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工作计划 > 正文

    [绿妹] 四姨绿罩子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2-11 04:31:24 点击:

       绿妹今年十八岁。    之前,绿妹的一切都很正常,并且早已出落得亭亭玉立,漂亮可人。她的学业成绩也很优秀,就在今年夏天的一个午后,她得知自己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上海的大学。
      可是,一切的悲剧,都缘于那个夏天的午后。
      他在车站熙攘的人群里,取走了绿妹的初吻。
      他说:“绿妹,我们的爱,从今天起要正式开始了。我会永远爱你,在我有生的日子里。今生,我要和你默然相爱,不离不弃!”
      绿妹激动得泪流满面。
      绿妹和他的爱,在弥漫着硝烟般的三年高中生活里潜伏着,也在潜滋暗长着,而就在那个盛夏的午后,终于喷薄而出。
      他也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上海的另一所大学。
      他们在车站缠绵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最后一趟客车来了,他才恋恋不舍地将她送上了车。
      绿妹在车上,将头伸出车外,与心爱的人挥手道别。她望着茫茫人海里的那个人,那个心爱的人,追着车跑啊,跑啊。她幸福的眼泪禁不住涌了出来。她知道,他们的爱,真的开始了,从这个盛夏的美丽午后!
      客车就要转过一个拐角,拐过去后,心爱的人就会从她的视野里消失了,可就在那一刹那,绿妹忽然看到了令她震惊的一幕――
      一个穿碎花长裙的长发女孩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且他们很快拥吻在了一起!
      镜头一闪,客车就拐过了拐角。他,还有那长发女孩,都消失在绿妹的视野里了。
      如同一个惊雷响在耳边,绿妹一下就懵了。她的耳际嗡嗡作响,胸口有股气体在毫无节制地膨胀。
      绿妹疯了一样大喊大叫,要司机停车。
      绿妹踉踉跄跄冲下客车后,直奔车站。可熙攘的人群里,却没有了他的身影……
      接到前妻的电话后,我急匆匆赶往绿妹所在的城市。
      见到绿妹时,绿妹已经在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疗了。
      绿妹披头散发,表情呆滞,嘴里嘟囔着:“你竟然隐瞒了那么久,什么默然相爱……”
      我见到女儿的模样后,怒火无法压抑,牙齿咬得嘎巴嘎巴直响,我将愤怒的目光射向前妻的脸。前妻的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我看得出,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我使劲将自己的愤怒按了又按,恶狠狠地对她说:“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
      前妻是通过种种威逼的手段才获得女儿的抚养权的。而如今,她竟然将女儿抚养成这个模样!
      我疯了一样追着大夫问:“我女儿的病能治好吧?你们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她治好……”
      世界上所有的医生大概只会说一句话――我们会尽力的。
      我颓然地坐在走廊里的排椅上,心中波涛汹涌,又一筹莫展。
      这时候,他来了。
      他喊了我一声:“叔叔。”
      我不由分说,嘭地一拳就将他放倒在了地上。
      他擦着嘴角的鲜血,递给我一张光盘,说:“叔叔,你看看这个吧。我没有负她。”
      那是一段车站的监控视频――绿妹上了客车,将头伸出窗外,挥手道别。他跟着客车追啊追。客车拐过一个弯,消失了。而此时,他身边走过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一个趔趄险些摔倒。他急忙上前搀扶。他扶着老人向候车室走去。一会儿,绿妹闯进了镜头,四处寻找他,喊他。她绝望地蹲在地上,哭。绿妹忽然站起来,使劲撕自己的头发,撕自己的衣服,扔自己的鞋子,赤身裸体地在镜头里大笑……
      我立在那里,久久无语。
      他小心地说:“叔叔,我没有负她。”
      我忽然放声大哭。
      他急忙问:“叔叔,你没事吧?”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
      我转向前妻,说:“绿妹,会好的。”
      前妻一脸的苦楚,她说:“绿妹遗传的,是你的病。我们俩闹了那么多年,离了那么多年,到今天为止,难道你还是认定我负过你吗?老楚,我最后一次告诉你,我没有!其实,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我只是想让你明白,老楚啊,信点什么吧。人总得信点什么。我还记得二十年前,你也对我说过,默然相爱,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