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工作总结 > 正文

    糊涂女人郁闷自问:两个儿子的亲爹究竟是谁?:生两个儿子郁闷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2-11 04:29:05 点击:

      她本是一个来自乡下的打工妹,不慎沦落风尘。一个偶然的机会,她遇见了一位好心的出租车司机,并与之情定终身,还生下了两个儿子。不料,她的风尘往事被丈夫偶然发现,丈夫愤而去做亲子鉴定,居然两个儿子都不是他亲生的。而可悲的是,就连女人自己也搞不清楚孩子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一位与她有过肌肤之亲的男子被她一口咬定是孩子的父亲,致使其家庭破裂,亲子鉴定的结果却又让人大跌眼镜……��

      初恋受骗,为圆富贵梦她步入风尘�

      李菲是辽宁省阜新市人,家在农村。从小时候起,李菲人就长得漂亮,高高的个子,妩媚的脸蛋,人见人夸。上学以后,李菲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太好,她也自知不是读书的料,常常慨叹自己红颜薄命。但她不甘心眼前的农家院和黑土地就此成为眼中永远的风景,于是等中学一毕业,她就下决心要到外面去闯一闯,长长见识。�
      1999年秋天,18岁的李菲来到了辽宁省新民市打工。她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家酒楼的服务员,因薪水不高再加上工作很辛苦,没过多久她就跳槽去了一家茶楼。�
      一个周末,茶楼的生意兴隆。一个叫陈金福在此地做五金生意的浙江人,来到这里品茶消闲。李菲嘴甜,每次见到他都陈哥长陈哥短地叫得热乎,有时人少没事做,她也会坐下来跟他聊聊天。有一回,陈金福随口夸了她几句,说她是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还邀请她有时间去南方转转,李菲顿时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脸上泛起了两朵红云。涉世不深的她哪里料到,陈金福那时早已对她垂涎三尺,一直在寻找机会。�
      打这以后,陈金福隔三差五往茶楼跑,有事没事也泡上半天。经过一段时间的来往,李菲对这位温文尔雅的南方“哥哥”也颇有好感。李菲从青春萌动时就做起了嫁个有钱男人的梦,如今陈金福的出现,给了她一个“圆梦”的机会。于是,在相识仅几个月后,两人就同居了。�
      一开始,年轻貌美的李菲让陈金福确实感觉到了新鲜和刺激,但时间一长,他就感到厌烦了。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李菲做梦也没想到,平日对她百般宠爱的情人在与她同居不到半年之后,便不辞而别回南方去了。�
      李菲心里十分后悔自己的草率,可后悔归后悔,既然已经受骗,她再怎么哀怨也无济于事。房租到期了,正在身无分文的李菲走投无路时,一位同乡“救”了她。�
      同乡叫马丽,在新民的一家洗浴中心上班。大李菲两岁的马丽不仅管她吃住,还介绍她去自己上班的地方做按摩女。李菲哪里懂得什么按摩,何况面对的,是脱得只剩下一条三角裤的男人。她说什么也不愿干。马丽就开导她:“你一没学历二没特长,除了漂亮的脸蛋和身段,你还有啥?别傻了,如今都什么时代了,只要有钱就是姑奶奶,谁还管你是做什么的?”可李菲一想到那些赤身露体的男人就恶心:“可是,去那种地方的男人都色迷迷的。还没给等你他按摩,他就说不定动手动脚了。”�
      马丽笑了:“李菲呀,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这会儿怎么脑子不开窍呢?他们要是不色,咱们挣谁的钱去?去那的男人哪有几个是真正想按摩的?哎,你就别想那么多了,什么狗屁爱情呀、面子呀,都是哄小孩子听的,只有赚大钱才是真的!再说了,在这儿又没人认识你。”�
      李菲见马丽整天吃喝玩乐、穿金戴银的,大把大把的钞票往口袋里装,也不禁动心了。终于,在马丽的言传身教下,李菲迈出步入风尘的第一步。可话说回来,做按摩女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除了学会与执法人员周旋外,还要应付各色男人的无理要求。后来,李菲变得轻车熟路了,人也开始破罐子破摔,当上了三陪小姐。尽管开始还有些不习惯,但时间一长,她反倒认为那活赚钱轻松。�
      于是,李菲开始穿梭于声色场所,神经渐渐的变得麻木,在金钱的诱惑下,她一次又一次地放纵自己。�
      直到遇见赵新军,她的想法才发生变化。�

      经历曝光,丈夫心中蒙上阴影�

      那是2001年冬季里的一天,快过年了,她打的去商场买东西,下车时将手机掉在了出租车上,司机发现后,追上匆匆忙忙的她,将手机奉还。李菲连声道谢,对方只是笑笑,说不用客气。简短的谈话中,李菲得知这个出租车司机叫赵新军。她谎称自己在一家化妆品公司做营销员。分别时,他们相互留下了手机号码。�
      认识赵新军以后,李菲开始对自己的行为有所节制。两人频频约会,感情也日渐升温。因为爱着一个人,她对自己的工作就十分厌倦了,只想早一天逃离那种生活,跟心爱的人长相厮守。不久,李菲离开了洗浴中心。�
      2002年8月8日,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赵新军牵着李菲的手步入了婚姻殿堂。婚后小两口恩恩爱爱,小家庭十分温馨。婚后没多久,李菲就有了妊娠反应。�
      李菲为赵新军生下的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眉清目秀的,十分活泼可爱。二十八岁的赵新军第一次尝到当父亲的滋味,一有时间,他便会抱着孩子亲个不停,对李菲更是百般呵护。为了妻子,为了儿子,为了这个家,赵新军开始早出晚归,更加忙碌地四处奔波赚钱。�
      2004年10月底的一天,赵新军在新民市一家颇有名气的大酒店里为儿子庆贺百日。席间,赵新军在亲友的夸赞声中喝得有些醉意,一直到他去卫生间时,在门口无意间听到了朋友高峰与妻子的对话,他才如梦方醒。

      高峰也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平时与赵新军称兄道弟,关系十分要好。在卫生间的门口,赵新军听到高峰向李菲索要5000元钱,李菲说自己只有2000元钱,她苦苦哀求高峰放过自己。高峰则阴阳怪气地说:“2000元?钱少了点吧?我如果把你从前在洗浴中心当小姐的事情说出去,你还能够继续跟我大哥生活在一起吗?”�
      赵新军一下子惊呆在那里,酒意顷刻间消失。他一脚踹开门,冲上前一把抓住高峰的衣领,举起拳头、瞪着发红的眼睛对他说:“姓高的,你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高峰看到赵新军狂怒的样子吓得浑身发抖,只好乖乖地坦白。原来,在赵新军与李菲结婚以前,高峰开出租车夜班时,经常在后半夜去李菲所在的那家洗浴中心找小姐按摩,他便在那个时候认识了李菲,后来两个人混得很熟……李菲见瞒不住了,只好承认了。但她解释说,高峰所说的全部事情,都是她结婚以前发生的。�
      “啪!”赵新军气得当场抽了李菲一记耳光,然后愤怒地离开了。后来李菲也想不起自己是怎样回到家的。当天晚上,她蒙着被子,哭了个天昏地暗。�
      自从赵新军知道妻子在洗浴中心做过小姐,这个幸福的小家庭就再也没有宁静过。赵新军变得暴躁易怒,工作也不爱干了,常常赌博喝酒到半夜,输了钱回家就找老婆撒气,李菲只要一还嘴,就会招来一顿拳打脚踢。�
      就在这时,李菲又一次怀孕了。面对大腹便便的妻子,赵新军动了恻隐之心,家里才恢复了暂时的宁静。2005年8月,李菲再次生下一个男孩,7斤多重,白白胖胖的,浓眉大眼,李菲激动得不得了,赵新军就更高兴了。在妇产医院的病房里,赵新军看着妻子憔悴的面容,听着儿子嗷嗷的哭声,三年来的夫妻之情涌上心头:儿子都两个了,李菲对自己也算不错,为了孩子,将就着过吧!�
      两个儿子的出生,给这个一度蒙上阴影的家庭带来了暂时的欢乐。赵新军对两个儿子格外宠爱,夫妻两人相安无事地过了一段和睦日子。李菲在家做饭洗衣、为丈夫洗脚,什么都干。在妻子的精心照料下,赵新军又重新振作起来,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

      无法挽回,亲子鉴定让婚姻走到尽头�

      虽然赵新军不再像以前那样打骂李菲,可妻子当过三陪小姐的事儿总像一块巨石一样压在他的心头。随着儿子一天天长大,总有人当面或者背后指指点点的,议论孩子哪些地方像谁,哪些地方不像谁,最后的结论是:这个孩子没有一点像赵新军!虽然只是开玩笑,但赵新军还是感觉不舒服。他心里头有了芥蒂,也越看越觉得儿子长得不像自己。�
    [ 2 ]   2006年10月11日,赵新军终于忍不住自己的疑心,背着李菲带二儿子小刚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小刚与赵新军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当天晚上,李菲像往常一样从外边回家,发现丈夫不仅比她先回来,而且正坐在那里喝酒,桌子上一片狼藉。赵新军人喝得眼珠子都红了,一瓶打开的“老龙口”下去了一大半,而桌子底下还躺着一个空酒瓶子。李菲拦住丈夫正要举起的酒杯,说:“新军,有什么话你就说出来,干嘛这样折磨自己啊?”�
      “你给我滚开!”怒火中烧的赵新军一把将李菲推倒在地,又抬脚冲她狠狠踹去。�
      “你凭什么打人?我什么事对不住你了?”李菲也急了。�
      “看看你干的好事!难道你自己还不知道?” 赵新军“啪”的一声,将那份亲子鉴定结果拍到了桌子上。�
      “离婚!”赵新军暴吼一声。身为男人,他实在无法忍受这样的现实。一听这话,李菲的倔劲儿也上来了:“离就离!”�
      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在磕磕碰碰中快走到了尽头。�
      原来,自从赵新军得知妻子做过“三陪小姐”之后,开始对李菲不断打骂,将儿子留给她独自抚养,却不给李菲一分钱。李菲一个女人家独自带着孩子,也实在不容易。时间一长,她对未来渐渐地不抱希望了。为了生计,她又在暗地里干起了老本行,她隔三差五就要外出“走走亲戚”,儿子小刚就很可能是这个时候无意中怀上的。�
      赵新军对妻子的放荡感到彻底的失望,对眼前这个家也失去了最后的信心。一想到自己不明不白地被扣上了绿帽子后,他心里对李菲只剩下了仇恨。俩人在商量离婚的时候,赵新军说:“我只要大儿子小强,那个不知爹的杂种,你自己留着吧!”李菲气得浑身发抖,回敬他说:“你以为小强就是你的了?说不定,也是别人的种呢!”�
      李菲说的是气话,可话一出口,她就发现赵新军的脸色立刻变得惨白。赵新军的确害怕了――以前只觉得大儿子长得与自己有几分相像,就没有对他产生疑心。“这么说,小强也不是自己的亲儿子?”李菲无意中的一句话,又让赵新军的信心有所动摇。尽管他觉得大儿子小强应该是自己亲生的,但他还是决定把事情弄清楚。�
      2006年12月21日,第二份亲子鉴定出来了。鉴定结果击碎了赵新军最后的一丝幻想:小强也不是他亲生,与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赵新军在医生的建议下做了全面检查,结果更是雪上加霜:原来他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赵新军所有的希望在瞬间破灭了,被欺骗和被羞辱的感觉在他的心中疯狂滋长……辛苦了这么多年,养育的居然都是别人的孩子!赵新军羞愧、愤怒到了极点。在以前,他的确很喜欢两个孩子,但是当残酷的事实将他心中的寄托击得粉碎,他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必要履行抚养的义务了。�
      2006年12月27日,赵新军将一纸离婚起诉书递到人民法院。在双方均无异议的情况下,法院判定两人离婚,并将两个儿子判给了李菲。�

      再上公堂,放荡换来沉重的代价�

      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毁掉了,夫妻恩爱如同过眼烟云。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李菲越想越觉得自己吃亏。想来想去,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在她心中萌生:如今这一切,都是因为小儿子的不知名父亲造成的。绝不能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他应该担负一份抚养孩子的责任!想来想去,李菲决意要找到孩子的亲生父亲。�
       可孩子究竟是谁的,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于是她开始回想和自己有过接触的男人,又根据孩子的长相来推断,最终得出结论:新民市某建筑公司经理白烨最有可能是孩子的父亲。早在四年前,白烨在洗浴中心里认识了李菲并发生了关系,直到李菲结婚后,两人还时不时地幽会。当时,李菲知道白烨的底细,对与他的关系并不抱任何希望,之所以和他保持着情人关系,就是为了他手中的钱财。�
      夜晚时分,李菲辗转难眠。一想到过去温馨的生活,如今事过境迁,家徒四壁,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她就不觉悲从中来。儿子成了她怨恨的导火索,此刻她想得最多的是:不能白白便宜了孩子的亲生父亲。�
      第二天早晨,一夜未眠的李菲抱着儿子小刚打电话将白烨约了出来,对他讲了所发生的一切,并威胁白烨说,如果他不给孩子的抚养费,她就将事情搞大,谁也别想过安宁日子。白烨本来就怕老婆,再被李菲这一威胁,生怕闹得满城风雨,无法收场,当即老老实实从银行取出7000元钱交给李菲。同时,他还与李菲立下一纸字据:今后无论怎样,白烨和这个孩子再无任何关系。�
      见白烨出手如此爽快,李菲心里更加肯定他就是孩子的父亲。没过多久,李菲就将白烨给她的那7000元钱挥霍光了。于是,她又去找白烨要钱。白烨当即表示,一分钱也不给了。李菲一不做二不休,她抱着小刚找到白烨的单位,将一切都告诉了他的主管领导。�
      如此一来,在白烨家里,两口子简直吵翻了天。随着战事的升级,最终导致了离婚。于是,又一个家庭解体了。�
      经过离婚的折腾,又受到处分被撤了职,白烨的日子一落千丈。离婚以后,白烨越想越觉不对劲:自己虽然和李菲处了一段时间,可事情怎么就那么巧,平白无故地就冒出来一个孩子来?就是因为这个可恶的“儿子”,造成自己家庭解体,还毁了大好前程,如今什么都没有了。他越想越觉得窝火:当初怎么就稀里糊涂地相信那女人的一面之词,至少应该验证一下孩子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呀。如果真是的话,这一切也不算冤啊!�
      于是,步赵新军的后尘,白烨也带着小刚去了医院。在拿到亲子鉴定书之后,他傻了眼:鉴定结果表明,孩子不是他的!白烨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人生竟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给毁了。�
      2007年6月27日,白烨一纸诉状将李菲告上法庭。后法院判决,判处李菲无条件归还原告白烨交给她的7000元抚养费。�
      宣判结束,李菲禁不住失声痛哭。是悲痛?是羞愧?是无奈?还是懊悔?也许此时此刻,只有她自己明白个中滋味。李菲用颤抖的手,在判决书上签了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一段荒唐又离奇的故事,到此总算不明不白地告一段落。风流与放荡的代价是,李菲失去了丈夫,白烨也妻离子散,小强小刚都没有父亲……也许,两个孩子的亲生父亲永远都无法找到。而对李菲来说,代价可能就更大了,她这一生可能都要生活在无边的痛苦之中。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