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党校学习 > 正文

    [“抹布男”癫狂手刃养女,爱岂能想丢就丢]手刃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8-12-27 16:55:28 点击:

       8年前,前夫入狱后与她离婚,她独自带着女儿艰难度日。这时,一直苦追她的男人挺身而出,收留了他们母女。8年来,他全身心呵护着她们,甚至卖掉房子替她们还债。女儿不仅没有受到家庭变故的影响,还通过了美国大学的入学考试。然而就在此时,他却突然向疼爱有加的养女行凶,导致养女全身数处肌腱断裂,左肾破裂坏死被摘除……
      慈爱的养父为何会向养女举起屠刀?有情有义的男人为何会突变成杀人狂魔?

      初恋情人落难,痴情男成就年少梦想

      2010年的最后一天,北京市朝阳区的一户居民楼里正在发生令人惊骇的一幕:中年男子张艮涛手持一把约30厘米长的尖刀,向养女骆雨婷的腰间、颈部和腹部狠狠刺去。顿时,血从骆雨婷身上喷涌而出,起初她还拼命呼救求饶,但不一会儿便昏死过去,倒在血泊中没了声息……
      时年45岁的张艮涛出生于北京市郊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因为家贫,他没读多少书便早早地辍学参加了工作。
      陈莉娟是张艮涛的邻居,比他小两岁,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进入青春期后,张艮涛热情地追求起漂亮的陈莉娟,但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陈莉娟对木讷寡言的张艮涛毫不动心。
      1984年,陈莉娟从北京市财会学校毕业,进了天桥百货商场当了一名售货员。与此同时,张艮涛家为他介绍了一个名叫李萍的女子。“爱人”的拒绝、远离,加上家人的催逼,张艮涛只好收拾起青春年少的爱恋,无奈地与李萍结婚。
      1990年,张艮涛到北京大兴的一家货运公司当搬运工,长期吃住在单位,与妻子两地分居,感情越来越淡,再加之李萍有严重的妇科病无法生育,两人于1997年协议离婚。此后,张艮涛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公司的一名物流主管。2000年,张艮涛还在西四环买下一套面积为90平方米的房子。
      36岁的张艮涛事业有成,又正当壮年,不少人给他介绍对象,但在他心目中,没有一个女人能取代陈莉娟的位置。可是他也很清楚地知道,陈莉娟早在1986年就风风光光地嫁给了一个名叫骆爱国的小老板,婚后一年生了个女儿,小日子过得蛮滋润。他遗憾地想:自己这辈子与陈莉娟算是有缘无分,既然如此,又何必与自己不爱的女人勉强过一生呢?抱着这个想法,张艮涛整天呼朋结伴,放浪形骸,混迹于酒肉场中。
      2002年2月,张艮涛的一位朋友得知他保管着好几个冷库的钥匙后,游说张艮涛与他一起,悄悄从海外运来的冷冻海鲜集装箱中抽取部分货物拿出去私卖牟利。没想到此事很快就被客户发现,张艮涛与同伙以盗窃罪被判刑一年零九个月。
      2003年底,张艮涛出狱了。这时他意外得知:在他服刑期间,陈莉娟的丈夫骆爱国因为资金周转不灵,到处拆借经销商的货款,最终被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为了还债,陈莉娟把自家的房子都卖掉了,在外租房居住,但仍有几十万的缺口没法填上。骆爱国入狱后,便主动与陈莉娟离婚,想逃避剩下的债务。可尽管如此,债主们依然不放过陈莉娟,天天上门讨要,可怜月收入只有几百元的陈莉娟被债主们撵得东躲西藏。不少被逼急了的债主扬言要把刚满16岁的骆雨婷绑架,卖到深山去给人当媳妇!
      得知初恋情人遭此劫难,一股想要保护陈莉娟的冲动在张艮涛血管中涌动。他辗转打听到陈莉娟的藏身之处,并买了一大堆营养品前去看望她们母女。陈莉娟百感交集,没说几句话就落下泪来。张艮涛却发现,十多年过去了,陈莉娟的容貌不但没有受到岁月的侵蚀,在他眼里反而更加精致成熟,更有女人味了。他盯着哭得梨花带雨的陈莉娟,斩钉截铁地说:“娟,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忘记过你。现在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让我来保护你们吧!……”陈莉娟摇摇头:“我知道你是想帮我,可是咱俩是啥关系?我不想让人说闲话!”
      张艮涛并未丧失信心,此后每隔几天就来看望她们母女。而陈莉娟躲了一段时间债后,便悄悄搬回了以前的出租屋,没想被一直守候在那里的债主逮个正着。他们讨债不成,对陈莉娟母女又打又骂,幸好被赶来看望的张艮涛及时救下,赶走了那些债主。
      考虑到欠债迟早要还,张艮涛为了给陈莉娟母女一个安宁的生活环境,竟咬牙把自己的那套房子以70万元的价格卖掉,替陈莉娟还上了所有的债务。
      他的举动让陈莉娟既惊讶又感动。得知无处栖身的张艮涛想去外面租房子住,陈莉娟便主动邀请张艮涛与她们母女一起居住。

      “家庭和睦”时前夫归来,隐身爸爸好尴尬

      陈莉娟租下的是一套小两室一厅,平时她与女儿各睡一间,张艮涛住进来后,便在客厅搭了一张行军床,晚上打开,白天就折叠起来。不久,他又在北京华泰货运公司找到一份管理员的工作,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对骆雨婷,张艮涛也用尽心思。骆雨婷上初三了,成绩一直很一般,眼看还有不到半年就要中考,陈莉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张艮涛一方面花大价钱为骆雨婷聘请了好几名有经验的教师辅导功课,一方面又辗转托朋友认识了一家重点高中的教导主任,点头哈腰地请人吃饭,送烟送酒,提前疏通了关系。
      2004年6月,骆雨婷参加中考,居然以563分的成绩考进了重点高中。加上张艮涛事先打理好的关系,骆雨婷顺利地进入了火箭班。在办完女儿谢师宴的当天晚上,陈莉娟把张艮涛叫进了自己的房间……
      从那以后,张艮涛不但像丈夫一样悉心照料陈莉娟的生活,还无微不至地照顾着骆雨婷。骆雨婷与他的感情越来越深,甚至叫他“小爸”。每当一家人坐在餐桌边说笑边吃饭时,张艮涛就感到这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2005年3月,张艮涛向陈莉娟正式求婚。没想陈莉娟仍拒绝了他:“我们都这么大年龄了,就像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何必在乎那个形式呢?”陈莉娟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张艮涛便不再计较。在他悉心培养下,骆雨婷的成绩十分优秀,2007年考上了首都师范大学外语系,大三那年报考美国西海岸洛杉矶大学,也顺利被录取,打算于2010年3月与男友秦洛阳一起去美国留学深造。
      由自己一手培养的“女儿”如此有出息,张艮涛很是感到自豪。骆雨婷也不止一次地搂着他的脖子说:“小爸,我永远记得你对我的好,等你老了,我一定会孝敬你的。”“女儿”的承诺,让张艮涛心里乐开了花,他甚至想:虽然自己没有名分,但陈莉娟母女现在都离不开他,他既有温柔贤惠的“妻子”, 又有聪明能干的“女儿”,比好多正经八百的三口之家都要幸福得多,又何必苛求一纸结婚证呢?这么一想,他顿时释然。
      然而,这一切,都被陈莉娟前夫骆爱国的电话打破了。2009年11月8日那天,骆爱国一出狱,就给陈莉娟打电话要求见面。
      在广渠门外一家餐厅,骆爱国拉着陈莉娟的手,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他询问了女儿骆雨婷的情况,得知女儿目前成绩优秀,前途光明后,不由得大为欣慰。同时,他迫切地向陈莉娟提出复婚。
      原来,当年骆爱国与妻子离婚,主要是出于逃避债务的目的,但从内心来说,他还是对前妻与女儿无法割舍。在服刑期间,陈莉娟也曾数次去看望过他,但她没有把自己目前与张艮涛同居的事情讲给他听。
      面对前夫的要求,陈莉娟却犯了难。她吞吞吐吐地讲了自己与张艮涛的事,并说,这几年来,张艮涛对自己和女儿照顾得十分周到,甚至还卖掉了房子替她还债,要不是他,自己恐怕早就被追债的人逼死了,而他对雨婷,也倾注了不少心血……骆爱国震惊之余,心情十分复杂。作为一个男人,深爱的妻子与别的男人同居,让他的自尊心十分受伤,从某种角度来说,即使他与陈莉娟已经离婚,张艮涛也是他的情敌;但他服刑期间,幸亏张艮涛帮他撑起了这个家,陈莉娟的选择无可非议,从这方面来说,张艮涛又是他的恩人!
    [ 2 ]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骆爱国对陈莉娟说:“你把张艮涛请出来,我们一起吃个饭,我要向他表示感谢!”见前夫态度如此豁达,陈莉娟自然高兴不已。
      回到“家”里,陈莉娟把骆爱国出狱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张艮涛,并提出骆爱国想请他吃饭,并向他表示感谢,张艮涛欣然答应。
      11月10日中午,骆爱国、张艮涛与陈莉娟母女终于坐在了一起。骆爱国举杯对张艮涛说:“兄弟,这几年多亏你帮我照顾我老婆和我女儿,这杯酒,我敬你!”张艮涛十分郁闷:骆爱国与陈莉娟早就离婚了,怎么还一口一个“我老婆”,难道仅仅是口误?就在他闷闷不乐时,骆爱国又关心地问起骆雨婷的学习情况。或许因为长久没见到父亲,骆雨婷也十分激动,叽叽喳喳地与父亲交谈起来,不一会儿,陈莉娟也插入其中,“一家人”回忆起女儿小时候的事情,谈得热火朝天。那一刻,张艮涛突然感到自己是那样多余!

      为逼情人现身,“抹布男”手刃养女多少痛

      自从骆爱国出现后,张艮涛发现,陈莉娟在“家”呆的时间越来越少,两个人的共同话题似乎也少了许多。骆雨婷成天跟男友秦洛阳在外面玩,也不怎么回家,曾经甜蜜温馨的出租屋,变得冷冷清清。
      12月13日,张艮涛下班回家,发现陈莉娟也在家正为女儿整理出国的行李,便拿出自己的存折,讨好地说:“雨婷出国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吧?她走的时候我给她卡里打两万元钱,别让孩子去刷盘子什么的。”他本以为这些话能打动陈莉娟,没想她只是淡淡地说:“不用了,雨婷的事情你不要操心,我来办吧!”几句话如一盆凉水把张艮涛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一股无名火也蹿了上来:“你现在才说不用我操心?那早几年你怎么不说?你老实告诉我,这段时间跑到哪里去了?该不会是见你前夫去了吧!”
      陈莉娟竟不辩解:“你爱怎么样,随你便。神经病!”说完便拿起手包拉门出去了。
      事实还真被张艮涛猜中了!自从上次相聚后,陈莉娟从女儿的眼中看到了她对亲情的渴望。尽管女儿与张艮涛感情也很好,但血缘的联系是别的感情无法取代的。而这次聚会也同样使骆爱国燃起了对前妻和女儿的眷恋,他更加强烈地要求与前妻复婚。为了表示复婚的诚意,骆爱国还把自己的15万元积蓄交给了陈莉娟。或许,陈莉娟这么多年来坚持不与张艮涛结婚,潜意识里也期待着“破镜重圆”的一天。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陈莉娟的感情天平慢慢向骆爱国倾斜了。但是,她无法向张艮涛开口。骆爱国经过反复考虑,建议前妻先与张艮涛少见面,拉开距离。等过几个月女儿出国了,再与他谈分手的事。陈莉娟于是玩起了失踪……
      没了陈莉娟,一个本来和睦的“家”瞬间瓦解,张艮涛心痛不已,四处找寻陈莉娟,她却仿佛人间蒸发。张艮涛想,骆雨婷一定知道母亲的藏身处。但面对张艮涛的询问,骆雨婷却一脸茫然,说这段时间,连她也没办法联系上母亲。张艮涛半信半疑地问:“你妈会不会同她前夫在一起?”“前夫”这个词刺痛了骆雨婷,她不悦地说:“什么前夫啊,那是我爸!”张艮涛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半天才生气地说:“他是你爸,那我算什么?”
      看到张艮涛被气得满脸通红,骆雨婷沉默了良久,才艰难地开口说:“小爸,我知道你对我和我妈好,但是,妈妈曾经对我说过,她对爸爸还是有感情的,家是原装的好……”其实骆雨婷的本意是让张艮涛想开点,理解母亲的选择。但张艮涛听得目瞪口呆:这么多年来,他低到了尘埃里讨好陈莉娟,本以为她和女儿能回报自己同样的爱,没想到骆爱国一出现,自己立刻像一块旧抹布一样被扔在墙角,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已输得精光!
      强烈的挫败感和愤怒让张艮涛无法再克制情绪,他红着眼大声朝骆雨婷吼道:“你不是说要永远孝顺我吗?你这个没良心的!”骆雨婷被吓坏了,赶紧夺门而逃……
      在痛苦中煎熬了两个星期,陈莉娟依然音信全元,张艮涛越来越魂不守舍,工作也连连出错,有一次竟把一张出库单多写了一个零,差点造成巨额损失,老板一怒之下把他辞退了。
      情人失踪了,养女翻脸了,工作也没了,张艮涛越想越绝望。
      2010年12月31日下午2时30分许,张艮涛买了一把30厘米长的尖刀,藏在一包衣服里回到“家”。骆雨婷和秦洛阳都在家,张艮涛黑着脸请秦洛阳回避一下,他要与雨婷说几句话,秦洛阳立刻知趣地走出去了。
      张艮涛走到骆雨婷面前,恳切地说:“雨婷,我知道你一定晓得你妈妈在什么地方,我不求别的,只求她出来与我见个面,我还有许多话要对她说。”骆雨婷摇摇头说:“我真的不知道妈妈在哪里,她连我也没告诉,可能就是怕你去找她吧!”但张艮涛不信,反复追问,骆雨婷有点不耐烦了:“小爸,你有点男人的骨气好不好,我妈她这样做,摆明了不喜欢你,为什么还要死缠烂打呢?”
      骆雨婷的态度和话语彻底激怒了张艮涛,愤恨在他体内像酒精般燃烧起来,他从衣包里掏出尖刀,狠狠向骆雨婷腰部捅去,一边捅一边骂:“你这个没良心的,我杀了你,你妈妈自然就会回来了!我也不要活了,反正没有她我生不如死……”骆雨婷的背部、腰部都被捅伤,她跌坐在地上开始求饶。此时,红了眼的张艮涛用手堵住她的嘴,闭上眼睛继续捅下去,直至骆雨婷躺在血泊中不能动弹。几分钟后,张艮涛如梦初醒,迅速逃离了现场。
      下午3时许,秦洛阳回到出租屋,发现浑身是血的骆雨婷,立刻惊恐地报警,并将重伤的骆雨婷送往医院。经鉴定,骆雨婷肌腱断裂,左肾破裂,只能将整只左肾完全摘除,尚不可保证能完全恢复行动能力。
      同日下午4时许,张艮涛至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投案,并如实交代了上述犯罪事实。
      血案发生后,陈莉娟和骆爱国急忙赶到医院。见到女儿的惨状,陈莉娟哭得肝肠寸断,也懊悔不已:当年自己为求得安宁接受张艮涛的爱,现在却为了追求“原装”的幸福,又急于摆脱他,这确实是一种不折不扣的利用。如果不是对情感这样自私,女儿也不会招来杀身之祸!而骆爱国也悔泪长流――如果自己不是简单粗暴地处理前妻与张艮涛的感情,如果能与他平心静气地坐下来谈一谈,或许张艮涛的情绪不会走向偏激……
      2011年6月22日,张艮涛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实施犯罪行为以后,他才悲哀地意识到:为了追求理想中的爱人,他在这种不计代价的付出中,忽略并迷失了自己,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抹布男”。到头来,终究难逃被人抛弃的命运……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