解的课堂。笔者去参观时,正好看到一群穿着白大褂的荷兰小学生坐在这些座位上,中间一位工作人员正在神采奕奕地讲解,所有小学生都聚精会神地听着。
      孩子们能够从小就领略医学发展的艰难,感受医学大师的精神,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啊!当他们都长大成人时,全社会对医学的理解和促进,将会带来多大的进步!这恐怕也是荷兰政府的初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