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读后感 > 正文

    生死时速,站台小贩与火车赛跑拯救绝望女孩:生死时速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8-12-27 16:51:37 点击:

      一列火车飞驶而过,小贩发现站台上有旅客丢失的遗书――她要为情自杀。是恶作剧,还是赴死前的内心倾诉?人命关天,小贩决定追上这列火车,千里大动脉上进行了一场生与死的赛跑!

       突发悬疑绵阳女孩要自杀

      今年27岁的罗向彬是四川省旺苍县黄洋镇农村人,仅有初中文化的他,因做药材生意亏得血本无归,就在广元火车站站台上帮人推车卖饮料。尽管挣钱不多,他一干就是三年。
      广元地处山区,是一座典型的火车拖来的城市,每次目送火车出站时,罗向彬总是默默地想:“火车上有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可就没有一个愿意留在山里受穷啊,要不,我怎会谈不上恋爱?”
      2008年7月13日晚上10点钟,罗向彬像往常一样,等成都到上海的K292次列车一出站,他就忙着清点手推车上的东西准备交接班。突然,他发现有一张卡在牛奶盒和雪碧瓶之间折叠起来的纸,原来竟是一封遗书。信的开头是这样写的:“亲爱的爸爸妈妈,我实在没脸见到你们了,没脸见周围的邻居。当你们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女儿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为你们祝福了……”
      信中写道:“作为独生女儿,你们在我的身上寄托了全部希望,但我不争气,只读了个专科。你们却一点怨言也没有,又把我从盐亭老家那个穷山沟里送到绵阳,花了二千多元钱,才给我找了一份在建筑公司当预算员的工作。但我并没有好好把握,却沉溺于网恋。
      “他来自上海,说是在一家证券公司工作,视频里,他英气逼人,让我怦然心动。后来,他来绵阳看我,对我出手大方、温柔体贴,他说什么我都信了,我们同居了。但他并没有接我到上海去,推说工作忙,他父母也不一定接受外地女孩。我很后悔,但他却信誓旦旦说只要有了我们爱情的结晶,他父母不同意也不行。爸妈啊,我想,我要是能找个上海的白马王子,不就给你们争光了吗?春节回家,我说给你们听,你们也很高兴。年后,他每月都来看我一次,每次小住三五天,他说,等我的身孕有六个月了,他就来把我接过去。可是5月份,我辞了职,等他来接我的时候,他却推说地震,怕路上出事,而迟迟不来。那一刻,我震怒了,骂了他。他解释说是怕我肚里的孩子出事,叫我再等等。我只有等,不敢回家,也不敢同他翻脸,还打电话骗你们说我已经去上海了,叫你们保重。周围的人谁不知道你们有一个上海女婿啊!
      “6月中旬,灾区的生活生产秩序逐步恢复正常,我再催他,25日,他来了,说是已经做通了他父母的工作。我好高兴,他帮我收拾好东西,准备第二天就乘飞机去上海,叫我把所有的积蓄35000元钱都取出来交给他保管,我一点疑心也没有。哪知天亮时,我一睁眼,床上却没有他的人影儿。我以为他出去买早餐了,等了一个多小时都不见回来,连忙打他手机,却是关机。我下楼找遍了,都不见他的踪影。我瘫软了……
      “他再也没有回来,也无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我打他公司的电话,却是空号,这才想起上网查他所说的公司,根本查不到!这多讽刺啊!我想去上海找他,但是找得到吗?他真的是上海人吗?骗子!
      “我的一切美梦和幻想,都被他终结了,我如何接受得了这样的事实?!这24年,我算是白活了!现在,我唯一的出路就是自杀!我的孩子,妈妈不是要带你去上海吗?上海是什么样儿?是它蒙蔽了妈妈的双眼,我们一起去,一下火车我就撞死在站台上,把我的游魂交给大上海!我这儿还有300元钱,买一张硬座票,还有路上的生活费,够了……”
      信是2008年7月11日晚上9点写的。女孩的署名是赖文华。
      罗向彬觉得不可思议。他不知道这封信是怎样掉到他的手推车上的,刚才车上下来买饮料的人很多,也许是拥挤时,写信人又怕车要开了,匆匆忙忙掏钱时从衣兜里掉在他车上的。该不是恶作剧吧?可如果不是呢?罗向彬急出了一头冷汗,那可是两条人命呀!

      爱心追寻,千里动脉传佳话

      凭直觉,罗向彬觉得这封信不像是恶作剧,他再次把信拿到路灯下仔细看了看,发觉纸上有水珠浸渍的痕迹,这分明是泪水!他忙问旁边一个捡汽水瓶的老伯,刚才买他东西的人中有没有一个怀孕的女人。老伯说,看到过,很年轻的。对了,她还扔了一个易拉罐呢!
      这话提升了遗书的可信度,罗向彬找到自己老板的丈夫曹开发,求他帮忙。曹开发是广元站的工作人员,他向广元站派出所报了警,警方立即与该次列车的机组取得联系,接线员说她会通知列车长注意的。
      但罗向彬想:列车上不可能只有一个孕妇吧?怎么注意?总不能让一列车的人都草木皆兵吧?赖文华一恐慌,必然会提前采取过激行动,现在,她随时都有可能提前实行自杀计划!罗向彬又叫曹开发同绵阳站联系,获知在绵阳上车的旅客坐的是5、6号车厢后,罗向彬又亲自同接线员对上话,把他捡到遗书的详细经过讲给接线员听。
      挂断电话,罗向彬总算松了口气。但是过了一阵子,他的担心又来了,列车上的工作人员毕竟没有赖文华要自杀的依据,这事还是不好办的,况且,赖文华说了是下车后才实施自杀行为,他们不可能去跟踪到底吧。“不行,我一定要救她!”他对自己说。
      罗向彬抄下K292次列车沿途各站停车的时刻表,虽然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但这趟列车要过阳平关翻秦岭,明早7点23分才到宝鸡,如果这时租一辆车去汉中,走西汉高速公路,完全可以赶在火车之前到达宝鸡。临行前,罗向彬向曹开发借了8000元钱在路上备急,怕曹开发不放心,罗向彬把自己12000元的存折本抵押给了他。
      夜深了,没有出租车愿意跑那么远的路,罗向彬急得直跳脚,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他才找到一辆“野的”,以500元的价格去宝鸡。但“野的”到了洋县境内就出故障,一路修修停停,高速公路不敢走了,他们改走以前的老路,一路颠簸。罗向彬气得骂娘。司机却安慰他说,不用急,这一路铁路都在加固,火车到宝鸡至少晚点五六个小时。
      到达宝鸡火车站,已是7月14日上午10点20分,罗向彬急切地问工作人员:“K292晚点了吗?”“当然晚点了!”但还没等他从高兴中回过神来,工作人员接着又说:“晚点了近三个小时,不过10分钟前已经离开本站了。”
      一切恼怒和懊悔都是白搭。这次行动,不是简单的与火车赛跑,而是生与死的时速较量!由于地震给铁路运输带来的后遗症,罗向彬无法掌握这趟列车到达西安会是什么时间,如果又是像宝鸡这样慢半拍,一站站地追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赖文华?!这时,曹开发打手机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广元站得到了K292次列车的回音,他们已经在5号车厢27座发现了一个大约23岁左右的怀孕女孩,神情忧郁,一直不吃不喝不说话,查票时发现她就是从绵阳上的车。他们估计应该就是留下遗书要自杀的赖文华。为了避免意外发生,工作人员没有惊动她,而是对她实行了暗中保护。罗向彬在电话里连声叫好:“请您告诉他们,我一定会抢在火车到达上海前见到赖文华!”
      这次,罗向彬索性以1000元的价格,打的从宝鸡直奔郑州。到郑州站是下午5点30分,他一问,K292要晚点五个钟头,罗向彬一阵狂喜,马上买票进站。尽管十分饥饿和困倦,但他不敢去买吃的,也不敢打盹,生怕错过车。
      上车后,他拼命往5号车厢挤,途中恰好遇到列车长。列车长将他带了过去。车厢里的人不多,罗向彬很快就发现了23号位的赖文华,一张惨白憔悴的脸,肚子明显凸出。他朝赖文华笑着点了下头,很有礼貌地说:“你好!”在她身边坐下来。赖文华木然地望着窗外,毫不理会。罗向彬想好了的一大堆劝说她不要自杀的理由,突然没词了。
      沉默了一会,罗向彬索性把赖文华晾到一边,同对面座位上的两个女孩聊起天来,从赞叹沿途的风光开始,引入赞美生活和生命,接着讲述5・12大地震后四川人民多么坚强,重建家园的信心多么高涨,比如说他的老父母在地震中丧生了,他家的房屋被震毁了,但他不但没有沉沦下去,反而更加努力挣钱,只有这样,才能建设更加美好的家园。他的话让邻座旅客啧啧赞赏。
    [ 2 ]   罗向彬一边高谈阔论,一边注意赖文华的反应。他发现,赖文华虽然仍未说话,但眉宇间舒展了许多,还不时用眼睛瞟他。于是,他抓住时机问:“小妹,你也是四川人吗?”赖文华点了一下头。“四川哪里的,没受灾吧?应该是轻灾区吧?”赖文华又点了一下头。“那你太幸运了,好好地热爱生活吧,平时我们讲,平安是福,没人知道这句话的分量,只有灾难来临的时候,只有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才知道生活的点点滴滴是多么地珍贵!为什么有的人遇到了挫折,或是上当受骗了,就要想到自杀呢?”罗向彬边说边动情地流下了眼泪,引得旅客们一阵唏嘘。
      赖文华听着,惊疑地望着罗向彬,罗向彬却不道破,继续讲,在他工作的广元车站,有个女孩受了社会上男人的骗,怀上了孩子,这个男人失踪后,她觉得无脸见人,卧轨自杀了。但她没有想到,她的父母因她的离去疯了!为了她自己所谓的面子,而不顾自己的父母,这是多么残忍啊!她没有想到一切都可以从头再来!这个女孩读了那么多书,有很好的工作和前程,却还远不如灾区的老百姓坚强!唉!
      罗向彬的讲述,引起了旅客们的热议,车厢里一片热闹。
      这时,罗向彬注意到赖文华流泪了,只听她喃喃自语道:“不值得,不值得!”接着,她喊出了一声:“妈――”
      “小妹,想家了吧?有电话吗?拿我的手机给父母报个平安吧!”罗向彬把手机递给了赖文华,但赖文华拿到手里没有打,又还给了罗向彬,轻声说了句谢谢。
      看来,赖文华自杀的念头暂时打消了,罗向彬高兴地吹起了口哨。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呢?怕刺激到赖文华,他不敢当着这么多旅客的面贸然把事情揭穿,劝她回去。看来只有等到了上海,跟着她,找个恰当的机会才行。这一路,他充当起了赖文华的保护神,以老乡的名义,理直气壮地为她打开水、买吃的,扶她上厕所。这天夜里,赖文华把头歪在他肩上香香地睡着了。发丝挠得罗向彬痒痒的,无比困倦的罗向彬也进入了梦乡。

      爱神降临,都市白领要嫁农民工

      由于从广元到郑州晚点了近五个小时,火车要7月15日早上5点20分才能到达南京。但就在4点50分,赖文华突然呻吟了起来,把罗向彬惊醒了。在空调的冷风下,赖文华还一脸是汗,神情十分怪异!赖文华流产了!罗向彬连忙找到列车员,列车员、列车长、乘警都来了,列车上的医务人员给赖文华服了几粒药,但根本不管用。
      还有二十多分钟就到南京了,列车长连忙拨打南京方面的120急救电话,并通知南京站快速做好接站的一切工作。
      赖文华开始大出血,已处于半休克状态。罗向彬将她抱起来,直往门口走。列车一靠站,众人就一起把她安放上了救护车。院方叫问家属,罗向彬大声说:“我就是!”他跟着救护车去了南京铁路医院。半个小时后,赖文华的血止住了,但孩子也没了。医生诊断,是因过分劳累和情绪波动引发的流产。
      赖文华睁开眼睛后,又看到了罗向彬,她非常吃惊:“怎么又是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罗向彬说:“作为坐在你身边的老乡,你有难,在举目无亲的情况下,我不管,谁管?”
      听了罗向彬的话,赖文华又悲从中来:“我不希望你管,你不知道我的痛苦,还不如让我死了好!”
      事到如今,罗向彬只好拿出她的遗书,说:“怎么还在说死,你死了,上帝也不会答应,要不,这封信怎会落到我的手里?”接着,他讲出了事情的全部经过。赖文华的心被震撼了,她趴在罗向彬的怀里痛哭起来,罗向彬说:“你要哭就哭吧,但时间不能太长,你的身体不允许!”
      在罗向彬的悉心照料下,赖文华的身体恢复很快,一个星期后,赖文华要出院了,罗向彬却非让她再住一个星期不可,他怕赖文华落下什么后遗症,叫赖文华只管吃和玩,连洗脚罗向彬都要抢着帮忙。
      一起相处的几天中,罗向彬没有任何侵犯赖文华的举动,只是尽心尽力地照顾她,这让赖文华对罗向彬产生了完全的信任。一个陌生男人能不计回报地对自己好,这让赖文华对男人、对生活,产生了新的看法。
      出院后,赖文华要回四川,罗向彬觉得她虽然不会干自杀的傻事了,但他发现赖文华爱一个人默默地发呆,证明她还没有走出阴影。于是说,你回去后,人家问你,上海到底是什么样儿,你怎样回答呢?我也没去过上海,咱们一块去吧。赖文华有点难为情,罗向彬说,不要考虑钱,只要有生命在,一切都会再来,以后,你努力工作,挣了钱还我就行。
      在上海,他们去了南京路、闸北区不夜城、外滩,观赏了东方明珠电视塔、金茂大厦,一路上,罗向彬不是背着她,就是扶着她,生怕她累着了。赖文华书读得多,每到一处,她总是给罗向彬耐心地讲解上海的历史和未来,以及它在中国和国际上的地位,罗向彬听得入迷,忍不住说:“文华,像你这么聪明的女孩,真的应该好好活下去!你一定会找到真正的幸福!“赖文华忍不住湿了眼眶,眼前这个男人,是真心对自己好啊!突然间,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留恋……
      他们在上海逗留了一个星期,8月9日,他们又坐上K289次列车回川,罗向彬在广元下车时,眼睛湿了,他发觉,赖文华的声音也哽咽了,这时,他们都发现自己已经依恋上了对方。“不可能的,这次生死劫难之后的浪漫之旅应该结束了,把这一切当作一场美丽的回忆吧。”罗向彬心里说。一回头,他大踏步汇入了下车的人流中。
      突然,他的胳膊被人拽住了,是赖文华!“救人救到底,送佛送上天!我就这样回去见我的父母吗?没有你,我如何交差?不然,我还会自杀!”“这……”罗向彬不知如何是好,赖文华娇嗔了一声:“傻瓜!”又连拖带拽地把他拽上了火车。
      为了让父母放心,赖文华觉得该找到工作后再回家去见父母。由于有预算员的工作经验,加之绵阳市的灾后重建,建筑人才需求量大,赖文华很快就应聘成功,在绵阳一家建筑公司当预算员,每月工资3000元。
      罗向彬接受赖文华的建议,不去广元当小贩了,打算赶紧趁年轻学门技术,于是,他去农民工培训中心学习了半个月,进入该公司当了焊工。
      中秋节前夕,赖文华才带罗向彬回家见自己的父母。两位老人悲喜交加,赖母更是对罗向彬赞不绝口。从两人的眼神交流中,她看出了端倪,于是故意严肃地对罗向彬说:“我希望你和文华的关系仅限于此,文华不能再受伤害了!“赖文华和罗向彬听了,心里无比沮丧,罗向彬眼圈都红了。见此,赖母又说:“那要不这样,我希望你们能早日领结婚证,相守一辈子!小罗,你愿意吗?”罗向彬愣了半秒,连连点头说:“愿意!我愿意!”赖文华盯着傻呵呵的罗向彬,羞涩地笑了。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