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读后感 > 正文

    受辱女孩拒绝作证,英雄流血又流泪奔向疯狂_男人流血不流泪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9-02-11 04:25:49 点击:

      一个见义勇为的男青年舍命救了一个遭强奸又行将被灭口的女孩,他却身受重伤落得右腿残疾。因女孩顾及名声不肯作证,男青年不仅无法获得当地政府的“见义勇为” 奖金,还被外面误传是因嫖娼遭打,妻子迫于压力与他离婚。英雄流血又流泪,悲愤之下丧失了理智,开始疯狂报复女孩……

       雨夜救人身受重伤,
      被救女孩石沉大海

      马海1979年出生于河北保定的一个工人家庭,他自幼好学上进,18岁时高中毕业入伍,在部队入党并被提干。2004年春天,他退伍到了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工作。可不久企业破产了,马海又进入一家化工企业打工。
      2005年春天,马海与在商场工作的女孩周彬结婚了,第二年,妻子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孩,马海的父母先后退休了,帮着儿子照看小孙女。虽然不富裕,一家三代倒也其乐融融。然而,2006年6月3日的一个风雨之夜,这个家庭平静的生活倏然而止。
      这天,马海因为加班,直到深夜11点才从工厂骑车出来,天上下着小雨。马海所在的工厂位于市郊,当走到一处偏僻的路段时,他看见雨幕中有一道灯光,一辆车开了过来,大约过了十几秒后,车子歪歪扭扭地停了下来。猛然,车门开了,一名女子从车里冲出,踉踉跄跄地奔跑了几步,被从车里随后冲出的两个高大的男人抓住了。马海见状,立即躲到树后观察。就见女子扑通跪在地上哭道:“两位大哥……你们已经……求求你们,饶我一命吧!”
      其中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男人说:“哥们,要不算了吧,别把事情搞大。”
      “不行,我怕她记住车号,记住我们的面貌,回头一报案,我们都得进去。先把她绑起来。”
      马海怕寡不敌众,就悄悄拿出手机打110,可是偏巧手机没电了。这时,两个歹徒已经拖着女孩向车上走去,女孩则拼命高喊着:“救命啊!”可是她的声音在雨中显得那么细小。
      马海顾不了其他了,奋不顾身冲了过去,大声喊道:“住手!放下她!”两个男人没想到,在这漆黑的雨夜还有人敢出来“挡横”,呆愣了片刻,发现只有马海一个人后,其中一个猛然亮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大声威胁道:“小子,这事跟你没关系,别自找麻烦。滚开!”
      “我走可以,但你们得放了她!不然谁也走不了!”两个歹徒被激怒了,放下女子,一齐向马海扑去。马海奋力挥动拳脚,和两个歹徒打斗起来,他在部队学过一些功夫。打斗中,一个歹徒从车上抄起了一根铁棍向马海打去,马海感觉自己的胯部被重重一击,钻心的疼痛让他险些栽倒。另一个歹徒乘机向马海刺去,马海一个闪避,刀子扎在他的右腿上,他倒在血泊中。这时,一束强光向这里射了过来,歹徒一阵惊慌,立即上车发动车子逃跑了。
      马海挣扎起来,向驶来的汽车挥手,高喊“救命!”没想到车子只是减速慢行了几米,又继续开走了。这时,雨已经小了,女孩搀扶着马海,把他扶到路边一棵树下。马海看了看自己的伤,刀子扎在大腿根部,他学过战地救护,立即指导女子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把正在流血的伤口包扎好。这时,他与女子有了一段简短的对话:
      “请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孩哭泣着说:“我在下夜班的路上被他们……劫持到树林里……糟蹋了,可他们还不放过我,商量着把我运到郊外灭口。我乘他们停车的时候,从车上冲出来,亏你救了我,要不我就死定了。”说着女孩猛地跪倒在马海面前要磕头。马海说:“别说了,赶快去截车,找人。”几分钟后,女孩又截住了一辆车,司机把他们送到附近一家小诊所,在诊所里,马海让女孩用诊所电话打了110、120。
      马海经过简单包扎后,和女孩一起等待警察和急救中心的车。几分钟后,女孩说:“大哥,你先坐着,我去卫生间一下。”又过了一会儿,110、120车先后到达,女孩却不见了,人们四处寻找都没有找到,只好先把马海送到医院。医院立即给马海实施救治,确认没有生命危险后,警察对他进行讯问。可是,让马海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称自己为救命恩人的女孩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公安部门按照马海提供的线索,检查了车印,因为马海也没有看清楚车号,只能粗略地描绘歹徒的外形,而且由于是雨夜,他也没有看仔细,所以当警察把许多有过前科的罪犯照片拿到他面前,他都一直摇头,案子因没有重要证人,一直迟迟未破。
      马海记起当时那两个歹徒的对话“她肯定记下了我们的车号……”,他想,只要找到女孩,歹徒就有希望抓到。可是,那女孩为什么不见了?几天后,女孩依然迟迟未出现。
      警察分析说:“这很简单,一般的强奸受害者都怕把自己被强奸的事情传出去,她可能冷静下来害怕了,于是选择了逃跑。现在看来,这女孩不出现,案件显然难以突破。你还记得她的样子吗?”
      马海依稀记得女孩的右眉毛上边有一个痦子。可仅凭这些,如何在茫茫人海中寻找?

       尴尬壮举无人喝彩,
      英雄遭到重重冷遇

      马海右腿胫骨被歹徒用匕首刺断,在医院里治疗了一个多月,花去了一万多块的医疗费,但还是落下了残疾,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由于落下了残疾,老板在给了一次性的慰问金――两个月工资之后,就解雇了他。
      听说马海救人受伤了,有好心人建议他们去市里有关部门申请“见义勇为”基金。按照当地“见义勇为”基金会条例规定,如果情况属实,根据伤势马海可以拿到3万元的抚恤金。但是因为找不到关键的证人证据,警察无法立案,所以一直没能拿到抚恤金。
      为了维持生计,马海拖着残腿,摆了一个修理自行车的小摊,每天靠修车维持生计。这时,社会上还传开了流言。有人说马海是去嫖娼,赖着不给小姐钱,所以被人家打了;也有人说,马海赌博输了钱,施了一出苦肉计,想假冒英雄,骗取抚恤金。一时间谣言四起,马家一家人走到哪里,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马海的父母、妻子也跟他一样,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马海急切地想找到那个被自己救了的女孩。自己救了她一命,她如果有良心的话,绝不应该保持沉默。他决心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找到那个女孩。从2007年8月7日起,他连续一个月在当地晚报上刊登了寻人启事:2007年6月3日晚上十一点,在利民路上,我救了一个面临危险的女孩,并身负重伤。罪犯逃跑,而被救女孩却从此消失了。现在因为缺乏关键证据不能立案。半年过去了,歹徒依然在逃,目前我身受重伤,落下残疾,而名誉更是遭受不白之冤,希望那个被救女孩能挺身而出为我作证。我别无他求,只希望还我清白,把罪犯绳之于法。
      启事发了一个月,女孩子却依然没有半点消息。马海把修车摊摆在一个繁华的路口,每天从过往的人群中搜寻着,收摊后也经常不马上回家,依然拄着拐杖在大街上转悠。他执着地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寻找,一定能找到那个女孩的。时间一天天过去,那名被救女孩始终未能浮出水面。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顽强地寻找了四个多月后,女孩“主动”走到他的摊位前。
      2007年10月6日,马海正在埋头修理自行车,忽然听到一个女孩说:“师傅,打一下气!”他忽然觉得这个声音是那么熟悉――正是他疯狂寻找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女孩。马海赶紧把头偏过去,如果贸然相认,他怕对方一下子受到惊吓跑掉。
      女孩打完气,付钱便走了。马海也顾不上其他顾客的抱怨,立即搭了一辆的士,指着前面的女孩说:“师傅,请跟着那个女孩。”女孩显然没有发现自己被跟踪了,一直骑到一个居民小区才停下。女孩进了小区直到天黑也没有出来,马海认定这里就是女孩子的家。第二天又来到这里,跟踪女孩上班,知道了她的工作单位
      通过几天的暗中调查走访,他终于弄清了女孩子的基本情况:她叫韩雅琼,25岁,在一家保险公司上班,平时与父母住在一起。
    [ 2 ]   于是,几天后的一个傍晚,马海在韩雅琼下班的必经之路上拦住了她。
      马海问道:“你叫韩雅琼吧?你还认识我吗?”
      韩雅琼看了马海半天,突然脸上现出了惊慌之色,说道:“我不认识你。”说着,转身要走。
      马海立即抓住了她的自行车:“你不要走,我有话想对你说。”女孩子只好停了下来。马海把自己因为救她而承受的一切都说了,还没有说完,女孩子说:“我说了我不认识你,你让我走!”她挣扎着拼命夺自行车,然后慌张地跑了。
      再次被截住的时候,韩雅琼哭了,她说:“大哥,我知道你为了救我遭了难,可是我是一个女孩子,而且就要结婚了,求你行行好放过我吧!”
      马海说:“我知道你一个女孩子有难处,可是,你想过没有,我救了你的命,变成了残疾人,失去了工作,现在人家还说我是嫖娼被打,我和我的家庭都承受着太大的屈辱和压力,你要是有良心的话,能视而不管吗?”
      韩雅琼听后一言不发,陷入了沉默。但是她依然没有答应作证,她请马海让她好好考虑一下。马海在等待了几日依然没有消息之后,亲自来到了韩雅琼的家。没想到,待他说明来意后,韩雅琼的母亲张秀芬立即正色说道:“我听孩子说了,你老缠着她承认什么遭受强奸,我告诉你,我女儿是个清白的孩子,你不要污蔑她!”
      此时的韩雅琼,因为有了母亲的支撑,也强硬起来:“你认错人了,我没有遭遇过歹徒强暴,你看到的也许是和我长得相似的人。”说着,她转身去了里屋,再也没出来。
      马海被母女俩气得浑身发抖,他取出了录音带:“你们不承认也好,韩小姐,你记得那天你对我说过你之所以不敢作证是有苦衷的话吗?我已经录下来了,你们跑不了!”
      随后,马海立即把录音带交给了当地派出所,民警听后说,你的录音带虽然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必须当事人亲自来。我们可以发出传讯书,请她协助调查。
      但是,传讯书发出后,韩雅琼说什么也不去派出所。马海又一次次来找她们,但是依然一次次被挡在门外,后来韩雅琼母女索性搬了家。
      得知韩雅琼搬了家以后,马海突然感到一阵绝望,因为自己忙于取证,自行车摊的生意大受影响,几个月没有收入,妻子渐渐怨言越来越多。2008年11月,妻子竟向他提出了离婚的要求。

      疯狂报复被救女孩
      恩人变仇人情何以堪

      马海离婚后,精神一下子垮了。一想起那对丧尽天良的母女,他就恨得无法用语言表达,想起自己的遭遇和委屈,禁不住悲从中来,
      几个不眠之夜以后,马海所有的怨气都转化为了仇恨:“姓韩的,既然你们如此冷血无情,法律不能惩罚你们,那我就要报复,只要有我在,我就让你一世不得安生!”,
      而韩雅琼自从被马海认出后,心里也没有一天安宁!特别是后来马海一次次造访,让她惶惶不可终日。她同母亲一商量,就把家搬到了另一个街区,并从原单位辞职,到了另外一家保险公司工作。
      2007年12月25日,韩雅琼下班后像往常一样回到5楼新家,开门的时候,马海却不知从哪个角落冒了出来,直往屋里钻。韩雅琼用力把他推到了门外:“你想干什么?我家对门住的就是警察,你快出去!”马海说:“好啊,我来只是想证明自己。如果你真想让左邻右舍都知道你被人强暴,你就把我赶出门,我留在楼道里给你做宣传!”
      马海大声说着,左邻右舍都把门打开探出头来看热闹。最后,买菜回来的张秀芬打电话叫来了110。警察到来后,马海向警察陈述了自己的理由。110民警告诉他,他可以选择法律解决,私闯民宅属于违法,马海这才骂骂咧咧地离开。
      韩雅琼的未婚夫肖杨在一所大学任教,2008年12月的一天,他收到了邮局送来的包裹,打开一看原来是盘磁带。他把磁带放在录音机里一放,竟然是未婚妻哽咽的声音,里面的内容让肖杨大吃一惊。这时,电话响了,马海声泪俱下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肖杨。
      肖扬当晚就把韩雅琼约到一个茶舍,他把磁带放了一遍,然后要韩雅琼解释清楚。韩雅琼知道无法再隐瞒下去了,只好把被强暴的前后经过说了出来。
      肖扬一阵沉默后长叹一声道:“你的所作所为让我很吃惊,我们家一向注重名誉,如果我父母知道真相一定认为你给他们脸上抹黑!婚礼取消吧,请原谅我的自私。”在韩雅琼撕心裂肺的哭声中,肖杨义无反顾似的走了。
      马海还把录音带复制了若干份,分别邮寄给了韩雅琼的公司领导和邻居们。韩雅琼遭到强奸的消息立刻像长了翅膀一般,传遍了周围。她走到哪里都感到无数的目光在盯着自己。她知道,马海缠住自己了。
      失婚与恐惧,让韩雅琼大病一场。病稍微好一点后,她辞别了母亲,如惊弓之鸟一般来到石家庄,她准备忘记一切重新开始。
      韩雅琼到石家庄后,租了一间房子,然后去人才市场应聘。因为有丰富的保险工作经历,她很快就被一家公司录取了。又过了几个月,她的工作渐渐打开了局面。
      2008年1月,本单位的一个业务经理李伟向她表达了爱慕之情,两人正式恋爱了。他们的爱情发展得很顺利,并准备在2009年春节结婚。韩雅琼满以为自己又重新找到了幸福,可是,就在婚礼前的一周,李伟忽然脸色铁青地把一盘录音带放在她的面前,韩雅琼惊得目瞪口呆……
      她的第二次爱情再一次夭折了。原来,马海在韩雅琼消失的半年内,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终于从韩雅琼的一个老邻居嘴里打听到她去了石家庄。他想,韩雅琼在一个新的城市很可能重操旧业,就去一家家保险公司打探,果然不久就打听到了她的踪迹,于是立即故伎重演。
      韩雅琼这一次不仅失去了爱情,也失去了工作。她被强奸后忘恩负义的不道德行径已经传遍了公司,她走到哪里都是同事们鄙夷的目光。她不得不辞去了职务。辞职后,韩雅琼开始精神恍惚,时哭时笑,经常喃喃自语:“有人追踪我!有人要杀我!”
      2008年11月初,张秀芬只好将消瘦不堪、目光呆滞的女儿送往精神病院。医生说她是因为遭受了刺激得了精神分裂症,不得不接受强制性治疗。

      编者按:
       两败俱伤,谁之罪?
      古语曰:“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然,施恩者帮助别人肯定不是为了得到回报,而是出于做人的良知、本分。马海当时拼着自己受伤也要救韩雅琼的命,也是如此,他还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残疾、失业、蒙冤。此时极需要被救者站出来证明他的清白,但是韩雅琼为了自身的“清白”隐匿消失了,把马海推向了家破的境遇,由此引发马海心理失衡走向极端。我们在谴责韩雅琼忘恩负义的同时,也不由得为两败俱伤的结局而扼腕痛惜。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