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申请书 > 正文

    私房钱投资惹祸端,“虚拟债主”天价索赔谁埋单?:误嫁天价老公全文txt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8-12-27 16:50:21 点击:

      为了让自己偷存的巨额私房钱安全又升值,妻子向丈夫不断灌输投资理念,怂恿丈夫进行全方位的投资。当投资出现资金紧缺时,妻子精心设局,屡屡向闺中密友“借款”,并要丈夫打下利息较高的借条。丈夫没有想到,这些“借款”其实全是妻子的私房钱!而真正的“债主”就是妻子本人!正当妻子为自己的精明算计暗暗自得时,她的“高明之举”却殃及无辜,闺中密友的家庭血腥惊变,以一死一伤惨烈收场。知悉真相后,闺中密友将自己家庭变故的账算在了她的头上,一场天价索赔拉开了帷幕。

       瞒实情妻子成债主,
      如此“投资”实在荒唐

      在湖南省怀化市,有这样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38岁的丈夫李明清是一家国有公司的副经理,妻子柳维秀原是一家事业单位的出纳,后来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与照料年幼的孩子,2001年柳维秀从单位辞职回家做了一位全职太太,一家三口人和和美美,幸福甜蜜。
      然而从2003年起,柳维秀却另有想法了。她后悔当初不该一时冲动从单位辞职回家当全职太太。因为她看到年龄比自己大的丈夫事业风生水起,一天比一天活得潇洒,而自己整天面对的却只有孩子的喜怒哀乐与家中的锅碗瓢盆,脸上再也没有当年让丈夫着迷的风韵。更让她闹心的是,自己回家做了全职太太,可丈夫依然把持家里的经济大权,一些大的开支还是丈夫说了算。柳维秀怕丈夫身上的钱多了会变心,到时候抛弃自己,不如自己早作打算,以便为今后留条后路。于是柳维秀开始酝酿自己的“创业”计划。
      2003年8月的一天,柳维秀突然向丈夫提出自己不愿呆在家里了,要外出做点事。因拗不过妻子,李明清只得答应了她的要求。随后,李明清拿出积蓄八万元给柳维秀做本钱,开了一家品牌服装专卖店。一年时间不到,柳维秀就赚了不少钱。可柳维秀却跟丈夫说生意难做,没赚钱。不久,柳维秀以服装生意不好做为由要丈夫再出钱投资做品牌皮鞋生意。至2005年3月止,除去本钱,柳维秀共赚了二十多万元。此时,见好就收的柳维秀因见市场竞争激烈,为了保住赚下的钱,她果断将店面转让出去,事后却向丈夫声称生意亏了本。由于平时公司的业务忙,李明清对妻子的生意并不关注,听说生意亏了本,李明清也感到不能再做下去了。于是柳维秀除退回丈夫五万元本钱外,余下的本金与利润三十万元全部据为己有,对妻子深信不疑的李明清毫不知情。
      事后,柳维秀将这笔私房钱悄悄存进了银行。但是银行的低利息又让她感觉到钱存在银行太不划算了,怎样才能让这笔钱变活起来呢?柳维秀为此忧心忡忡。
      就在柳维秀感到无计可施时,她的闺中密友刘虹春突然来访。还没结婚前,柳维秀与刘虹春好得可以共穿一条裤子。后来两人分别结婚后,相互来往少了一些。不久前,刘虹春与丈夫离了婚,于是刘虹春就经常来柳维秀家串串门,这天她来找柳维秀就是要她帮忙向李明清借几万元钱应应急。
      刘虹春告诉柳维秀,说自己的股票目前被套需要几万元加仓,几天后如果股票涨起来了就马上归还。柳维秀不敢向刘虹春说自己有钱,而是向李明清提出刘虹春借钱的事,见是妻子好友来借钱,李明清答应了。几天后,刘虹春来还钱了,说是股票已经卖出赚了一笔,她还特地给柳维秀塞了几百元钱的红包。
      见炒股票能赚钱,柳维秀悄悄从银行里取出一万元钱也炒起了股。由于她对股市一知半解,加上股市正逢熊市,还没一个月,柳维秀就亏掉了五千多元,柳维秀心疼得直掉眼泪。过后,柳维秀不敢再涉足股市了。
      2005年12月的一天,刘虹春突然打电话告诉柳维秀:“柳姐,我有位熟人,他在人民路临街面有一个门面要出售,价格还合理,你不如要你家明清出钱将门面买下来,门面这东西越放越升值。听说这门面一年的租金就有三万多元呢!不过,时间只有明天一天,要加紧呢!”
      柳维秀挂掉电话后就马上打电话将丈夫从公司里叫回来。一听说该门面出价就要近三十万元,且时间只有一天时,李明清直皱眉头。虽然他在公司是副经理,但除掉多年的积蓄,加上妻子做生意又“亏”了十多万元,他的存折本上只有二十万元都不到,怎么能在两天之内凑齐这十多万元呢?李明清决定还是不买了。
      见有这样的好事就要毁在丈夫的手里,柳维秀急中生智:“只要你答应还钱,余下的钱我去找朋友借,失掉了机会,机会就不会再找上你!”听说妻子能借到钱,李明清也知道买门面是件划算的事,于是答应了。柳维秀假装在外面拨了个电话,回到屋里后说:“我有位朋友答应借十万元钱给我们,但是利息可能比银行高些。”李明清说:“高些不要紧,只要肯借就行!”于是柳维秀拿出一张纸对李明清说:“我这位朋友名叫张凤群,是我做服装生意时认识的。你写张借条吧,我等下就找她去拿钱。”李明清拿过纸条不假思索地写下了十万元的借条,借期一年,并约定利息共计一万五千元。
      其实根本就没有张凤群这个人,是柳维秀虚拟的。当天下午,柳维秀背着丈夫来到银行提出了十万元的私房钱。看到妻子真的“借”来了十万元钱,李明清非常高兴,他马上提着自己取出的二十多万元与妻子一同找到了门面的主人钟某。双方当即签订了门面买卖协议,付过钱后,又到房产部门办理了门面过户手续。
      办好手续的第二天,李明清就从该门面承租户的手里拿到了2006年至2007年两年的租金六万五千元。一看到递过来的钱,柳维秀连忙说:“这钱除掉利息一万五千元外,还有五万元,全部还给张凤群算了。”李明清一看生意成交就马上得到了租金,心里十分高兴,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2006年4月,李明清用自己的收入加上向朋友借的一笔款,将余下的五万元全部交给柳维秀,要她转交给张凤群。
      见自己的本钱全部给弄回来了,又轻而易举地得到了一万五千元的利息,柳维秀高兴得心花怒放,她感到丈夫就是自己最好的生财工具。试问,借钱给谁能比借给自己知根知底的丈夫更有保障呢?而且李明清老实厚道,决不会赖着不还别人的钱。而自己这笔私房钱又可以不计入夫妻财产,继续不断增值,真是绝妙的主意。

      “生财有道”殃及池鱼,
      女友丈夫伤人自杀

      通过购买门面这件事,李明清对妻子刮目相看。为了让丈夫今后继续听自己的,柳维秀除了关注城区房地产买卖的各种信息外,开始向丈夫灌输投资理财的重要性,鼓励丈夫不要将钱存在银行,要将钱拿出来投资。2006年6月的一天,听说有套两室一厅的住房要作价五万元出卖。柳维秀决定买下这套房。李明清刚说了句:“债刚还完,手里没现钱啊。”柳维秀连忙说:“只要你有诚心还,我还向张凤群借去。”第二天,看到妻子将五万元现金提来了,李明清很高兴:“张凤群真讲义气,这次的利息是多少?”柳维秀说:“张凤群说上次多收了点,这次借期半年,利息就六千元算了。”买下这套房后,李明清很快就将房子以年租金四千元租了出去,加上李明清的工资两千元,这次,柳维秀又“赚”了六千元。
      见张凤群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李明清非要请张凤群吃顿饭表示感谢,柳维秀一听吓出一身冷汗。为了应付丈夫,柳维秀只得借口张凤群外出旅游暂时不能回来,才算摆脱了丈夫的“盛情”。
      看来以后不能再以张凤群的名义借钱了。这时,好友刘虹春从深圳给她打来电话,说她为了躲避前夫杨卫华讨要孩子抚养费的纠缠只得到深圳打工,刘虹春告诉了柳维秀自己手机的新号码,并要柳维秀保密。
      对,今后就以刘虹春的名义借款了,即便丈夫怀疑,他也找不到刘虹春进行对质。柳维秀为自己的高明暗自得意。
      接着,柳维秀又开始催着丈夫进行各方面的投资。只要李明清资金有缺口,柳维秀就以向好友刘虹春借钱的名义要李明清打借条,先要李明清将利息从自己拿出来的款中扣除,然后催着李明清尽快还钱,以保障自己私房钱的安全。就这样,柳维秀又从李明清的身上捞到了一大笔可观的“利息”收入。
    [ 2 ] [ 3 ]   2007年1月初,市区新建的商业步行街的房屋与门面正处于热卖之中。此时柳维秀又盯上了一间标价为四十万元的门面房。李明清也答应购买,但面临的问题是资金缺口达到二十万元。正当柳维秀又想以向刘虹春“借”为由提出自己的私房钱时,刘虹春这时突然打电话说回来看望儿子。听说刘虹春要回来,柳维秀对丈夫说:“听说刘虹春在那边挣了不少钱,我想向她借二十万,但目前她告诉我,千万要对此事保密,以防止她前夫知道她有这笔钱。”柳维秀害怕刘虹春回来后事情会无意之中穿帮,于是以这个理由让丈夫即使当着刘虹春的面也不要提借钱的事。1月18日,刘虹春从深圳赶了回来。第二天上午,柳维秀告诉李明清说刘虹春二十万元答应借两年,利息共计两万元。见刘虹春肯借这笔钱,而且利息也不算太高,李明清二话不说就写下了借条。当天下午,柳维秀提着二十万元回来了。夫妻俩高高兴兴去办理了步行街门面的购买手续。回家的路上,柳维秀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丈夫说:“明清啊,这钱可得在两年之内还清啊,否则今后就不好再借了。”李明清说:“你放心,我们的经理即将退休,我是经理提议的接班人,到时拿着较高的年薪,还这点钱还不是三下五除二吗?”听到丈夫作出这样的承诺,柳维秀心里踏实了。第二天,李明清提议请刘虹春吃顿饭,为了不让丈夫生疑,柳维秀答应了。当天晚上吃饭时,看到丈夫对借钱买门面的事只字未提,柳维秀绷紧的心弦终于放松了。几天后,刘虹春离开怀化回到深圳。

      然而柳维秀没有想到,尽管在此事上她费尽心机,事情还是穿帮了。2007年3月1日那天中午,刘虹春的前夫杨卫华突然找上门来,他开口就质问柳维秀:“刘虹春是不是借了二十万元给你们?”柳维秀一听心里不禁一惊,但脸上马上恢复了镇静:“没有的事,我们哪里向她借钱呀?”杨卫华突然凶相毕露:“你们别想给刘虹春遮掩了,如果你们不认这笔账,我就来找你们还钱,这笔钱绝对是刘虹春在离婚前背着我存下的私房钱,要不,在一年之间她哪来那么多钱?”杨卫华撂下这句话就怒气冲冲地走了。柳维秀觉得这事可真糟了,该怎么办?于是柳维秀赶紧给丈夫打电话。不出柳维秀的所料,这事还真是李明清给透出去的。
      原来,听说李明清有可能接老经理的位子,另一位副经理陈某千方百计想抓点李明清小辫子让他的愿望落空,以便自己趁虚而入。当陈某听说李明清接连买下几个门面与房屋时,就怀疑李明清有经济问题,于是陈某就找到公司的纪检部门进行反映。纪检部门随后找李明清谈话,要他说明购买门面与房屋的资金来源,于是李明清就将自己的借款情况进行了陈述。纪检部门于是找刘虹春进行核实,但他们没有找到刘虹春,只能找到刘虹春的前夫询问是不是有借款的事。刘虹春的前夫杨卫华一听喜不自禁。当初,就因为杨卫华吃喝嫖赌样样俱全,刘虹春万般无奈才离的婚。离婚后,杨卫华经常向刘虹春讨要孩子的抚养费,对刘虹春百般纠缠,为了躲避前夫的纠缠,刘虹春才离开怀化到深圳打工。这下见前妻竟然瞒着自己存下了这笔巨额私房钱,杨卫华决定向刘虹春敲一笔钱,于是找柳维秀询问,才出现了之前的一幕。
      事情的真相不能跟丈夫讲,而自己的这笔私房钱又面临杨卫华的威胁,柳维秀真是苦不堪言。只要有人敲门,柳维秀就以为是杨卫华上门闹事,门都不敢开。而不明就里的李明清看到妻子整天神秘兮兮的样子,以为她得了什么病,加上单位查自己的事情还没有得出结论,李明清也是一天到晚神情萎靡。李明清生怕自己当经理的事情落空,于是向柳维秀要刘虹春的电话,但柳维秀坚决不肯将号码告诉他,这让他心里总不是滋味:“我要是当不上经理,这笔巨额债务到什么时候才能还清呢?”奇怪的是柳维秀却以刘虹春的电话号码变了为由拒不向李明清提供。
      就在柳维秀忧心忡忡的时候,2007年4月6日中午,柳维秀的手机响了起来:“你好,请问你是柳维秀吗?我是刘虹春在深圳的朋友,告诉你一件事,现在刘虹春被她前夫打成重伤住院,她的前夫将她打伤后在逃跑的途中服农药自杀了。你能来一趟深圳看看刘虹春吗?”
      柳维秀一听吓得连电话都掉在了地上。她感到,刘虹春的被打与杨卫华的死,绝对与她有关!

      真相曝光告上法庭,
      “虚拟债主”胜诉获赔

      原来,见柳维秀不承认向刘虹春借过钱,不死心的杨卫华决定到深圳寻找刘虹春进行对质。由于存心敲诈,他故意身携铁棒、农药、遗书等物,随时准备软硬兼施。几经周折,杨卫华终于找到了刘虹春。人刚见面,杨卫华就气愤地质问刘虹春在离婚前为何偷存私房钱,刘虹春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因为杨卫华家里才搞得一贫如洗,自己哪还能存私房钱呢?至于后来的钱,也是自己炒股挣下的,这与杨卫华没有任何关系。见刘虹春不承认,杨卫华更加气愤了:“你说没存私房钱,那为什么你借给别人二十万元?”刘虹春一听更急了:“我借给谁二十万元了?”为了不让刘虹春事后与柳维秀串通,杨卫华也就没说是柳维秀。双方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想到这次刘虹春回家自己向她讨要孩子的生活费而刘虹春不给时,杨卫华一怒之下扯出事先藏在身上的一根铁棒向刘虹春全身一阵猛击,刘虹春惨叫着倒在血泊之中。以为刘虹春被自己打死了,杨卫华慌忙逃窜。看到刘虹春厂里的保安快要追上来时,惊惶之下,杨卫华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农药朝嘴里一阵猛灌,不一会儿就口吐白沫倒下了,保安将杨卫华送进医院急救,可杨卫华还是死了。
      当柳维秀怀着愧疚的心情赶到深圳时,刘虹春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昏迷不醒。以为刘虹春知道事情真相,柳维秀不敢久留,她给刘虹春的朋友留下了一万元的治疗费后黯然离开了深圳。
      而这时,由于李明清的问题未能得到核实,李明清当经理的事泡了汤。那位陈姓副经理如愿登上了经理的宝座。为了让李明清安心工作与不拆自己的台,陈某授意公司对李明清的问题作出了“借款买房事实成立,李明清没有问题”的结论。尽管如此,但李明清的心情却灰暗到了极点,他心里老想着向刘虹春借下的那笔二十万元债务,按照这种状况,要还到哪年才还得清啊。
      看到丈夫忧心忡忡的样子,回到家的柳维秀实在不忍心再对丈夫隐瞒下去,正当她准备向丈夫说出事情的真相时,突然接到了刘虹春从深圳打过来的电话,虽然刘虹春的声音很微弱,但对柳维秀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柳姐啊,你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我明明没借钱给你,你为何要向杨卫华说我借钱给你,现在造成这样的结局,这事该怎样收场啊?”冷汗顿时大颗大颗地从柳维秀的额头上迸出来。
      原来,杨卫华死后,有关人员从他的衣服里搜出了一份遗书,杨卫华将一切都写在上面了。苏醒过来的刘虹春看了这份遗书后,终于明白了。
      经医院初步诊断,刘虹春的伤可能导致下肢瘫痪与脑震荡后遗症。这辈子她可能得长期与轮椅相伴了。更令她痛苦的是,她的儿子杨晓康才6岁,娘家人只剩下体弱多病的母亲,没人照顾年幼的儿子。
      为了预防刘虹春伤愈出院后来找自己的麻烦,柳维秀只得向丈夫吐露了事情的真相。
      2007年6月初,刘虹春从深圳回到怀化一家医院继续治疗,经某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刘虹春双下肢不完全性截瘫,留有严重脑震荡后遗症,其伤情综合评定为三级伤残。随后,一位朋友受刘虹春的委托,找到柳维秀协商赔偿问题。看到刘虹春真的来找自己的麻烦了,柳维秀显得很激动:“刘虹春的伤是她前夫殴打造成,凭什么要我来负责呢?她的伤与我之间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凭着人道主义,我可怜她给了她一万元钱,现在却反咬一口,真是太不讲道义了。”而刘虹春则认为,如果不是柳维秀将自己虚拟为债权人,自己平静的生活也不会被打乱,前夫也不会千里迢迢赶到深圳来对自己进行伤害,现在前夫死了,自己受了重残,不但自己下半生的幸福毁了,而且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自己不能对儿子尽好抚养义务,因此,柳维秀应该赔偿。一方要赔,另一方拒绝,双方陷入僵局。
    [ 1 ] [ 3 ]   2007年6月25日,在一位律师的帮助下,刘虹春一纸诉状将柳维秀告上法庭,要求柳维秀赔偿自己的伤残补偿金、住院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五十万元。
      刘虹春的天价索赔不但让柳维秀感到不可理解,在当地也引起轩然大波。有人认为,刘虹春受伤是因为其前夫为原有的家庭纠纷所造成,与柳维秀没有任何因果关系,虽然柳维秀欺骗丈夫说是向刘虹春借钱,但借钱的事实根本不成立,刘虹春找柳维秀的麻烦没有法律依据。有人认为,刘虹春虽然是被其前夫打伤,但起因是其前夫杨卫华向刘虹春索讨离婚前存下的私房钱造成,而杨卫华之所以认为刘虹春有这笔钱,原因是柳维秀无中生有虚拟了自己向刘虹春借款二十万元的事实,柳维秀应该赔偿。
      2007年7月27日,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这一罕见索赔案。庭审中,双方各执己见,互不相让。在调解过程中,柳维秀坚持自己没有过错,只同意从人道主义的角度出发,补偿刘虹春几万元。刘虹春不同意。调解失败。经审理查明,刘虹春法定赔偿数额为四十八万六千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柳维秀为了达到欺骗丈夫李明清的目的,多次冒用原告刘虹春的名义,将原告刘虹春虚拟为债权人,该冒用他人名义的行为对原告刘虹春的人格权是一种典型的隐性侵权。在该侵权行为中,如果不产生法律后果,则该侵权处于静止状态;产生了法律后果,该侵权会直接导致一系列的权利义务关系的产生。本案中,由于被告柳维秀之夫李明清在不明真相的状态下,将被告柳维秀把刘虹春虚拟为债权人的事实予以披露,导致原告刘虹春的前夫杨卫华误认为原告刘虹春在离婚前偷存私房钱,隐瞒了夫妻共同财产,在法律时效期间,杨卫华向原告刘虹春要求对隐瞒的夫妻共同财产进行重新分配,法律是理应支持的,由于被告柳维秀虚拟的债权经李明清确认有借条作证,杨卫华与前妻刘虹春之间的矛盾起因可以认定为系这笔二十万元的借款所引起。因此,刘虹春受伤害的起因与被告柳维秀虚拟债权的侵权行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被告柳维秀理应承担原告刘虹春受伤致残的赔偿责任。根据杨卫华所留遗书的内容确定,鉴于杨卫华伤害刘虹春的意图还有因为双方离婚后为孩子的抚养等产生矛盾等诸多因素,刘虹春的伤害结果杨卫华也应承担责任。由于杨卫华已经死亡,赔偿义务主体已经丧失,加之原告刘虹春在与杨卫华产生冲突的过程中也有不冷静的过错,因此应由杨卫华承担的赔偿部分由原告刘虹春自行承担。
      2007年8月9日,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一、被告柳维秀赔偿原告刘虹春伤残补偿金、住院医疗费、被扶养人生活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损失共计三十四万零二百元;二、其余损失由被告刘虹春自行承担。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编辑 / 洪晓静hongxiaojingxp@126.com

      编后语:
      冒用他人名义借别人的钱是犯法,冒用他人名义借给别人钱呢?一样是犯法,还可能酿成大祸。诚然,因敲诈不成竟然伤人最后自杀的杨卫华是个糊涂人,对此事件负有责任,但貌似精明的柳维秀岂不更是个糊涂透顶的妻子!明明是个美满家庭,却无中生有不信任丈夫,一心想着攒自己的“小金库”,好为将来离婚留后路。人与人之间,尤其是夫妻之间,缺乏最基本的信任,就好比白蚁蛀空了根基,即使没有杨卫华的出事,柳维秀这样做,迟早也是要对家庭、对自己产生重大伤害的。
    [ 1 ]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