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申请书 > 正文

    【三胞胎一个都不能少,壮美的生命之搏助连体兄弟走过劫难】一个都不能少的意思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2-11 04:27:31 点击:

      这是一场悲壮的孕育,这是一次生命的再生――�   一位年轻的母亲,幸运地孕育了三胞胎。在一家人还未细细品味巨大的喜悦时,灾难接踵而至:三胞胎中有一对男婴居然是连体胎儿。命运就这样陡然之间推给她一个残酷的两难选择:其一,为了母亲的生命安全,必须尽快放弃三胞胎;其二,如果冒着风险坚持生下孩子,以后的岁月,将是不可预知的沉重和苦难……�
      母爱以其无私伟大,毅然选择了后者。因为,在她心里,三个孩子都是她至亲至爱的骨肉;因为,此时,孩子们已经开始在她温暖的躯体里嬉闹、翻滚,向母亲证明他们小小生命的存在,她怎么能够无动于衷?!�
      本该充满希冀的孕期,自此坠入了与心灵重压搏击的炼狱。2007年11月5日,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啼哭声,三个小生命平安来到了人间。虽然那双小兄弟腰骶尾部让人揪心地紧紧连在一起,但母亲相信:只要孩子活着,就会有希望。�

      感念于母爱的壮美,更感念于生命至圣的信念,2008年新春,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儿童医院为这对3个月大的连体兄弟成功实施了我国首例腰骶部相连双胞胎分离手术……�
      2008年2月19日,本刊记者在该院采访了这对兄弟的父母以及主治医生。��

      生或者死:双胞胎兄弟连体畸形�

      2007年6月12日,是天津的刘强夫妇最兴奋的一天。上午,在大直沽卫生院刚刚做完孕期B超检查,医生一脸惊喜地说:“你们中大奖了,我刚才反反复复看了几遍,肚子里是个三胞胎呢!”�
      刘强的妻子王在影大吃一惊:“啊?三胞胎?不会弄错吧。”“怎么会错呢,你看,有3个小家伙呢。”医生笑着点击鼠标,让刘强夫妇看B超显示器。王在影看得很仔细,果真隐约能看到三个胎儿的影像。无边的幸福汹涌而至,她含着泪水,连连对丈夫说:“我一直在纳闷自己的肚子怎么比一般孕妇要大些呢,我们真是太幸运了!”王在影和刘强的爱情结晶来之不易。2003年,经人介绍25岁的刘强和小他两岁的王在影相识、相爱了,并于2005年9月组成了家庭。王在影是河北省沧州人,中专毕业后在天津一家韩资公司工作。刘强在天津铁路系统工作。结婚后,他们一直热切地盼望着新生命的到来,如今,他们居然一下子拥有了三个小生命!�
      当晚,获知喜讯的双方父母拎着补品水果赶过来了。屋子里,都是亲人们兴奋欢笑的话语。大家说好了,让王在影不上班了,一家人全力以赴保证王在影母子的平安健康,让三个孩子壮壮实实的出生。�
      从此,孩子几乎寄托了刘强夫妇和他们家人全部的生活梦想。熟料,一场灾难却在猝然间预示了可怖的真相――2007年7月20日,刘强带着妻子来到条件更好的天津市中心妇产医院检查。出乎意料的,医生的此次B超检查持续了近20分钟,后来,医生还叫来了几个同事对着显示器研究了一番。这让王在影有些忐忑不安,这时,医生一脸严肃地告诉她:“你怀的是三胞胎没错,不过,你们要有心理准备,其中的两个孩子我们怀疑是连体畸形。”“什么?”刘强和王在影以为自己听错了:“连体畸形?怎么会这样?什么部位连了?”医生说:“因为胎儿现在才四个多月,还不能准确确定哪个部位连体,但连体是不容怀疑的了。你们回家商量一下,看是否还要留下孩子。如果决定不要了,就赶紧做手术。否则,孩子越大越不好做了。即使决定生,生产的时候也非常危险。生下来了就更麻烦。”�
      医生的话犹如一记闷棍,打得王在影晕头转向。她一抹泪,拉起丈夫就往外走:“赶紧到别的大医院检查检查,该不会是医生弄错了吧?我想,肯定是医生弄错了!”那天,在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人民医院,所有检查的医生仔细检查之后,都重复着同一个灾难的版本:是三胞胎,但其中有一对是连体胎儿,最好尽快做手术拿掉这三个孩子!王在影夫妇问:“不是还有一个是健康的吗?难道都得拿掉吗?”医生说:“要做的话,肯定是三个都得拿掉,不可能拿掉两个留一个,至少国内目前还没有这样的先例。”�
      初夏的傍晚闷热异常,王在影呆呆地坐在医院外的长椅上,半晌无话。忽然,王在影感觉到肚子隐隐作痛,肚皮微微颤动了几下,有一阵小小的“鼓点”从里往外擂,那一定是孩子们在妈妈肚子里受委屈,闹腾开了。王在影忙拉过丈夫的手:“刘强,孩子们开始捣蛋了,你快来听听,他们肯定不愿意离开我呢……”刘强俯下身,将耳朵贴近了妻子的小腹。真真切切的,那是孩子们的声音,新生命有力的声音……�
      过了良久,当一切归于宁静,夫妇俩放声痛哭,王在影伏在丈夫肩上,喃喃地说:“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把他们生下来,我要咱的孩子一个都不少!”�
      这天晚上,刘家注定是愁云惨雾。刘强在网上找到了很多连体畸形儿的报道,看着看着,一家人的心揪得更紧了。因为如果冒着风险怀胎足月,平安把孩子生下来了,连体儿的护理是非常困难的,手术后更难以保证很好的生活质量。更可怕的是,如果连体儿共用一个心脏或其它内脏器官,即便是成功做了手术也很难存活。�
      空气中死一般的寂静,最终,双方父母一致决定让王在影放弃孩子。刘强的父亲对儿媳说:“我其实比你们更急切地想抱上孙子。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如果现在放弃只是痛苦一阵子。如果坚持把孩子生下来,也许要痛苦一辈子啊。”�
      从得知事实那一刻起,这道分外沉重的选择题就压得王在影喘不过气来。她不停地问自己:如果执意生下他们,他们纵然侥幸存活下来,但一生都得面临难以想像的痛苦与磨难,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太自私、太不负责任了?每每想到最后,一种更强烈的感受最终让她无法放弃――自己是一位母亲啊,她与腹内的生命已骨肉相连了!�
      刘强夫妇一夜未眠,第二天凌晨,王在影又开始上网搜索连体儿的资料,她看得很仔细。几番思量,她告诉了丈夫自己无比慎重的决定:在无法确定两个孩子哪些部位相连之前,绝不可能轻易放弃他们。如果孩子相连的部位很危险,自己也要尽最大的努力挽救孩子的生命。�
      做母亲的都这样决定了,刘强还能说什么呢?!那也是他的孩子啊!�
      10天之后,还是在中心妇产医院,王在影和孩子们拿到了命运的第二张判决书:三胞胎为一女两男,女孩正常,两个男孩的腰骶尾部连在一起,其他生命体征目前看来都很正常,至少,各自拥有完整的心脏。�
      天佑慈母,生活在露出狰狞的面孔之后,终于展现了它偶尔“温和”的一面。��

      点点滴滴是妈妈艰难的养育:我的孩子一个也不能少 �

      接下来的孕期依旧如心灵的炼狱,因为一切意外都是不可预知的。王在影竭力让自己保持平和的心境,她每天都写怀孕日记,为孩子留下温馨的字字句句。午后的阳光下,她靠着窗台给三个小宝宝织绒线帽子。女儿是粉红色的,而两个儿子,是一模一样的粉蓝色。她甚至给两个儿子各自织了两条漂亮的毛裤,她在憧憬着,两个小兄弟平安分离后穿上它的那一天。�
      怀孕最后两个月,王在影的体重猛增,肚子大得吓人,连走路都费劲了。她下肢严重水肿,血压升高,日日夜夜都无法安睡,每天只能在背部垫几个高枕头靠着床边休息一小会。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强忍着不适拼命吃下东西。她要肚子里的孩子快快长大,将来出世能有健康的体魄面对生命的考验。�
      2007年10月10日,是小生命在王在影腹中孕育了9个月的日子。这天一早,她感觉到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烈的胎动。虽然身体也是一日比一日更为难受,但听到这一阵阵鼓点般的胎音,她想,好了,好了,孩子很快要成熟了,就要平安来到人世,只要活着,就有获得新生的希望了。�
      10月15日,王在影突然出现了生产的征兆,此时她刚刚怀孕35周多,家人急忙将她送进了中心妇产医院。医院配备了最好的专家准备为王在影施行剖腹产手术。所有的心悸,因为新生命终于来临并且在急切地来临,变得甜蜜而明亮起来。当中午的阳光透过病房窗帘时,王在影还浅浅地睡了一会。�
    [ 2 ] [ 3 ]   11月5日下午1时,临进手术室前,王在影握住丈夫的手,声音微弱地说:“我们的宝宝要提前出生了,无论他们是什么样子,我们都要好好爱护他们……”刘强发现妻子的手心湿漉漉的,安慰她说:“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王在影憔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点点头:“我对孩子们有信心。”�
      1时30分,剖腹产手术开始进行。2时05分,女儿首先来到了这个世界,体重2200克。2时15分,两个儿子也顺利产出,体重一共为4360克,嘹亮的啼哭声此起彼伏在产房里来回荡漾……�
      正如医生预料,这对孪生兄弟的腰骶尾部刺目般连在一起。这让生之前还抱有侥幸心理的刘强夫妇及其父母的心揪紧了。�

      一个小时后,王在影从麻醉中苏醒,她的目光急切地寻找三个孩子。刘强急忙把两个婴儿床推到了妻子床边。王在影支撑着坐起来。女儿面如满月,睡得格外香甜。那对兄弟可有点不老实,背靠着背睡在一起,轻微地蠕动着小身体,偶尔还发出嘹亮的哭声。王在影轻轻掀开他们身上的小被子,心里一阵心酸,满眼含泪。孩子怎么可能睡得舒服呢?!他们从腰部到圆圆的臀部都紧紧连在一起,连做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会感到被对方牵制般难受吧!王在影伸手轻轻抚摸着孩子红润的小脸,哭着说:“孩子,让你们受苦了,妈妈对不起你们!放心,爸爸妈妈一定会救你们的!”�
      一家人经过短时间商量之后,很快为3个孩子依次取名为刘宇昕、刘宇浩、刘宇轩,小名可心、顺心、欢心。他们说,虽然两个孩子命运多舛,但希望他们能活得开开心心。�
      也许这对连体兄弟注定要经受磨难,来到人世两个小时后,老三欢心突然出现了新生儿呼吸障碍,医生急忙对他进行抢救。于是,身体正常的顺心不得不和欢心一起转入了新生儿科,住进了温箱里。�
      身边的孩子陡然只剩下了一个,这让身体极度虚弱的王在影夜不能寐。她不停地要丈夫到新生儿科去看看那两个小家伙,虽然丈夫每天都给王在影带来欢心逐渐好转的消息,但她哪里放得下心来。�
      产后第四天,实在拗不过王在影的哭求,刘强搀扶她前去探望孩子。温箱里,兄弟俩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因为身体的原因,他们都各自看不到对方,只能奇怪地感知身处的这个透明的箱体。可怜的欢心还在打吊瓶,额头的毛发被剃掉了一大块,上面全是红红的针眼。王在影伏在箱边痴痴地看着,不一会儿,欢心突然瘪着嘴哭起来,那边的顺心也很快瘪起了嘴,仿佛受尽了委屈般哭喊,哭声把王在影的心都揉碎了,她不停地说:“顺心、欢心,你们别哭了。知道吗?妈妈好想抱抱你们啊!好想给你们喂奶呀!”�
      经过6天的治疗,欢心的各项生命体征恢复了正常,兄弟俩平安离开了暖箱。这样,王在影终于可以带着三胞胎一起回家了。�
      因为多日的担忧,王在影生下孩子后一点奶水也没有,只好喂奶粉。生活此时才撕开琐碎忙乱的幕布:一个孩子哭了,另两个也有心灵感应,跟着哭起来。一个饿了,另两个也闹着要吃奶。3个小家伙经常是同时尿了、拉了,家人顾了这个顾不了那个,手忙脚乱,真恨自己分身无术。因为顺心、欢心臀部相连,纸尿裤都没法穿,每天得有人专职洗尿片。欢心的身体最弱,动不动就拉肚子。他一拉,顺心也跟着拉。帮助他们翻身清洗得要两三个人帮忙。刘强的母亲一直在家里24小时照顾孩子,到后来,刘强近80岁的奶奶主动请缨,搬到家里一起照顾孩子们。�
      短短一个月,3个孩子吃掉了近4000元钱奶粉。因为王在影住院期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刘强每月1200元的工资只够勉强维持生活,双方父母都拿出了养老钱买奶粉,买药。可孩子一年的奶粉就要近5万元,他们的积蓄也不多,以后可怎么办?他们还得筹集孩子的手术费用,全家人都束手无策。�
      终于,超乎寻常的母爱抉择,迎着2007年冬日暖阳,将更多的爱心召集。很快,王在影和三胞胎的故事被一家媒体报道了,津城感动了。12月10日,一位刚刚生下孩子不久的妈妈托家人送来了一大箱奶粉、尿不湿和婴儿衣物,她还请人转答了对王在影的敬佩之情,她说:“同为母亲,王在影实在是太伟大了!我祝愿连体小兄弟早日获得新生。”红桥区一位在居委会工作的大妈,每月工资只有600多元,看到报道后专程送来500元。美赞臣乳品公司送来了整箱的奶粉,并承诺免费提供三胞胎一年的奶粉。如新保健品公司也送来了一箱罐装的牛初乳,并保证以后也会免费提供。�
      更让人感动的是天津一家月嫂公司的几十位月嫂,纷纷利用休息时间轮换着到刘强家免费帮忙。月嫂们指导王在影,将三胞胎的奶瓶分别做上记号,以免弄错导致交叉感染。连体兄弟每天只能侧着身子躺着,吃奶时牛奶经常会顺着嘴角流出来。月嫂们经过几天摸索总结出了经验:每次喂奶时,得把兄弟俩一起托入怀中,喂完后还得轻轻地拍拍背,再倒转过来喂另一个。�
      社会爱心涓流成河时,刘强夫妇开始在天津几家大医院奔忙,看能否为连体兄弟尽快施行分离手术。医生们看了兄弟俩的片子后,都觉得这是一桩比较棘手的手术。因为对于前胸内脏连体的婴儿,如果手术失败了,可能直接导致死亡。而像顺心和欢心这样腰骶骨连体的,很有可能中枢神经是连在一起的。如果手术过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导致其中一个或者两个都下肢瘫痪、大小便失禁。�
      医生的话,让王在影不寒而栗。她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了。但是如果不做手术,孩子们在一天天长大,他们怎么可能感受到行走和奔跑的美妙,他们得是可以独自站立的人啊!上苍在选择两个孩子相连的部位时,早就眷顾过他们一次了,如今,肯定会眷顾第二次。如果手术失败了,王在影也可以告诉孩子:爸爸妈妈把你们带到了人间,如果陪伴你们要搭上爸爸妈妈的一生,我们也无怨无悔,因为我们已经尽力了。王在影这样说着给自己打气,也帮着全家人树立信心。�
      这时,北京一家报纸的记者在网上看到关于三胞胎的报道,十分感动,他主动提出联系北京的医院,为连体兄弟做手术。王在影和家人激动极了,北京有最好的专家,兄弟俩有救了!��

      爱心浩荡生命重生:京城里,血肉相连的兄弟再分离 �

      在热心记者的帮助下,刘强夫妇很快来到了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儿童医院,儿外科主任郭一滨接待了他们。看了连体兄弟的片子后,郭主任告诉他们,腰骶尾骨连体分离手术在我国还是首例,手术风险很大,按国际惯例,成活率是87%。王在影对郭主任说:“只要有1%的希望,我们也要救这两个孩子。”�
      感念于母爱的壮美,更感念于这对夫妇生命至圣的执着信念,八一儿童医院的专家们在一致认为手术风险很大的情况下,还是决定,为顺心和欢心做分离手术。当得知刘强一家经济拮据时,院领导当即表示:救孩子要紧,免收一切费用。听到这个消息,刘强夫妇不禁抱在一起,激动得哭了。�
      2007年12月21日一大早,北京军区总医院就派出了专车,到天津去接顺心和欢心。刘强家的亲朋好友和邻居们得知,北京的医院专程来接兄弟俩,并且免费为他们治疗,都由衷地为他们高兴,大家早早地就聚到了刘强的家。上午10点刚过,北京军区总医院的救护车开到了刘强家的楼下,月嫂公司也专门派了两名月嫂,和刘强夫妇一起到北京照顾兄弟俩。�
      就要走了,王在影抱着女儿可心,让她粉嫩的小脸亲亲摩挲着两个弟弟的脸颊,柔声说:“姐姐一定要等着我们平安回来哟!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三胞胎,一个都不能少!”�
      兄弟俩到达北京后,医生立即为他们进行了一系列检查。医生发现,顺心和欢心连接部位面积为6cm×8cm,第三腰椎至第五骶椎脊柱裂,脊髓和椎管也有连接,末端连在一起,手术需要神经外科、整形科、麻醉科共同参与完成,手术难度非常大。�
    [ 1 ] [ 3 ]   医院领导对连体兄弟的病情非常重视,专门邀请了协和医院、天坛医院以及北京儿童医院等多家医院的专家进行多次会诊,研究制定了详尽的手术方案。�
      连体兄弟的到来也牵动了北京军区总医院所有医护人员的心。鲜花、奶粉,玩具堆满了病房。有一位护士费劲周折,终于在医院对面为刘强夫妇安排了一间住房,每天仅需50元,这在北京几乎是最低价了。2008年1月底,北京的气温突然下降。外科的一位医生怕刘强夫妇冻病了,特意将家里的厚被子给他们送了去。有位刚工作不久的小护士,拿出自己的工资,为刘强夫妇买了两件厚羽绒服。抱着暖暖的被子和羽绒服,刘强夫妇感动得潸然泪下。王在影对刘强说:“为了这些好心人,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咱们也要坚持下去,这样才能对得起这些好心人啊。”�
      经过院方精心准备,手术定在2008年1月26日举行。谁知1月10日,顺心和欢心却双双发起了烧。接着,欢心开始拉肚子,顺心也被传染了。不得已,手术只得延后了。医生和护士们对顺心和欢心照顾得更加无微不至,终于使他们很快恢复了健康,并最后将手术时间定在2月16日。�
      术前,医生向刘强夫妇讲明了手术可能出现的危险。医生告诉他们,如果打开后发现脊椎椎管末端共用,可能会在手术中损伤到脊髓神经,也有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医生问他们:“万一出现危险,你们决定保哪一个孩子?”�
      终于要等到手术了,谁知,却面临这样的选择,刘强夫妇心如刀绞。王在影紧紧拉着医生的手说:“3个孩子是我们生命的全部,他们在母体里一起孕育了9个月,一起来到这个世界,他们的血脉是相连的,绝不能少一个啊。如果需要献脊髓,我愿意献出自己的。”医生被他们深深感动了,对他们说:“请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2月16日上午8点,顺心和欢心躺在一张手术车上被推进了手术室。为了连体兄弟的手术,当天,院方没有安排其它手术,所有的一切都为兄弟俩的手术让路。手术由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孙天胜、骨科主任医师李放和神经科主任医师赵春平、魏群主刀,骨科、神经科、儿外科、药理科、麻醉科、整形科等科室的20多位专家参加了手术。手术室里安排了3张手术台,有两套医护人员待命。�
      8点30分,无影灯下,孙天胜教授简短地吩咐:“准备好,镊子、电刀……”手术开始了。随着手术刀稳稳地进入,连体部位切口渐深……切面变大……硬脊膜囊腔被慢慢打开,整个手术室的气氛一下子显得沉闷而严肃。脊髓马尾神经分离是手术最关键的环节,稍有不慎,顺心、欢心将永远无法站立。�
      超声刀一点一点慢慢切,缝合、扎线、打结,步步有序。一针、两针、三针……分离前后的两次缝合将近40针。突然,响起了一位医生按捺不住的喜悦声音:“此时此刻,一个就要变成两个了。”说话间,两个原本紧紧相连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一丝神经相连了。孙天胜教授宣布:“最后一刀!”11点16分,随着手起刀落,两个相连的马尾神经成功分离,两个孩子正式分开。�
      手术室里爆发出一阵低低的欢呼声。在医生们的眼前仿佛正跳动着两个健康、活泼的生命。医生赶紧把这个好消息通过电话向外传送。手术室外,一阵欢呼。�
      从来到人世就只能侧身而卧的顺心、欢心终于可以仰着头看这个世界了。随后两个孩子分别在两张手术台上完成硬膜修补缝合,紧接着是皮瓣覆盖、缺损皮下、皮肤的缝合。�
      下午1时15分,手术正式完成,兄弟俩被送到重症监护病房。在呼吸机的带动下,平稳地沉睡,等待从麻醉中醒来。截至下午3时,顺心、欢心身体各项指标完全正常,并摘掉了呼吸机。手术正式宣告成功。�
      整个住院部欢声雷动,孙天胜教授告诉刘强夫妇:“手术很成功。两个孩子今后会像正常人一样,大家曾担心的瘫痪和大小便失禁问题也不会出现。”王在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激动地拉住医生们的胳膊,一个劲地对他们说:“这下好了,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你们是孩子的救命恩人啊!”�
      手术后,顺心和欢心恢复得非常好,可以正常吃奶,体温也保持正常,没有出现任何感染和并发症。2008年1月22日后,他们从重症监护室转入到了普通病房。�
      终于可以一手抱着一个宝贝了,王在影的视线一刻都不想从顺心、欢心那里离开,她怎么看都看不够。23日,爷爷抱着可心来看两个重获新生的弟弟了。看着三胞胎亲昵地躺在一张床上,笑着、闹着,一家人心间都溢满了幸福。�
      窗外,北京天空一片空蒙。正是它,见证了悲壮孕育中,一位母亲爱的抉择。见证了两个相连生命,在浩荡爱心下的奇迹再生。�
      (未经作者同意,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网摘等。)
    [ 1 ]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