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读后感 > 正文

    [无良少妇下药设局,十六岁少年“伤残”谁担责?]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2-11 04:26:01 点击:

      三名女子为了一时的欢娱,致使懵懂少年可能丧失做“男人”的能力,更严重的是此事将使受害者的一生都活在阴影里,谁该为这次荒唐担责呢?   少年助人遭打,
      干姐弟终成情人关系

      2008年7月12日是个周末,晚上九点许,河南省驻马店市白桥高级中学高二学生16岁的魏涛来到市区月儿弯网吧上网。晚十点,有位三十来岁身高1.65左右的女子坐到魏涛身边那台电脑旁开始上网。
      十一点许,女子关掉电脑要走,起身之际只听“哧啦”一声,她臀部的裙子被钉子挂了个长长的口子。整个房间上网的人们循声扭过头来,接着就响起此起彼伏的口哨声。女子羞红着脸急得不知所措,旁边的魏涛急忙脱掉自己的衬衣系在女子腰间,遮盖了裙子的破损处。
      女子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正要道谢,旁边几个正看笑话的小混混用极为不满的目光盯着魏涛骂道:“多管闲事,你算哪根葱?”身材高大满脸稚气的魏涛回骂了一句,几个人凶神恶煞般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光头不由分说冲魏涛脸上就是一拳。血从魏涛鼻子里流了出来,魏涛奋起还击,双方打成一团,最终魏涛寡不敌众吃了亏。网管高声警告并立即报警,几个小混混才一窝蜂地逃离现场。
      女子名叫康艳丽,今年31岁,住驿城区宝地康泰别墅区。她的老公宋端民在一家医疗保健器械公司供职,一年前被派往孟加拉国分公司,康艳丽在家做全职太太。
      接受完警方讯问已经是次日零点三十几分,康艳丽要送魏涛回宿舍,魏涛告诉她自己在校外租房居住,房东每晚11点半锁大门,此时已经回不去了,自己干脆去网吧对付一夜算了。康艳丽听了急忙说:“好弟弟,今晚多亏你解围,到我家住一晚吧,夜里网吧很不安全的。”
      康艳丽独自住着一处带院的两层小楼,当晚魏涛住在一楼客房内。
      魏涛是驻马店市遂平县人,父亲魏朝森是一个乡镇的财政所副所长。魏涛初中没毕业父母就离了婚,魏涛随父亲生活,但他和继母却积怨很深,来市里上高中后便很少回家。得知魏涛在市区没什么亲戚,康艳丽说:“你是个好孩子,做我干弟弟吧!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跟姐姐说。你想上网就来姐这里,别去网吧了,那里不安全。”魏涛欣然同意。
      康艳丽很喜欢这个干弟弟,有时给他买些衣服文具什么的,并多次去学校看望他,关怀备至。缺乏母爱的魏涛心里热乎乎的,逐渐对这个干姐姐产生了依恋之情。所以,每逢周末他都主动来康艳丽家,帮她做一些买米换气的体力活,康艳丽非常高兴。
      康艳丽老公常不在家,她很寂寞,经常和一帮女伴在一起喝酒、跳舞、打牌。2008年9月10日晚上八点许,魏涛又来干姐家上网,只见客厅餐桌上杯盘狼藉,康艳丽穿着性感短裙醉醺醺地趴在大沙发里,裸露着修长白皙的大腿,魏涛低着头不敢再看。一见魏涛康艳丽哭泣起来,她带着醉意伤心地说:“她们都回家陪老公了……弟弟,陪姐姐喝一杯……”
      这一晚魏涛不再是处男。从此,魏涛被康艳丽迷得神魂颠倒,经常在康艳丽家一呆就是几天,学习成绩一落千丈。但他仍每月回几十里外的家里取一次生活费,在父亲和继母面前装出一副很懂事的样子,对和康艳丽的交往只字不提。
      2008年9月27日上午,魏涛和康艳丽正在玩网络游戏,突然有人敲门。来的两个女子是常和康艳丽一起玩的女伴,身材苗条的名叫孙杰,她的老公是房地产开发商,也经常不在家,孙杰性格活泼,说话叽叽喳喳的。身材小巧玲珑,皮肤格外白皙的女子名叫钱莉,温文尔雅说话风趣。钱莉以前是一家大医院的高级护师,随着老公事业的腾飞,她也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
      两人看到魏涛似乎都眼前一亮,孙杰神秘地凑近康艳丽问:“这男孩是谁?长这么帅!”康艳丽微笑了一下响亮地说:“我干弟弟!”两个女伴一听都撇撇嘴,不怀好意地相视一笑。魏涛通红着脸站起身:“姐,我走吧……”孙杰急忙上前拦着说:“别走呀!来教大姐如何玩游戏,中午一起出去吃饭。”说着她就把康艳丽从椅子里拉起来,自己坐在魏涛身边。钱莉也搬了只凳子紧挨着魏涛坐下来。

      无良少妇下春药,
      懵懂少年求助干姐姐

      中午四人在酒店吃饭时,钱莉坐在魏涛身边,眼睛温柔地盯着他,不时地给他夹菜,小声地问魏涛多大、上几年级、有女朋友没有。傍晚,孙杰提议去跳舞,舞厅里镭光灯令人眼花缭乱,音乐抒情而浪漫。孙杰和钱莉争着和魏涛跳舞,魏涛不会跳,两人又争着教他舞步。康艳丽被晾在一边,她只好坐在远处关注着两位女伴的一举一动。魏涛很快就学会踏着音乐节拍起舞,康艳丽的两位女伴拒绝了不时邀请她们的男士,你一曲我一曲地跟魏涛跳,身体紧紧地贴着魏涛不愿松开。康艳丽醋意大发拉着魏涛走了。
      得知魏涛每逢周末都要来康艳丽家,孙杰和钱莉也经常这个时候来。并且,两人都不约而同地要做魏涛的“姐姐”。两个女伴频繁地围着魏涛转,康艳丽早已看出了她们的心思,私下里告诫魏涛说:“她们两人私生活很不检点,你一定要和她们保持距离,否则,姐姐就不喜欢你了。”魏涛听话地点点头,此后他有意躲着孙杰和钱莉,两人虽然很不甘心但也无可奈何。
      2008年10月16日康艳丽因事外出,孙杰独自来了。孙杰对魏涛说:“你姐中午肯定回不来,我家里有个灯不亮了,你帮我换一下好吗?”
      到孙杰家后,魏涛发现她家里的灯并没有坏,孙杰热情地为魏涛拿水果,开饮料。魏涛想走却被孙杰拦着,她用火辣辣的目光直视着魏涛说:“我想跳舞了,你陪我跳好吗?”说着,她不由分说地脱去外衣,打开音响拉过魏涛跳了起来。
      魏涛脸扭向一边不敢看她的眼睛,随着时间的推移孙杰越来越紧地拥着他。突然电话铃响起,两人都吓了一跳,魏涛急忙推开孙杰夺路而逃。此后,孙杰又多次企图制造机会和魏涛单独呆在一起,魏涛都有意躲避开了。因此,孙杰很生气,她发誓一定要把这个“嫩公鸡”弄到手!
      2008年11月9日,孙杰打手机约康艳丽一起逛街,得知康艳丽又不在家,她不禁心里一动,于是,她急忙拨通康艳丽家的固定电话,接电话的是魏涛,孙杰心里一阵狂喜。她匆匆地打扮了一下,开着自己的奥迪A6车向康艳丽家疾驰。出门前,她小心地把老公从外地买回的春药丙酸睾酮装进手包,心想今天一定要把魏涛“拿下”。
      见孙杰到来,魏涛说:“我姐不在家。”孙杰笑笑说:“我等她一会儿。”魏涛就拿出两瓶饮料,给孙杰一瓶自己喝一瓶,然后自顾玩起网络游戏。不久,魏涛起身去厕所,孙杰趁这机会拿出春药,迅速把药粉倒进魏涛的饮料,由于心情紧张,她失手将整包药全部倒了进去。孙杰心想,成年男人每次只用三分之一就那么厉害,这次我要你小子发疯。
      见魏涛浑然不觉地喝下饮料,孙杰提出想上网查一下资料,并突然打开了一个黄色网站,顿时一幅幅不堪入目的图片出现在眼前。渐渐地魏涛开始盯着孙杰两眼发直,呼吸急促,满面通红,两人几乎同时抱住了对方。
      半小时过去了,魏涛仍浑身燥热皮肤通红,四肢抽筋疼得直哭,孙杰开始害怕起来。魏涛要给康艳丽打电话,孙杰开始不同意,后来不敢再坚持。魏涛拨通康艳丽手机就大哭起来,康艳丽急忙问发生了什么事,魏涛只重复地说:“姐,你快回来……”听说康艳丽几分钟后就能到家,孙杰顾不上魏涛,急忙开车一溜烟地跑了。
      康艳丽刚到家还没来得及问个究竟,就被魏涛推倒在床上。康艳丽慢慢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心里明白肯定是孙杰对魏涛做了手脚,她既感意外又很气愤,但事已至此,她想先帮干弟弟“软下来”,别的以后再说。近一个小时过去了,康艳丽使出浑身解数,魏涛的症状不见好转,他依旧嚷嚷着热啊,疼啊。
      康艳丽给魏涛喝了几杯速冻冷饮,但他燥热的情况仍没减退。康艳丽迟疑地说:“弟弟,要不你洗个冷水澡?”魏涛听了踉踉跄跄地就去洗澡,康艳丽急忙起身搀扶他到洗澡间。11月的天气冷水沐浴,魏涛竟不觉得冷。但不久,他浑身的关节开始疼痛起来,全身又逐渐开始燥热,他哀号着仍要求与康艳丽发生性关系,他说,要不那地方像割掉了一样疼。
    [ 2 ]   康艳丽知道这是激素药物的作用,因此,她不敢再满足他的要求。康艳丽想送魏涛去医院,但又一想如果这事传扬出去,自己即使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突然,她想起了好友钱莉。钱莉在卫生学校毕业,以前在医院是高级护理,也许她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她急忙给钱莉打电话,要求她立即来自己家。

      “医生”贪欢失控,
      少年“伤残”求法无门

      很快,不明就里的钱莉来到康艳丽家,康艳丽穿戴整齐地在门口等她。一见面康艳丽就咬牙切齿地说:“孙杰干的好事,趁我不在家给小涛下了春药,你当过护士快进去看看怎么让他‘软下来’吧!”钱莉听了惊愕地张大了嘴,急忙进房间察看魏涛的情况。康艳丽不知是否应该跟进去,正进退两难之际,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喊她。
      康艳丽出门一看,原来是一个醉酒的人骑电动车撞在她停在家门口的奥迪车上,邻居看到急忙喊她。康艳丽察看车的受损情况,醉汉拉着康艳丽纠缠起来……康艳丽又气又急,正纠缠不休之际,忽听钱莉哭着大喊:“来人啊,快来救人啊……”
      康艳丽听到心里一沉,慌忙挣脱醉汉往回跑。钱莉只穿了条内裤过来开门,然后,又急转身俯在魏涛身旁掐他的人中,魏涛已经休克了。钱莉一边抢救魏涛一边恐惧地说:“快打120,快打120!”康艳丽吓得两腿发抖,摸索了半天才掏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后来钱莉在接受警方讯问时说:“我进去后看到他全身赤裸地躺在床上,那地方高昂着。他见我进来就拉着我脱我衣服,我一时控制不住就满足了他的要求,之前我并不知道他体力已经消耗那么多……”
      情急之下,康艳丽不得不及时联系了魏涛的父母,魏涛的父母闻讯急匆匆来到市医院。经过抢救和治疗,魏涛苏醒过来,阴茎也逐渐软下来,只是浑身无力关节疼痛,起不了床。医生说魏涛服用了过量的丙酸睾酮,体力消耗又太大,需要住院治疗一段时间。
      然而,使人始料不及的是身体虽然逐渐康复了,但魏涛的阴茎却不能勃起。医院用尽多种方法进行治疗,但仍收效甚微。医生无奈地告诉魏朝森说魏涛可能丧失了性功能。得知自己可能永远做不了男人了,魏涛痛不欲生,几次自杀未遂。
      魏涛住院期间,孙杰和钱莉均未露面,只有康艳丽替魏涛交了住院费并来医院看望了两次。得知真相的魏朝森十分震惊,他当众把康艳丽羞辱了一番,康艳丽无地自容,哭泣着跑开了。魏朝森气愤不已,坚决要追究三位女子的刑事责任。魏涛却请求父亲说:“爸,别报警好吗?干姐是好人……”魏朝森大吼一声:“不行!”
      接到报警后,驻马店市警方传唤了康艳丽、孙杰及钱莉,三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均“供认不讳”。然而,警方在对这一案件定性时犯了难,办理此案的余建林警官介绍说:
      “根据我国现行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也就是说,本罪针对的是妇女性的不可侵犯的权利,男性不成为本罪的犯罪对象,所以,本案中三名女子构不成强奸罪。
      “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三女子也构不成我国刑法第三百零一条所规定的聚众淫乱罪。因为聚众淫乱罪构成的要件是,由首要分子故意发动、纠集三人以上,于一定时间聚集于同一地点发生的淫乱行为,如果仅有两人不能构成本罪。同时,构成本罪的仅限于聚众淫乱的首要分子和多次参加者。所谓首要分子,是指召集、唆使、首倡聚众淫乱活动的人。再看本案中孙杰具备首要分子特征,但是,尽管后来另外两名女子先后都与魏涛发生性关系,可孙杰并不知道,她主观上并没有蓄意召集另外两位女子一起参加淫乱活动,因此,本案也不适用聚众淫乱罪。
      “虽然,根据我国2007年重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禁止对未成年人实施性侵害’,可以认定三女子已经违法,但对她们应如何惩罚,《刑法》中却找不到法律依据。所以,目前对此事件警方无法立案。”
      此事一经传出,迅速成为当地街头巷议的话题。有人说三名女子对未成年男孩做出如此勾当,致使其险些丧命,行为恶劣,道德沦丧,违背了社会的公序良俗;也有人说学校和家庭也都有责任,它再一次提醒人们对未成年人要加强关心爱护;又有人说,随着社会的发展,一些“成功人士”在外面花天酒地,拈花惹草,忽视了婚姻家庭生活,夫妻之间产生隔阂,甚至同床异梦,是导致这一事件的另一诱因。近日,孙杰和钱莉的老公已经先后提出了离婚。
      魏朝森一心要惩罚三个侵害了儿子的女人,他为此咨询了河南北纬律师事务所律师高德明。高德明律师认为:“就目前我国的法律现状而言,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可以对三名犯罪嫌疑人依据故意伤害罪进行定性,三人属于间接故意伤害。”
      然而,如果按故意伤害罪进行定性,随之而来的是进行伤残鉴定。魏涛年仅16岁,身体正处于发育阶段,对他是否真的已经彻底丧失了性功能仍是个疑问。按照我国法律规定,仅仅造成轻微伤的是不追究刑事责任的,但如果造成轻伤或重伤的,那么就构成了故意伤害罪。这就是说,如果魏涛丧失性功能被鉴定为轻伤或重伤,三名女子将会受到法律制裁。假如经鉴定,魏涛并没有丧失性功能,只是轻微伤,那么三名女子将被免予起诉。但是魏涛受到的心理伤害呢,又该如何来鉴定
      笔者就此采访了著名社会心理学家马书伟教授。马教授称:“大量案例证明,当男性遭遇性侵害后所表现出的精神创伤可能更为严重,受害人的男子气质将严重受损,他们会认为自己是软弱无能的,也可能因此扭曲他的性取向,从而改变受害人一生的命运,还有的受害者甚至会产生绝望自杀的念头。”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