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工作计划 > 正文

    [锁洞] 怎么撬锁普通柜子锁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2-11 04:31:03 点击:

       凌晨两点,他依然在电脑前不停地敲着键盘。不过,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偷窥他,他的思维无法集中……    凌晨两点,他依然在电脑前不停地敲着键盘。不过,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偷窥他,他的思维无法集中,这种被偷窥的念头已经折磨他好些天了。
       他抬起头来,四下打量着。房门紧闭着,门锁坏掉了,但是他知道,不会有人进来打扰他的。屋里放着一张单人床,一张电脑桌,一张凳子,一个书架,摆设简单明了。白炽灯光很明亮,将屋里照耀得恍如白昼。屋子里流淌着一种安静的气息,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一如这二十六年他的人生。可是,他明显感受到被偷窥的不安。或许是自己陷进魔幻世界里,产生了幻觉,他自嘲地想。
       自从五年前接触网络魔幻小说,他便迷上了它,他发誓一定要写出一本让全世界的人都为之疯狂的魔幻小说来。那时候,他刚大学毕业,走进职场工作。可是因为迷恋写作,他没有精力去认真工作,被上司屡屡训斥以后,他索性辞了职,在家专心构建他的魔幻世界。
       五年来,他已经写了三本魔幻小说,每一本都近百万字。虽然在网络上连载,但是却没有一家网站“慧眼识英雄”,没有网站和他签约,他当然一分钱的稿费收入也没有。不过,这依然不能减少他对写书的热情。他甚至可以每天连续写二十个小时,只用一点可怜的时间来休息。
       看来,我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他一边想,一边看向电脑屏幕。然而,当他沉浸在故事的情节中,便很快忘记了刚才的想法。
       在敲打了几行字以后,他心底再次涌起那种被人偷窥的感觉。真诡异!他嘟囔着站起身走到窗户前,窗帘不知何时已经被母亲拉上了。他拉开窗帘,月亮和星星不知躲到哪儿去了,窗外的世界一片漆黑,像是他的魔幻世界里那张开大嘴随时要把人类吞进肚子里的怪兽;又像是有许多幽灵躲在暗处,伺机出来摄取人的灵魂。想到这里,他浑身一冷,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他抬手拉上窗帘,淡绿色的窗帘在灯光下显得明洁素净。他想起母亲曾说过,经常用电脑的人,需要多接触绿色,这样护眼也静心。护眼?他每天睁开眼睛便一直盯着电脑屏幕,哪有时间来看窗帘的颜色;静心吗?自从辞职后,母亲每天都在耳旁唠叨,怎么可能静下心来!因为这件事,前些天他还和母亲吵了一架。想到这儿,他的情绪变得烦躁起来。
       这五年来,他不出去工作,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父亲去世早,母子两个全凭母亲那微薄的退休金生活。母亲精心地照料着他的起居饮食。吃饭的时候,母亲把饭菜给他端到电脑桌前,可他即使吃着饭,脑子里也全是他的魔幻世界。他没有时间看母亲,所以看不到母亲眼底日渐满溢的牵挂和焦虑;而母亲虽然常常唠叨,让他不要熬夜,让他出去找份工作,可他也只是当耳旁风。
       终于,母亲爆发了。那天,母子两个吵了起来。母亲把他赶出房间并锁上房门,他一脚把锁踹掉,可是坐在电脑前,母亲绝望的哭泣声却让他无法安心,于是他冲出房门爬上高压电塔,以死要挟母亲。他想要继续构建自己的魔幻世界,他要母亲答应他不再逼着他出去工作,否则他就跳下去。
       吓得脸色惨白的母亲答应了他所有的要求。他爬下电塔,母亲紧紧地抱着他,叹了一口气,那声叹息中的无奈他听出来了,那一刻他的心颤了一下,不过这丝心悸很快便被淹没在胜利的喜悦中。
       他抬眼看向门口,那种被偷窥的不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失落。自从那天争吵完以后,母亲妥协了,不再唠叨他任何事情,除了每天给他做饭送饭,也不再出现在他屋里,甚至在他提出换一把锁时,她也充耳不闻。他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母亲的关注和爱。虽然在他看来,母亲的爱已经变成了一种让他几乎窒息的束缚,但是现在他自由了,却没有想象中的轻松。
       他慢慢走到门口,从坏掉的锁洞中向外望去,客厅里一片漆黑,母亲的屋子里也没有一丝动静,想必母亲已经睡着了。他叹了一口气,转身关掉电脑和灯,躺在床上,他想,明天一定要和母亲说说话。
       母亲站在客厅里,直到看见锁洞里的灯光消失,这才转身蹑手蹑脚地向卧室走去。关上卧室的门,她打了一个哈欠,想,幸亏锁坏掉了,只有看见他关灯休息,她才能安然入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