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心得体会
  • 述职报告
  • 事迹材料
  • 申请书
  • 作文大全
  • 读后感
  • 调查报告
  • 励志歌曲
  • 请假条
  • 创先争优
  • 毕业实习
  • 财神节
  • 高中主题
  • 小学一年
  • 名人名言
  • 财务工作
  • 小说/有
  • 承揽合同
  • 寒假计划
  • 外贸信函
  • 励志电影
  • 个人写作
  • 其它相关
  • 生活常识
  • 安全稳定
  • 心情短语
  • 爱情短信
  • 工会工作
  • 小学五年
  • 金融类工
  • 搞笑短信
  • 医务工作
  • 党团工作
  • 党校学习
  • 学习体会
  • 下半年工
  • 买卖合同
  • qq空间
  • 食品广告
  • 办公室工
  • 保险合同
  • 儿童英语
  • 软件下载
  • 广告合同
  • 服装广告
  • 学生会工
  • 文明礼仪
  • 农村工作
  • 人大政协
  • 创意广告
  • 您现在的位置:六七范文网 > 创先争优 > 正文

    【情欲撩拨下的黑色陷阱】他温柔的撩拨着她的情欲

    来源:六七范文网 时间:2018-12-27 16:48:51 点击:

      2004年的“五一”,我们家新添了一位重要客人,从日本学成归来的姐夫在众多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和姐姐陶敏正式完婚,我们家最大的那个房间从此就变成了他们的新房。那段时间,姐姐的脸上始终洋溢着新婚的红润和快乐,而外表俊朗气宇轩昂的姐夫同样是意气风发。每每看到这对珠联璧合的天之骄子我就难以平静,也难怪,从小到大我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好吃好穿好玩,只要是我看上的就不会落到别人手里,这种养尊处优的生活渐渐养成了骄横跋扈的个性,我最看不惯别人比我强。而姐姐不同,从小就失去母爱的她直到4岁那年父亲娶了我母亲才找到一点家的感觉,但我的降生很快剥夺了她渴望被娇宠的天性。所以我们这对同父异母的姐妹虽然是童年的玩伴,但也注定会成为一对冤家。
      但姐姐很争气,她在家里得不到父母的宠爱,就把心用在学习上,所以从念书开始她的成绩就一直比我好。她大学毕业我高考落榜,我在家里虚度了几年,她却一头扎进商海,从门外汉变成了一个成功的药品代理商,那几年市场似乎很不规范,一夜之间可以诞生很多暴发户,我姐姐也算其中一个。有了钱后姐姐就在城里买了一幢楼,一楼一底那种,上面住人,包括父母和我,下面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药店,而无所事事的我则被接济到药店站柜台卖药。
      虽然姐姐很照顾这个家,但我还是从心底里排挤她,特别是父母在我面前破天荒地夸赞姐姐能干,我总是不以为然。姐姐不外乎就是会挣钱,但在我眼里姐姐却缺少一种叫人折服的东西,那就是女人的魅力,死板的五官,扁平的胸,还有经常是胡乱搭配的衣着,归根到底这只是一个平庸的除了挣钱别无所长的女人;而我呢,天生一副魔鬼身材,三围挺翘,肌肤细嫩,几乎每一个细胞都让人想入非非,再加上恣意张扬的个性和青春动感的风采,对男人有很强的杀伤力,比起能干的姐姐,我更有一种引为骄傲的资本,那就是性感美丽。
      后来就出现了许扬安,他本是姐姐的市场部助理,但不到一年,这个外表酷似金城武的年轻男人就成了姐姐的未婚夫。但我有种感觉,这个男人正在演戏,因为每次看见我,他暧昧的眼神总是闪闪烁烁,也许他在一步一步成为成功男人的同时,并不甘心舍弃对身边美色的觊觎。即使姐姐把原本学化学的他私费送到日本去深造期间,他也没忘记打越洋电话来试探我的态度。不过我没有告诉姐姐,因为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他会变成我姐夫。
      人一旦有了私欲,就容易变成魔鬼。不久,我生日那天,许扬安送了我一瓶迪奥香水,我知道这牌子价格不菲,也宁愿把这看成是姐夫对小姨子的关心,但许扬安接下来一句别有用心的话却把我怔住了,他说:“陶婕,我从没送过香水给别的女人,包括你姐!”不知为何,听了这话,我竟有了挑逗他的欲望,我说:“你不怕陶敏知道了生气?”许扬安呵呵一笑,高深莫测地说:“你姐姐的心思没这根弦,比起她的生意,什么事情都不重要!至于小姨子你,天生的人间尤物,只不过现在养在深闺人未识啊!”许扬安边说边吞唾沫,眼里的火苗闪闪烁烁。我笑了笑,反诘道:“姐夫,我可以把这看成是你对小姨子的勾引吗?”许扬安不置可否,他把头凑到我耳根前暧昧地说:“随你怎么想,反正你才是这个家留得住男人的女人!对了,晚上我在‘天上人间’酒家订了个包间,你姐姐今天忙生意回不来,特意委托我给她妹妹贺生日,请你一定光临,届时姐夫还有礼物相送!”
      这天,我的身影在“天上人间”的大门外反复徘徊,我迟疑着是否该跨出这危险的一步。在来这之前,我曾试探着给姐姐打了一个电话,当我告诉她今天是我的生日时,她却在电话里不耐烦地说:“陶婕,你不说我还真忘了,祝贺你吧!不过,女人过了十八岁最好忘了自己的生日,过一次就老一岁,何必老去提醒自己呢!”这话真让我扫兴,不过却从侧面证明了许扬安今天的邀请纯粹是一次居心叵测的鸿门宴。当许扬安第三次催促的电话响起时,我才姗姗地跨进了餐厅的大门,毕竟,姐姐的生活已经够完美了,她缺少一点羁绊,就算这次约会是一场勾引,但至少让我不输于姐姐的霸气之心稍稍得到一点平衡。
      这天在餐厅的包厢里,完全忘记身份的许扬安像个殷勤的小男人絮絮叨叨地叙说着他对我的相思,原来从一开始他就为我的外表倾倒,却又怯于姐姐的威力,毕竟他是她的下属,他今天的成就很大程度上都是姐姐赠予的,他虽然喜欢美色,但也不想失去到手的东西。这么多年,他悄悄关注着我,包括我几次不成功的恋爱都让他牵肠挂肚。现在,他虽然和姐姐结了婚,但喜欢我的心思一点没减。结婚后他和姐不想另外买房搬出去住,很大程度是他坚持要住在这个家里,而这一切只是因为能够有更多的机会接近我。这番表白让我很惊讶,我虽然已经不是纯洁少女,但多少还是有些感动,我隐隐觉得有情之人心灵是互通的,在我为这个俊朗的姐夫悄然怀春之际,他对自己的小姨妹同样是垂涎三尺。这天从餐厅出来,我拿着姐夫送的礼物――一套精致的文胸和丁字裤,心里既忐忑又有一种说不清楚的躁动。
      第二天清晨,我穿着许扬安送我的文胸和丁字裤,身上洒着迪奥香水,韵味十足地和家人围坐在餐桌边。姐姐说着生意上的事情,许扬安一边漫不经心地附和着,一边若无其事地转过头来欣赏地瞄我,混合着香水因子的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情色成分,但除了许扬安,父母和姐姐似乎并没有注意。后来许扬安居然从桌子下面伸过脚来骚扰,却被我冷冷地闪开了。
      出门上班,姐总是冲在第一个,我和姐夫落在后边。在楼梯转角处,许扬安趁没有人时悄悄对我说:“今天你真美,像个女神!”我瞥他一眼,不屑道:“我劝你今后不要在餐桌下边耍小动作,别叫爸妈看见了难过!”说到这儿我还没完,又进一步激将道:“你要是有种,晚上就别搂着我姐睡,你敢到我房里来吗?”许扬安嘿嘿一笑,趁势在我屁股上拧了一把:“你是个小淫婆!你等着,晚上有好戏!”
      事实上,许扬安比我想像的还大胆。这天晚上,我睡下还没多大一会儿,许扬安就蹑手蹑脚摸了进来。我当时头一下就大了,姐住在对面,父母住在我隔壁,这个时候恐怕大家都没睡着,虽然这样做刺激,但也让我害怕。但我的拘谨,反而被许扬安视作忸怩作态,所以一进来他就径直把我压在了身下,双手老练地探进我怀里。我终于开始后悔,隐隐感到这场乱伦的荒唐剧迟早要害几个人,不管我是要强还是嫉妒,我跟姐姐并没有不共戴天之仇,犯不着去玩这种疯狂危险的游戏,所以我想推开身体上边这个男人。但此刻要想收手已经迟了,许扬安已经被我性感的身体点燃,手指贪婪地长驱直入。女人的身体一旦被打开,不亚于一头狂躁的狮子,更何况她身体上这个男人是个驾轻就熟的高手,他对一招一式近乎专业的驾驭很快就让我沉入万劫不复的癫狂之中,此刻我多么希望进入我身体的这个男人,是我的爱人而不是姐夫啊。
      事后,我很内疚,躺在床上一言不发。许扬安悄悄咬着我耳垂说:“你不必介意,你姐对这种事不感兴趣,每天她工作很累,回家来倒头就睡,我跟她在一起,一个月也过不了两回夫妻生活。更何况,她远远没有你这么有魅力,我今后就对你一个人好,对她就做做表面文章!”我睥睨着这个信口开河的男人,突然觉得这个对既占有我姐财富又占有我身体的男人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后怕,我想催他滚回自己的房间,但兴犹未尽的他却不顾我的反抗再次爬上了我的身体。
      转眼到了秋天,素有高血压的父亲突然中风,送到医院就定了病危。母亲住到医院照顾父亲,我们三人则轮流去医院探望。这个时候,我情绪低落,偷情也刺激不了我。而男人则不一样,许扬安似乎每时每刻都处在躁动之中,稍有机会就不会放过我。有天从医院出来,恰好姐开了车,我和许扬安坐后排,后视镜可以清楚看见发生的一切,许扬安居然能够从容地把手从我的衣服下摆伸进去,嘴里一边和姐闲叨着龙门阵,一边旁若无人地抚弄我。想到父母的处境和许扬安的卑鄙,我突感奇耻大辱,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许扬安!”我相信这一声连路人都能够听见,姐本能地踩了一脚刹车,许扬安也吓得开水烫了似的把手缩了回去,但迟钝的姐居然没有追问,她只是愣了片刻,就一轰油门掩盖了这一幕尴尬。
    [ 2 ]   父亲的病情继续加重,渐渐已至弥留。姐姐疼惜我,要我回家睡觉,怕我回家不安全,坚持要姐夫也回家,她留在医院守夜。我心里挣扎,这不是把我往狼窝里推吗?通过父亲的病,我看到了姐对这个家的付出,我的愧疚感也越来越深,我悄悄对自己说,就此打住吧,别让这个家毁在我和许扬安手里。但是,自从那个夜晚我把许扬安放进门,正如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身体里的魔鬼每每在关键时刻左右我的灵魂。回到只有两个人的家里,当许扬安抱着我,说着让人骨头发软的甜言蜜语时,我心中的魔鬼又蠢蠢欲动,没有父母在家的忌讳,我们的动作更大胆,疯了一般地做爱,不到骨头散架绝不罢休。
      这天晚上,我在极度的纵欲和对父亲病情的隐忧中盼到了天明,望着身边这个心满意足而酣然入睡的男人,我突然产生了一种鱼死网破的冲动。我摇醒许扬安,问他究竟是爱姐姐还是更爱我。许扬安睡意蒙胧,不解地看着我,我进一步说,如果他真像甜言蜜语所表白的那样,不如一道私奔,离开这个家,一起远走高飞,重新去寻找一片世界,两个人想怎么过就怎么过,总比这种遮遮掩掩要强!许扬安终于听明白了,他睡意全无,一边穿衣服一边告诉我,这个答案他要想想再告诉我。
      要我等待答案的日子里,我把对姐愧疚的信都写好了,既然不该做的事情已经做了,就没有必要老是回避,只要许扬安一点头,我就是冒着被唾沫淹死的可能也跟他去闯天涯海角。但就在这时,父亲去世了,悲痛加上愁肠百结,我随即住进了医院。我发了几天烧,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人在唤我,睁开眼,却只有母亲流泪的脸,她似乎欲言又止,我奇怪:许扬安呢?姐姐呢?
      我赶回药店,惊讶地被告知,我被解聘了,而解聘我的正是我姐。我知道报复的时刻终于来了,但仍心有不甘地上楼回家,却发现锁芯已被人换掉,家已经不让进了。我急得打电话给许扬安,我还不知道这家伙的态度呢。电话里的许扬安吞吞吐吐,但还是很快赶来了,当我告诉他我已经失业,并且被扫地出门时,许扬安用黯然的眼光有些可怜地对我说:“对不起,其实这一切都是你姐安排好了的。她早就察觉出了我们的关系,几乎每一次我们放纵的过程都被她暗藏的摄像头偷拍了下来。说白了,你姐是一个表面马大哈其实报复欲非常强的女人,你从小在家受宠就让她很失落,长大后你成天无所事事还和她抢丈夫更是激怒了她,所以她趁你父亲去世这个时间,彻底断绝和你的一切关系。本来,她和你们母女就不是一个家的人,她只是在等待这个让你和你母亲净身出户的机会!”
      我惊呆了,望着眼前这个虽然俊朗却委靡不振的男人说:“我明白了,这些话,都是她让你传给我的,如果我不答应,那些影像资料就会成为我无脸见人的把柄!那你呢,你还要继续留在她身边,做被她利用的傀儡吗?”
      许扬安想了想,摇了摇头,又点点头:“不,我不甘心,因为她的今天也离不开我的付出,我帮她策划,跑市场,利用所学知识为她分析产品,确保每一次投放市场都万无一失。如果我中途溜了,我不但失去了现有的一切,也正中了她想赶我出门的下怀,我得回去和她纠缠到底!陶婕,你能再等等我吗?或者让我们维持以前的关系,你和你母亲的生活,由我来承担……”
      “不!”我断然打断他,“一切都过去了,那种荒唐的关系比之现在被扫地出门的窘境更让我蒙羞,今天的结果我应该早有所料,这叫咎由自取,只不过我没想到会连累到自己的母亲!”
      我站在街头,泪水潸然而下,想起父亲尸骨未寒,而这个家已经四分五裂,别无所长的我该如何对我和我母亲今后的生活负责啊?
      编辑/戴李黎
    [ 1 ]